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911年 >>

911年

911年,辛未年(羊年)、后梁开平五年,乾化元年、南吴天祐八年、前蜀永平元年、吴越天宝四年、闽开平五年,乾化元年、燕应天元年。

加洛林王朝最后一位君主去世,东法兰克王国的公爵们推举贵族康拉德为国王,德意志封建国家的诞生和德意志历史的开始。

辛未年(羊年)

后梁开平五年,乾化元年

南吴天祐八年

前蜀永平元年

吴越天宝四年

闽开平五年,乾化元年

燕应天元年

岭南容、高二州附楚

节度使之印宁远节度使(驻容州,今广西北流)庞巨昭、高州(今广东高州东北)防御使刘昌鲁二人皆唐官,于唐末率乡民拒黄巢军有功,故授斯职。唐亡后,刘隐据岭南,二州不附。刘隐于开平四年(910)二月遣弟刘岩帅军攻高州,为刘昌鲁所败;转攻容州,又败于庞巨昭。庞、刘二人虽退岭南兵,但恐终非刘氏之敌,开平四年十二月,遂请附于楚。马殷遂遣横州刺史姚彦章将兵迎之。于是送巨昭与昌鲁之族及士卒千余人归长沙。楚王马殷以彦章知容州事,以昌鲁为永顺军(驻朗州)节度副使。至乾化元年(911)十二月二州复为岭南刘岩所夺。

岭南刘隐卒,弟岩继

后梁开平五年(911)三月,清海、静海节度使、南海王刘隐病笃,上表后梁,以其弟节度使刘岩权知留后。初三日,刘隐卒,年三十八。刘隐(874——911),祖为上蔡(今河南)人,一说彭城人,后迁于闽,因经商至南海。唐乾宁元年(894)代父谦为封州(今广东德庆)刺史。天复元年(901)为权知清海留后。天佑元年(904),唐所命节帅不至岭南,遂以隐代蒋王知宋为节度使。入梁,开平时封为大彭王。后封为南平王、南海王,兼静海军。史称刘隐性好贤士,唐末中原战乱,凡士人避祸岭南,及谪死南方之名臣子孙等,刘隐均招而礼之,中原王朝遣往岭南使者,亦往往为隐所留,此辈为其建立制度,多为南海重臣。弟岩建南汉,尊隐为襄皇帝,庙号烈宗。

后梁改元乾化

开平五年(911)五月初一,后梁大赦,改开平五年为乾化元年。

燕王刘守光称帝

后梁乾化元年(911)七月,燕王刘守光于幽州(今北京)即皇帝位,国号“大燕”,建元应天。刘守光(?——913),深州乐寿(今河北献县)人。唐末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之子,后梁开平元年(907)囚父自立。二年又杀兄守文,杀侄延祚。刘守光为人庸昧而淫虐,尝使人讽镇、定二镇尊己为尚书令、尚父,赵王镕以告晋王李存勖,晋王怒,欲伐之,诸将皆曰:“恶极当灭,不若阳尊以重其恶。”于是共推为尚父、尚书令。守光乃上表梁太祖,求授河北都统,梁祖亦知其狂愚,援之。及行册礼,守光犹问何无郊天、改元之事,人谓尚父乃人臣,不得郊天、改元。守光怒,曰:“我直作河北天子,谁能禁我?”于是,行郊天礼,改元。

杂谭逸事 岐,蜀相攻

燕王刘守光墓地 前蜀与岐接壤,岐王李茂贞常求财贷于蜀,蜀主王建均与之,以求保境息民。蜀永平元年、后梁乾化元年(911)春,岐王从子继崇妇、前蜀普慈公主归宁不返,岐、蜀遂绝交。三月,岐兵首临蜀东部边界,蜀以十二万众分三路伐岐。六月,王建亲征至利州(今四川广元),蜀各路兵屡败岐兵,王建遂返成都。八月,岐派刘知俊等袭蜀,双方交战于青泥岭,蜀军大败。岐军遂围安远军(今陕西略阳西)。十月,蜀派出数路援兵,小胜岐军。十一月,蜀将王宗弼于金牛谷拔岐十六寨,王宋秽等败岐兵于黄牛川。十七日,蜀各路兵力集于兴元(今陕西汉中),与安远军内外夹击,大破岐兵,拔二十一寨。十九日,岐兵解安远围,归途又遭蜀伏击。此次岐蜀交兵近一年,以蜀取胜告终。

岭南刘岩取虔、韶诸州

后梁乾化元年(911)十二月,江西百胜军(今江西赣州)指挥使黎球杀镇南留后卢延昌自立,梁以黎球为虔州(今赣州)防御使。不久黎球亦死。岭南清海节度使刘岩乘机发兵取韶州(今广东韶关)。韶州原隶岭南,唐天复二年(901)为虔州刺史卢光稠所取,至是复归岭南刘氏。刘岩得韶州后,复取潮州。继而发兵攻楚之容州(今广西容县南)、高州(今广东茂名东北)。楚所置宁远节度使、权知容州姚彦章不能守,只得迁容州百姓、府藏入长沙。按:楚于开平四年(910)得容、高二州,仅年余即为岭南所取。

(1)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

(1)春季,正月,丙戌朔(初一),发生日食。

(2)柏乡比不储刍,梁兵刈刍自给,晋人日以游军抄之,梁兵不出。周德威使胡骑环营驰射而诟之,梁兵疑有伏,愈不敢出,锉屋茅坐席以民,马多死。丁亥,周德威与别将史建瑭、李嗣源将精骑三千压梁垒门而诟之,王景仁、韩怒,悉众而出。德威等转战至高邑南;李存璋以步兵陈于野河之上,梁军横亘数里,竞前夺桥,镇、定步兵御之,势不能支。晋王谓匡卫都指挥使李建及曰:“贼过桥则不可复制矣。”建及选卒二百,援枪大噪,力战却之。建及,许州人,姓王,李罕之之假子也。晋王登高丘以望曰:“梁兵争进而嚣,我兵整而静,我必胜。”战自巳至午,胜负未决。晋王谓周德威曰:“两军已合,势不可离,我之兴亡,在此一举。我为公先登,公可继之。”德威叩马而谏曰:“观梁兵之势,可以劳逸制之,未易以力胜也。彼去营三十余里,虽挟糗粮,亦不暇食,日之后,饥渴内迫,矢刃外交,士卒劳倦,必有退志。当是时,我以精骑乘之,必大捷。于今未可也。”王乃止。

