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93年 >>

893年

893年,根据中国纪年,是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景福二年。在那一年,历史上曾经发生许多大事。就例如:王建败东川、凤翔兵;李茂贞镇兴元;李克用攻成德;李匡威被逐杀等等。

893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景福二年

王建败东川、凤翔兵

东川留后顾彦晖与王建有隙,李茂贞从中利用,奏朝廷再赐彦晖节。景福二年(893)正月,诏以顾彦晖为东川节度使。茂贞又遣李继密助顾彦晖攻西川,未几,王建遣兵败东川、凤翔兵于利州(今四川广元)。彦晖求和,请与茂贞绝交,王建许之。

李茂贞镇兴元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奏请镇兴元(今陕西汉中),景福二年(893)正月,诏以茂贞为山南西道兼武定节度使;以徐彦若同平章事,充凤翔节度使。又割果(今四川南充)、阆(今四川阆中)二州隶武定军。茂贞欲兼得凤翔,不奉诏。

李克用攻成德

景福二年(893)二月,李克用围攻李存孝于邢州(今河北邢台)。成德节度使王镕致书劝解,克用怒,进兵击王镕,大败镇兵。李存孝救王镕,将兵入镇州(今河北定县)。卢龙节度使李匡威亦率军来援,败河东军,克用引兵还围邢州。

李匡威被逐杀

李匡威淫其弟匡筹之妻,匡筹记恨在心。景福二年(893)三月,匡威援镇州(今河北定县)还,匡筹据卢龙军府自称留后,逐匡威。成德节度使王镕感激匡威救己,收纳之。匡威在镇州,以王镕年少,潜谋夺镇,事败被杀。李匡威,范阳(今北京市)人,光启元年(885)继其父为卢龙节度使。性豪爽,恃燕、蓟劲兵处,有雄天下意,多次联诸镇兵攻沙陀李克用,互有胜负,最后死于成德(今河北正定)。

时溥败死,朱全忠并徐州

景福二年(893),朱全忠围徐更急,时溥向兖州朱瑾求救。二月,瑾将兵二万救徐,全忠遣将霍存合朱友