(2)柏乡近来不贮存草料,后梁兵割草供给自己,晋人每天用流动部队抄掠他们,后梁兵不出营寨。周德威派遣胡人骑兵环绕后梁营奔驰射箭并辱骂他们,后梁兵怀疑设有埋伏,更加不敢出营,铡碎屋茅坐席来养马匹,马多有饿死的。丁亥(初二),周德威与别将史建瑭、李嗣源率领三千精锐骑兵逼近后梁军营门辱骂,王景仁、韩大怒,率领全体部众出战。周德威等转战到达高邑南边。晋将李存璋率步兵在野河岸边列阵,后梁军东西绵延数里,争相向前抢夺桥梁,镇州、定州的步兵抵御他们,势不能支。晋王李存勖对匡卫都指挥使李建及说:“梁贼过桥就不能再遏制他们了。”李建及挑选步兵二百名,手执长枪大声喧噪,努力奋战把后梁兵打退。李建及是许州人,姓王,是李罕之的养子。晋王李存勖登上小土山眺望两军对战情形说:“梁兵争相前进而喧哗,我兵整齐有序而安静严肃,我军一定胜利。”战斗自巳时打到午时,两个时辰没有决出胜负。李存勖对周德威说:“两军已经交战,势难分开,我们的兴亡,就在此一举。我为您先冲上前去,您可以随后跟上。”周德威拉住战马,直言劝诫说:“观察梁兵的情势,可以逸待劳制服他,不易用力量战胜他。梁兵离开营地三十余里,即使带着干粮,也没有空闲时间吃,日落以后,饥渴在腹中相逼,箭矢兵刃在身外交加,士卒劳累疲倦,一定有退却之心。这时,我用精锐骑兵追逐他们,一定大胜,现在不可攻击啊!”李存勖这才止住。

时魏、滑之兵陈于东,宋、汴之兵陈于西。至晡,梁军未食,士无斗志,景仁等引兵稍却,周德威疾呼曰:“梁兵走矣!”晋兵大噪争进,魏、滑兵先退,李嗣源帅众噪于西陈之前曰:“东陈已走,尔何久留!”梁兵互相惊怖,遂大溃。李存璋引步兵乘之,呼曰:“梁人亦吾人也,父兄子弟饷军者勿杀。”于是战士悉解甲投兵而弃之,嚣声动天地。赵人以深、冀之憾,不顾剽掠,但奋白刃追之,梁之龙骧、神捷精兵殆尽,自野河至柏乡,僵尸蔽地。王景仁、韩、李思安以数十骑走。晋兵夜至柏乡,梁兵已去,弃粮食、资财、器械不可胜计。凡斩首二万级。李嗣源等追奔至邢州,河朔大震。保义节度使王檀严备,然后开城纳败卒。给以资粮,散遣归本道。晋王收兵屯赵州。

当时,魏州、滑州的后梁兵在东边列阵,宋州、汴州的后梁兵在西边列阵。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后梁军没有吃东西,兵士没有斗志,王景仁等带兵逐渐退却,周德威大声呼喊说:“梁兵跑了!”晋兵大喧噪,争相前进,魏州、滑州军队先退,李嗣源率众在西边阵前大声呼叫,说:“东阵已经逃跑,你们为什么久留!”后梁兵互相惊慌恐怖,于是大溃。李存璋率领步兵追逐逃散的梁兵,大呼唤说:“梁人也是我们的人,父兄子弟运送军粮的不杀。”于是,梁兵都脱下铠甲,扔掉兵器,喧哗声惊天动地。赵人怀着后梁兵屠杀深州、冀州戍卒的仇恨,顾不上抢夺财物,只是挥舞利刃追杀后梁兵,兵梁的龙骧、神捷两军的精兵几乎全歼,从野河到柏乡,伏尸遍地。王景仁、韩、李思安率数十名骑兵逃走。晋兵夜里到达柏乡,后梁兵已经离开,抛弃的粮食、资财、器械不可计算。总共斩首二万级。李嗣源等追赶到邢州,河朔大为震动。保义节度使王檀严密戒备,然后打开城门接纳残兵败卒,给予钱粮,分别遣送反回本道。晋王李存勖收兵驻扎赵州。

杜廷隐等闻梁兵败,弃深、冀而去,悉驱二州丁壮为奴婢,老弱者坑之,城中存者坏坦而已。

后梁供奉官杜廷隐等听说后梁兵失败,抛弃深州、冀州就离开了,驱赶二州的全部丁壮作为奴婢,老弱的全部活埋,城中留存的只有断墙残壁。

癸巳,复以杨师厚为北而都招讨使,将兵屯河阳,收集散兵,旬余,得万人。已亥,晋王遣周德威、史建瑭将三千骑趣澶、魏,张承业、李存璋以步兵攻邢州,自以大军继之,移檄河北州县,谕以利害。帝遣别将徐仁溥将兵千人,自西山夜入邢州,助王檀城守。已酉,罢王景仁招讨使,落平章事。

癸巳(初八),后梁太祖又任命杨师厚为北面都招讨使,率兵驻扎河阳,收集逃散的兵卒,过了十几天,收得一万人。已亥(十四日),晋王李存勖派遣周德威、史建瑭率领三千骑兵奔赴澶州、魏州,张承业、李存璋率领步兵攻打邢州,自己统率大军在后面跟随,移送檄文给河北各州县,说明利害。太祖派遣别将徐仁溥率领军队一千人,自西山在夜里进入邢州,协助保义节度使王檀守卫邢州城。已酉(二十四日),太祖罢王景仁的招讨使职务,免去平章事职衔。

(3)蜀主之女普慈公主嫁岐王从子秦州节度使继崇,公主遣宦者宋光嗣以绢书遗蜀主,言继崇骄矜嗜酒,求归成都,蜀主召公主归宁。辛亥,公主至成都,蜀主留之,以宋光嗣为门南院使。岐王怒,始与蜀绝。光嗣,福州人也。

(3)前蜀主王建的女儿普慈女儿嫁给了岐王李茂贞的侄子、秦州节度使李继崇,普慈公主派遣宦官宋光嗣把写在白绢上的书信送给王建,说李继崇骄矜嗜酒,请求回成都去,王建召普慈公主回归。辛亥(二十六日),普慈公主到达成都,王建让她留下居住,任命宋光嗣为门南院使。岐王李茂贞勃然大怒,开始与前蜀断绝交往。宋光嗣是福州人。

(4)吕师周攀缘崖入飞山洞袭潘金盛,擒送武冈,斩之。

(4)楚昭州刺史吕师周带领军队攀援藤条沿着崖壁进入飞山洞袭击溆州蛮首领潘金盛,把他擒住押送到武冈斩首。

(5)二月,已未,晋王至魏州,攻之,不克。上以罗周翰年少,且忌其旧将佐,庚申,以户部尚书李振为天雄节度副使,命杜廷隐将兵千人卫之,自杨刘济河,间道夜入魏州助周翰城守。癸亥,晋王观河于黎阳,梁兵万余将渡河,闻晋王至,皆弃舟而去。

(5)二月已未(初四),晋王李存勖到达魏州,发动攻击,没有攻下。后梁太祖认为天雄留后罗周翰年纪轻,并且憎恶他父亲时的将领僚佐,庚申(初五),任命户部尚书李振为天雄节度副使,命供奉官杜廷隐率兵一千人保卫他,从杨刘渡过黄河,从偏辟的小路在夜里进入魏州,帮助罗周翰防守。癸亥(初八),李存勖到黎阳观看黄河,一万多后梁兵将要渡黄河,听说晋王李存勖到来,都抛下船只而离开。

(6)帝召蔡州刺史张慎思至洛阳,久未除代。蔡州右厢指挥使刘行琮作乱,纵兵焚掠,将奔淮南;顺化指挥使王存俨诛行琮,抚遏其众,自领州事,以众情驰奏。时东京留守博王友文不先请,遽发兵讨之,兵至鄢陵,帝曰:“存俨方惧,若临之以兵,则飞去矣。”驰使召还。甲子,授存俨权知蔡州事。

(6)后梁太祖召蔡州刺史张慎思到洛阳,长期没有授官替代。蔡州右厢指挥使刘行琮发动叛乱,放任兵丁焚烧抢掠,将要投奔淮南。顺化指挥使王存俨杀死刘行琮,安抚制止刘行琮的兵众,自己主持蔡州事务,把刘行琮部众情形飞驰奏报。当时东京留守博王朱友文没有事先奏请,急忙发兵讨伐,军队到达鄢陵,后梁太祖说:“王存俨处在恐惧之中,如果用军队去对付他,就要远走高飞了。”派遣使者飞驰前去把朱友文召回。甲子(初九日),任命王存俨为权知蔡州事。

(7)乙丑,周德威自临清攻贝州,拔夏津、高唐;攻博州,拔东武、朝城。攻澶州,刺史张可臻弃城走,帝斩之。德威进攻黎阳,拔临河、淇门;逼卫州,掠新乡、共城。庚午,帝亲帅军屯白司马阪以备之。

(7)乙丑(初十),周德威从临清攻打贝州,夺取夏津、高唐;攻打博州,夺取东武、朝城;攻打澶州,刺史张可臻弃城逃跑,后梁太祖把他杀了。周德威进攻黎阳,夺取临河、淇门;进逼卫州,抢掠新乡、共城。庚午(十五日),太祖亲自率领军队驻扎白司马阪来防备晋军。

(8)卢龙、义昌节度使兼中书令燕王守光既克沧州,自谓得天助,淫虐滋甚。每刑人,必置诸铁笼,以火逼之;又为铁刷刷人面。闻梁兵败于柏乡,使人谓赵王熔及王处直曰:“闻二镇与晋王破梁兵,举军南下,仆亦有精骑三万,欲自将之为诸公启行。然四镇连兵,必有盟主,仆若至彼,何以处之?”熔患之,遣使告于晋王。晋王笑曰:“赵人告急,守光不能出一卒以救之;及吾成功,乃复欲以兵威离间二镇,愚莫甚焉!”诸将曰:“云、代与接境,彼若扰我城戍,动摇人情,吾千里出征,缓急难应,此亦腹心之患也。不若先取守光,然后可以专意南讨。”王曰:“善!”会杨师厚自磁、相引兵救邢、魏,壬申,晋解围去;师厚追之,逾漳水而还邢州围亦解。师厚留屯魏州。

(8)卢龙、义昌节度使兼中书令燕王刘守光攻克沧州之后,自认为得到上天佑助,荒淫暴虐更加厉害。每次惩罚人,一定要把他放置在铁笼子里,用火烤,又制作铁刷子刷人的脸。刘守光听说后梁兵在柏乡被打败,派人前去对赵王王熔及王处直说:“听说二镇与晋王打败梁兵,发兵南下,我也有三万精锐骑兵,想要亲自率领为诸公前行。但是四镇的军队联合,一定要有盟主,我如果到那里去,如何安置我?”赵王王熔很担忧,派遣使者报告晋王李存勖,晋王笑着说:“赵人告急求援,刘守光不能出一兵一卒救助。等到我成功了,却又想要用军队的威力来离间二镇,真是愚蠢到极点了!”诸将说:“云州、代州与燕边境接连,他们如果侵扰我边城防务,就会动摇人心,我兵千里出征,缓急实难接应,这也是心腹之患。不如先攻取刘守光,然后就可以专心一意南下讨伐了。”李存勖说:“好!”当时恰巧杨师厚自磁州、相州带兵前去救援邢州、魏州,壬申(十七日),晋兵解除包围离去。杨师厚率兵追赶,越过漳水而返回,邢州的包围也解除了。杨师厚留在魏州驻扎。

赵王熔自来谒晋王于赵州,大犒将士,自是遣其养子德明将三十七都常从晋王征讨,德明本姓张,名文礼燕人也。

赵王王熔亲自到赵州进见晋王李存勖,对将士大加犒劳,从此派遣他的养子王德明率领三十七都的军队经常随从李存勖征战讨伐。王德明,本姓张,名文礼,是燕人。

壬午,晋王发赵州,归晋阳,留周德威等将三千人戍赵州。

壬午(二十七日),晋王李存勖从赵州出发,回晋阳,留下周德威等率兵三千人守卫赵州。

后梁纪三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下乾化元年(辛未、911)

后梁纪三后梁太祖乾化元年(辛未,公元911年)

(1)三月,乙酉朔,以天雄留后罗周翰为节度使。

(1)三月,乙酉朔(初一),后梁任命天雄留后罗周翰为天雄节度使。

(2)清海、静海节度使兼中书令南平襄王刘隐病亟,表其弟节度副使岩权知留后;丁亥卒。岩袭位。

(2)清海、静海节度使兼中书令南平襄王刘隐病情紧急,上表委任他的弟弟节度副使刘岩暂时主持留后事务;丁亥(初三),刘隐病故。刘岩继位。

(3)岐王聚兵临蜀东鄙,蜀主谓群臣曰:“自茂贞为朱温所困,吾常振其乏绝,今乃负恩为寇,谁为吾击之?”兼中书令王宗侃请行。蜀主以宗侃为北路行营都统。司天少监赵温谏曰:“茂贞未犯边,诸将贪功深入,粮道阻远,恐非国家之利。”蜀王不听,以兼侍中王宗、太子少师王宗贺、山南节度使唐道袭为三招讨使,左金吾大将军王宗绍为宗之副,帅步骑十二万伐岐。壬辰,宗侃等发成都,旌旗数百里。

(3)岐王李茂贞聚集军队到前蜀东部的边界地方,前蜀主王建对文武群臣说:“自从李茂贞被朱温所困,我经常接济他的困乏,现在却忘恩负义来进行侵犯,谁替我攻打他?”兼中书令王宗侃请求前去。王建任命王宗侃为北路行营都统。司天少监赵温劝谏说:“李茂贞没有侵犯边境,各将领贪图立功,率兵深入,运粮道路艰险遥远,恐怕不是国家的利益。”前蜀主不听,任命兼侍中王宗、太子少师王宗贺、山南节度使唐道袭为三招讨使,左金吾大将军王宗绍为王宗的副手,率领步兵、骑兵十二万,讨伐岐王李茂贞。壬辰(初八),王宗侃等从成都出发,旌旗招展连绵数百里。

(4)岐王募华原贼帅温韬以为假子,以华原为耀州,美原为鼎州。置义胜军,以韬为节度使,使帅、岐兵寇长安。诏感化节度使康怀贞、忠武节度使牛存节以同华、河中兵讨之。已酉,怀贞等奏击韬于车度,走之。

(4)岐王李茂贞招募华原贼帅温韬作为养子,以华原为耀州,美原为鼎州。设置义胜军,任命温韬为义胜节度使,派他率领州、岐州的军队侵犯长安。后梁太祖诏令感化节度使康怀贞、忠武节度使牛存节带领同华、河中军队前去讨伐。已丑(二十五日),康怀贞等奏报在车度攻反温韬,把他赶跑。

(5)夏,四月,乙卯朔,岐兵寇蜀兴元,唐道袭击却之。

(5)夏季,四月,乙卯朔(初一),岐兵侵犯前蜀兴元,唐道袭把岐兵击退。

(6)上以久疾,五月,甲申朔,大赦。

(6)后梁太祖因为长期患病,五月,甲申朔(初一),大赦天下。

(7)甲辰,以清海留后刘岩为节度使。岩多延中国士人置于幕府,出为刺史,刺史无武人。

(7)甲辰(二十一日),后梁任命清后刘岩为清海节度使。刘岩多延请中原读书人安置在幕府,出任刺史,刺史中没有武人。

(8)蜀主如利州,命太子监国;六月,癸丑朔,至利州。

(8)前蜀主王建前往利州,命令太子王元坦代主国政。六月,癸丑朔(初一),王建到达利州。

(9)燕王守光尝衣赭袍,顾谓将吏曰:“今天下大乱,英雄角逐,吾兵强地险,亦欲自帝,何如?”孙鹤曰:“今内难新平,公私困竭,太原窥吾西,契丹伺吾北,遽谋自帝,未见其可。大王但养士爱民,训兵积谷,德政既修,四方自服矣。”守光不悦。

(9)燕王刘守光曾经穿唐代皇帝所穿的赤褐色袍服,回头对将吏们说:“现在天下大乱,英雄武力竞争,我兵马强壮,地势险要,也想自己称帝,怎么样?”孙鹤说:“现在内部危难刚平定,公家私人都困苦竭蹶,太原晋王李存勖窥伺我们的西部,契丹王阿保机窥伺我们的北部,匆忙谋划自己称帝,未见其可行之处。大王只要尊养读书人,爱恤老百姓,训练军队,积贮粮食,修行德政,四方自然服从了。”刘守光不高兴。

又使人讽镇、定,求尊已为尚父,赵王熔以告晋王。晋王怒,欲伐之,诸将皆曰:“是为恶极矣,行当族灭,不若阳为推尊以稔之。”乃与熔及义武王处直、昭义李嗣昭、振武周德威、天德宋瑶六节度使共奉册推守光为尚书令、尚父。

刘守光又派人婉言劝说镇州王熔、定州王处直,要求他们尊奉自己为“尚父”。赵王王熔把这件事告诉晋王李存勖,晋王勃然大怒,想要讨伐刘守光,诸将都说:“这个刘守光作恶到极点了,应当诛灭他的全族,不如假装推尊他为尚父来让他恶贯满盈。”于是与王熔、义武节度使王处直、昭义节度使李嗣昭、振武节度使周德威、天德节度使宋瑶,六镇节度使共同奉册推尊刘守光为尚书令、尚父。

守光不寤,以为六镇实畏已,益骄,乃具表其状曰:“晋王等推臣,臣荷陛下厚恩,未之敢受。窍思其宜,不若陛下授臣河北都统,则并、镇不足平矣。”上亦知其狂愚,乃以守光为河北道采访使,遣阖门使王瞳、受旨史彦群册命之。

刘守光不醒悟,以为六镇节度使确实畏惧自己,更加骄横,于是上表给后梁太祖详细陈情:“晋王等推尊我,我承受陛下的深恩,没有敢接受。我私下考虑适宜的办法,不如陛下任命我为河北都统,那么,并州、镇州不值得平定了。”后梁太祖也知道刘守光狂妄愚蠢,于是任命刘守光为河北道采访使,派遣阁门使王瞳、崇政院受旨史彦群前去册命他。

守光命僚属草尚父、采访使受册仪。乙卯,僚属取唐册太尉仪献之,守光视之,问何得无郊天、改元之事,对曰:“尚父虽贵,人臣也,安有郊天、改元者乎?”守光怒,投之于地,曰:“我地方二千里,带甲三十万,直作河北天子,谁能禁我!尚父何足为哉!”命趣具即帝位之仪,械系瞳、彦群及诸道使者于狱,既而皆释之。

刘守光命令属官草拟尚父、采访使承受册封的礼仪。乙卯(初三),属官取唐代册封太尉的礼仪呈献,刘守光看后,问怎么能没有南郊祀天、改变年号的事宜,属官回答说:“尚父虽然尊贵,也是天子的的臣属,哪里有南郊祀天、改变年号的事呢?”刘守光勃然大怒,把册仪仍在地上,说:“我的领地二千里,披甲的将士三十万,径直作河北的天子,谁能禁止我!尚父怎么值得做呢!”命令赶快准备即皇帝位的礼仪,把阁门使王瞳、崇政院受旨史彦群及各道的使者用刑具拘系,投入狱中,不久又把他们都释放了。

(10)帝命杨师厚将兵三万屯邢州。

(10)后梁太祖命令杨师厚率兵三万到邢州驻扎。

(11)蜀诸将击岐兵,屡破之。秋,七月,蜀主西还,留御营使昌王宗屯利州。

(11)前蜀的各位将领攻击岐王李茂贞的军队。屡次把岐兵打败。秋季,七月,前蜀主王建向西返回成都,留下御营使昌王王宗在利州驻扎。

(12)辛丑,帝避暑于张宗第,乱其妇女殆遍。宗子继祚不胜愤耻,欲弑之。宗止之曰:“吾家顷在河阳,为李罕之所围,啖木屑以度朝夕,赖其救我,得有今日,此恩不可忘也。”乃止。甲辰,还宫。

(12)辛丑(二十日),后梁太祖在张宗的私宅里避暑,几乎奸淫了张宗家的全部妇女。张宗的儿子张继祚不能忍受愤恨耻辱,想要杀死太祖。张宗阻止儿子说:“我家不久前在河阳,被李罕之围困,靠吃木屑来度时日,仰赖他救我,才能有今天,这个恩情不可以忘掉。”这才作罢。甲辰(二十三日),太祖回宫。

(13)赵王熔杨以师厚在邢州,甚惧,会晋王于承天军。晋王谓熔父友也,事之甚恭。熔以梁寇为忧,晋王曰:“朱温之恶极矣,天将诛之,虽有师厚辈不能救也。脱有侵轶,仆自帅众当之,叔父勿以为忧。”熔捧卮为寿,谓晋王为四十六舅。熔幼子昭诲从行,晋王断衿为盟,许妻以女。由是晋、赵之交遂固。

(13)赵王王熔因杨师厚在邢州,非常害怕,往承天军会见晋王李存勖。李存勖认为王熔是父亲李克用的朋友,侍奉王熔很恭敬。王熔为后梁的侵犯忧虑,李存勖说:“朱温的罪恶到了顶点,老天爷将要杀死他,即使有杨师厚等也不能救他。倘使有侵犯袭击,我亲自率众抵挡他,叔父不要因这事担忧。”王熔捧卮敬酒,祝晋王长寿,称晋王为四十六舅。王熔的小儿子王昭诲跟随前来,李存勖撕断衣衿结盟。答应把女儿嫁给王昭诲。从此,晋、赵的关系就巩固了。

(14)八月,庚申,蜀主至成都。

(14)八月,庚申(初九),前蜀主王建回到成都。

(15)燕王守光将称帝,将佐多窃议以为不可,守光乃置斧质於庭曰:“敢谏者斩!”孙鹤曰:“沧州之破,鹤分当死,蒙王生全,以至今日,今日敢爱死而忘恩乎!窃以为今日之帝未可也。”守光怒,伏诸质上,令军士而啖之。鹤呼曰:“不出百日,大兵当至!”守光命以土窒其口,寸斩之。

(15)燕王刘守光将要自称皇帝,将佐大多私下议论以为不可,刘守光于是在大厅里摆置刀斧、砧板,说:“敢进谏的斩首!”孙鹤说:“沧州被攻破的时候,孙鹤本该当死,蒙大王保全性命,以至今天,今日岂敢贪生怕死而忘记恩情吗!我以为今天的皇帝是不可以做的。”刘守光勃然大怒,把孙鹤按伏在砧板上,命令军士剔下他的肉并且吃掉。孙鹤大声呼喊说:“不出百日,一定有大兵来到。”刘守光命令军士用土塞他的嘴,一寸寸地剁斩。

甲子,守光即皇帝位,国号大燕,改元应天,以梁使王瞳为左相,卢龙判官齐涉为右相,史彦群为御史大夫。受册之日,契丹陷平州,燕人惊扰。

甲子(十三日),刘守光即皇帝位,国号大燕,改年号为应天。任命后梁的使者王瞳为左相,卢龙判官齐涉为右相,史彦群为御史大夫。受册命这天,契丹攻下平州,燕人惊慌扰乱。

(16)岐王使刘知俊、李继崇将兵击蜀,乙亥,王宗侃、王宗贺、唐道袭、王宗绍与之战于青泥岭,蜀兵大败,马步使王宗浩奔兴州,溺死于江,道袭奔兴元。先是,步军都指挥使王宗绾城西县,号安远军,宗侃、宗贺等收散兵走保之,知俊、继崇追围之。众议欲弃兴元,道袭曰:“无兴元则无安远,利州遂为敌境矣。吾必以死守之。”蜀主以昌王宗为应援招讨使,定戎团练使王宗播为四招讨马步都指挥使,将兵救安远军,壁于廉、让之间,与唐道袭合击岐兵,大破之于明珠曲。明日又战於凫口,斩其成州刺史李彦琛。

(16)岐王李茂贞派刘知俊、李继崇率兵攻前蜀,乙亥(二十四日),王宗侃、王宗贺、唐道袭、王宗绍在青泥岭与岐兵交战,前蜀兵大败,马步使王宗浩逃奔兴州,淹死在嘉陵江,唐道袭逃奔兴元。在这以前,步军都指挥使王宗绾修筑西县城,号称安远军;王宗侃、王宗贺等收集逃散的兵卒奔赴西县保守,刘知俊、李继崇追赶包围西县。众人商议想放弃兴元,唐道袭说:“没有兴元就没有安远,利州就成为敌人的地方了。我们一定要拚死守卫。”前蜀主任命昌王王宗为应援招讨使,定戎团练使王宗播为四招讨马步都指挥使,率兵救援安远军,在廉水、让水之间扎营,与唐道袭协同攻击岐兵,在明珠曲大败岐兵。第二天,又在凫口交战,斩杀岐王的成州刺史李彦琛。

(17)九月,帝疾稍愈,闻晋、赵谋入寇,自将拒之。戊戌,以张宗为西都留守。庚子,帝发洛阳。甲辰,至卫州,方食,军前奏晋军已出井陉。帝遽命辇北趣邢,昼夜倍道兼行。丙午,至相州,闻晋兵不出,乃止。相州刺史李思安不意帝猝至,落然无具,坐削官爵。

(17)九月,后梁太祖的病逐渐痊愈,听说晋、赵图谋进犯,亲自统率军队前往抵御。戊戌(十八日),任命张宗为西都留守。庚子(二十日),后梁太祖从洛阳出发。甲辰(二十四日),到达卫州,正在吃饭,军前奏报晋军已经从井陉出发。太祖马上命令乘坐辇车向北奔赴邢,日夜兼程。丙午(二十六日),到达相州,听说晋兵没有出发,这才停止前进。相州刺史李思安没有想到后梁太祖突然到来,冷冷落的样子,一切没有准备,因此削夺官职爵位。

(18)湖州刺史钱镖酗酒杀人,恐吴越王罪之,冬,十月,辛亥朔,杀都监潘长、推官钟安德,奔于吴。

(18)湖州刺史钱镖酒醉逞凶杀人,担心吴越王钱治罪,冬季,十月,辛亥朔(初一),杀死都监潘长、推官钟安德,投奔吴王杨隆演。

(19)晋王闻燕主守光称帝,大笑曰:“俟彼卜年,吾当问其鼎矣。”张承业请遣使致贺以骄之,晋王遣太原少尹李承勋往。承勋至幽州,用邻藩通使之礼。燕之典客者曰:“吾王帝矣,公当称臣庭见。”承勋曰:“吾受命于唐朝为太原少尹,燕王自可臣其境内,岂可臣他国之使乎!”守光怒,囚之数日,出而问之曰:“臣我乎?”承勋曰:“燕王能臣我王,则我请为臣;不然,有死而已!”守光竟不能屈。

(19)晋王李存勖听说燕主刘守光自称皇帝,放声大笑说:“等他占卜在位年数的时候,我应该已取而代之了。”张承业请示派遣使者表示祝贺来使他骄傲自负,李存勖派太原少尹李承勋前往。李承勋到达幽州,用相邻藩国交往通行的礼仪,燕掌管接待使者事务的官员说:“我大王已经即位称帝了,您应当称臣在朝廷上觐见。”李承勋说:“我承受唐朝的命令担任太原少尹,燕王自可统属他境内百性,怎么能统属别国的使者呢!”刘守光勃然大怒,监禁他几天,放出来并向他说:“向我称臣吗?”李承勋说:“燕王能够让我晋王称臣,那么我请求称臣;不然,唯有一死而已!”刘守光结果不能使他屈服。

(20)蜀主如利州,命太子监国。决云军虞候王琮败岐兵,执其将李彦太,俘斩三千百级。乙卯,捉生将彭君集破岐二寨,俘斩三千级。王宗侃遣裨将林思谔自中巴间行至泥溪,见蜀主告急,蜀主命开道都指挥使王宗弼将兵救安远,及刘知俊战于斜谷,破之。

(20)前蜀主王建前往利州,命太子王元坦代理国事。决云军虞候王琮打败岐兵,逮住岐将李彦太,俘获斩杀岐兵三千五百人。乙卯(初五),捉生将彭君集攻下岐兵的两个营寨,俘获斩杀岐兵三千人。王宗侃派遣副将林思谔自中巴穿小路到达泥溪,见王建报告紧急军情,王建命令开道都指挥使王宗弼率兵救安远,与刘知俊在斜谷交战,把刘知俊打败。

(21)甲寅夜,帝发相州,乙卯,至洹水。是夜,边吏言晋、赵兵南下,帝即时进军,丙辰,至魏县。或告云:“沙陀至矣!”士卒惧,多逃亡,严刑不能禁。既而复告云无寇,上下始定。戊午,贝州奏晋兵寇东武,寻引去。帝以夹寨、柏乡屡失利,故力疾北巡,思一雪其耻,意郁郁,多躁忿,功臣宿将往往以小过被诛,众心益惧。既而晋、赵兵竟不出。十一月,壬午,帝南还。

(21)甲寅(初四)夜里,后梁太祖从相州出发,乙卯(初五),到达洹水。这天晚上,边境官吏说晋王、赵王的军队南下,太祖立刻率领军队前进,丙辰(初六),到达魏县。有人报告说:“沙陀兵到了!”后梁兵震动恐惧,多数逃跑,严厉惩罚也不能禁止。过了不久,又报告说没有敌人,后梁军上下才安定下来。戊午(二十日),贝州奏报晋兵侵犯东武,不久撤离。后梁太祖因潞州夹寨、柏乡屡次失败,所以尽力快速巡视北部边界,想完全洗刷过去的耻辱,神情忧郁烦闷,经常急躁发怒,功臣老将往往因为小过失被杀,众人心里更加畏惧。不久,晋、赵的军队竟未出发。十一月壬午(初二),后梁及祖南下返回。

(22)燕主守光集将吏谋攻易定,幽州参军景城冯道以为未可;守光怒,系狱,或救之,得免。道亡奔晋,张承业荐于晋王,以为掌书记。丁亥,王处直告难于晋。

(22)燕主刘守光召集将吏商量进攻易州、定州,幽州参军景城人冯道认为不可行。刘守光勃然大怒,把冯道拘禁监狱,有人救他,得以释放。冯道逃奔到晋,张承业向晋王李存勖推荐,任命他为掌书记。丁亥(初七),王处直向晋王报告遇到危难。

(23)怀州刺史开封段明远妹为美人。戊子,帝至获嘉,明远馈献丰备,帝悦。

(23)怀州刺史开封人段明远的妹妹是个美人。戊子(初八),后梁太祖到达获嘉,段明远进献财物丰富齐备,太祖非常高兴。

(24)庚寅,保塞节度使高万兴奏遣都指挥使高万金将兵攻盐州,刺史高行存降。

(24)庚寅(初十),保塞节度使高万兴奏报派遣都指挥使高万金率兵攻盐州,盐州刺史高行存投降。

(25)壬辰,帝至洛阳,疾复作。

(25)壬辰(十二日),后梁太祖回到洛阳,病又发作。

(26)蜀王宗弼败岐兵于金牛,拔十六寨,俘斩六千余级,擒其将郭存等。丙申,王宗、王宗播败岐兵于黄牛川,擒其将苏厚等。丁酉,蜀主自利州如兴元。援军既集,安远军望其旗,王宗侃等鼓噪而出,与援军夹攻岐兵,大破之,拔二十一寨,斩其将李廷志等。已亥,岐兵解围遁去。唐道袭先伏兵于斜谷邀击,又破之。庚子,蜀主西还。

(26)前蜀将王宗弼在金牛打败岐兵,攻取十六寨,俘获斩杀六千余人,擒获岐将郭存等。丙申(十六日),前蜀王宗、王宗播在黄牛川打败岐兵,擒获岐将苏厚等。丁酉(十七日),前蜀主王建自利州前往兴元。援军已经聚集,安远军望见援军旗帜,王宗侃等擂鼓呐喊冲出,与援军夹攻岐兵,把岐兵打得大败,攻下二十一寨,斩杀岐将李廷志等。已亥(十九日),岐兵解除对安远军的包围而逃跑。唐道袭预先在斜谷埋伏军队进行拦击,又把岐兵打败。庚子(二十日),王建西行返回成都。

岐王左右石简谗刘知俊于岐王,王夺其兵。李继崇言于王曰:“知俊壮士,穷来归我,不宜以谗废之。”王为之诛简以安之。继崇召知俊举族居于秦州。

岐王左右亲信石简向岐王李茂贞说刘知俊的坏话,岐王夺了刘知俊的兵权。李继崇对岐王说:“刘知俊是壮士,处境困难前来归顺,不应该因为谗言罢免他。”岐王为此杀了石简来安抚刘知俊。李继崇召刘知俊率全族到秦州居住。

(27)戊申,燕主守光将兵二万寇易定,攻容城。王处直告急于晋。

(27)戊申(二十八日),燕主刘守光率兵二万侵犯易州、定州,攻打容城。王处直向晋王告急求救。

(28)十二月,乙卯,以朗州留后马为永顺节度使、同平章事。

(28)十二月乙卯(初五),后梁任命朗州留后马为永顺节度使、同平章事。

(29)镇南留后卢延昌游猎无度。百胜军指挥使黎球杀之。自立;将杀谭全播,全播称疾请老,乃免。丙辰,以球为虔州防御使。未几,球卒,牙将李彦图代知州事,全播愈称疾笃。刘岩闻全播病,发兵攻韶州,破之,刺史廖爽奔楚,楚王殷表为永州刺史。

(29)镇南留后卢延昌出游打猎没有节制,百胜军指挥使黎球把他杀了,自立为留后;将要杀谭全播,谭全播称说有病请求告老,才免杀身之祸。丙辰(初六),后梁任命黎球为虔州防御使。不久,黎球死了,牙将李彦图代理主持虔州事务,谭全播更称病情沉重。刘岩听说谭全播病了,发兵攻打韶州,并把州城攻克。韶州刺史廖爽逃奔楚,楚王马殷上表任命廖爽为永州刺史。

(30)丁巳,蜀主至成都。

(30)丁巳,(初七),前蜀主王建回到成都。

(31)戊午,以静海留后曲美为节度使。

(31)戊午,(初八),后梁任命静海留后曲美为静海节度使。

(32)癸亥,以静江行军司马姚彦章为宁远节度副使,权知容州,从楚王殷之请也。刘岩遣兵攻容州,殷遣都指挥使许德勋以桂州兵救之;彦章不能守,乃迁容州士民及其府藏奔长沙,岩遂取容管及高州。

(32)癸亥(十三日),后梁任命静江行军司马姚彦章为宁远节度副使,暂时主持容州事务,这是依从楚王马殷的请求。刘岩派遣军队进攻容州,马殷派遣都指挥使许德勋率领桂州兵前去救援。。姚彦章不能守住州城,于是迁移容州士民及其库贮财物投奔长沙,刘岩终于取得了容管及高州。

(33)甲子,晋王遣蕃汉马步总管周德威将兵三万攻燕,以救易定。

(33)甲子(十四日),晋王李存勖派遣蕃汉马步总管周德威率领三万军队攻燕,藉以救援易州、定州。

(34)是岁,蜀主以内枢密使潘炕为武泰节度使,炕从弟宣徽南院使峭为内枢密使。

(34)这一年,前蜀主王建任命内枢密使潘炕为武泰节度使,潘炕的堂弟宣徽南院使潘峭为内枢密使。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中乾化元年(辛未,公元九一一年)

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

柏乡比不储刍,梁兵刈刍自给,晋人日以游军抄之,梁兵不出。周德威使胡骑环营驰射而诟之,梁兵疑有伏,愈不敢出,坐刂屋茅坐席以饲马,马多死。丁亥,周德威与别将史建瑭、李嗣源将精骑三千压梁垒门而诟之,王景仁、韩勍怒,悉众而出。德威等转战而北至高邑南;李存璋以步兵陈于野河之上,梁军横亘数里,竞前夺桥,镇、定步兵御之,势不能支。晋王谓匡卫都指挥使李建及曰:“贼过桥则不可复制矣。”建及选卒二百,援枪大噪,力战却之。建及,许州人,姓王,李罕之之假子也。晋王登高丘以望曰:“梁兵争进而嚣,我兵整而静,我必胜。”战自巳至午,胜负未决。晋王谓周德威曰:“两军已合,势不可离,我之兴亡,在此一举。我为公先登,公可继之。”德威叩马而谏曰:“观梁兵之势,可以劳逸制之,未易以力胜也。彼去营三十馀里,虽挟糗粮,亦不暇食,日昳之后,饥渴内迫,矢刃外交,士卒劳倦,必有退志。当是时,我以精骑乘之,必大捷。于今未可也。”王乃止。

时魏、滑之兵陈于东、宋、汴之兵陈于西。至晡,梁军未食,士无斗志,景仁等引兵稍却,周德威疾呼曰:“梁兵走矣!”晋兵大噪争进,魏、滑兵先退,李嗣源帅众噪于西陈之前曰:“东陈已走,尔何久留!”梁兵互相惊怖,遂大溃。李存璋引步兵乘之,呼曰:“梁人亦吾人也,父兄子弟饷军者勿杀。”于是战士悉解甲投兵而弃之,嚣声动天地。赵人以深、冀之憾,不顾剽掠,但奋白刃追之,梁之龙骧、神捷精兵殆尽,自野河至柏乡,僵尸蔽地。王景仁、韩勍、李思安以数十骑走。晋兵夜至柏乡,梁军已去,弃粮食、资财、器械不可胜计。凡斩首二万级。李嗣源等追奔至邢州,河朔大震。保义节度使王檀严备,然后开城纳败卒,给以资粮,散遣归本道。晋王收兵屯赵州。杜廷隐等闻梁兵败,弃深、冀而去,悉驱二州丁壮为奴婢,老弱者坑之,城中存者坏垣而已。

癸巳,复以杨师厚为北面都招讨使,将兵屯河阳,收集散兵,旬馀,得万人。己亥,晋王遣周德威、史建瑭将三千骑趣澶、魏,张承业、李存璋以步兵攻邢州,自以大军继之,移檄河北州县,谕以利害。帝遣别将徐仁溥将兵千人,自西山夜入邢州,助王檀城守。己酉,罢王景仁招讨使,落平章事。

蜀主之女普慈公主嫁岐王从子秦州节度使继崇,公主遣宦者宋光嗣以绢书遣蜀主,言继崇骄矜嗜酒,求归成都,蜀主召公主归宁。辛亥,公主至成都,蜀主留之,以宋光嗣为阁门南院使。岐王怒,始与蜀绝。光嗣,福州人也。

吕师周引兵攀藤缘崖入飞山洞袭潘金盛,擒送武冈,斩之。移兵击宋邺。

二月,己未,晋王至魏州,攻之,不克。上以罗周翰年少,且忌其旧将佐,庚申,以户部尚书李振为天雄节度副使,命杜廷隐将兵千人卫之,自杨刘济河,间道夜入魏州,助周翰城守。癸亥,晋王观河于黎阳,梁兵万馀将渡河,闻晋王至,皆弃舟而去。

帝召蔡州刺史张慎思至洛阳,久未除代。蔡州右厢指挥使刘行琮作乱,纵兵焚掠,将奔淮南;顺化指挥使王存俨诛行琮,抚遏其众,自领州事,以众情驰奏。时东京留守博王友文不先请,遽发兵讨之,兵至鄢陵,帝曰:“存俨方惧,若临之以兵,则飞去矣。”驰使召还。田子,授存俨权知蔡州事。

乙丑,周德威自临清攻贝州,拔夏津、高唐;攻博州,拔东武、朝城。攻澶州,刺史张可臻弃城走,帝斩之。德威进攻黎阳,拔临河、淇门;逼卫州,掠新乡、共城。庚午,帝帅亲军屯白司马阪以备之。

卢龙、义昌节度使兼中书令燕王守光既克沧州,自谓得天助,淫虐滋甚。每刑人,必置诸铁笼,以火逼之;又为铁刷刷人面。闻梁兵败于柏乡,使人谓赵王镕及王处直曰:“闻二镇与晋王破梁兵,举军南下,仆亦有精骑三万,欲自将之为诸公启行。然四镇连兵,必有盟主,仆若至彼,何以处之?”镕患之,遣使告于晋王,晋王笑曰:“赵人告急,守光不能出一卒以救之;及吾成功,乃复欲以兵威离间二镇,愚莫甚焉!”诸将曰:“云、代与燕接境,彼若扰我城戍,动摇人情,吾千里出征,缓急难应,此亦腹心之患也。不若先取守光,然后可以专意南讨。”王曰:“善!”会杨师厚自磁、相引兵救邢、魏,壬申,晋解围去;师厚追之,逾漳水而还,邢州围亦解。师厚留屯魏州。

赵王镕自来谒晋王于赵州,大犒将士,自是遣其养子德明将三十七都常从晋王征讨。德明本姓张,名文礼,燕人也。壬午,晋王发赵州,归晋阳,留周德威等将三千人戍赵州。

相关文档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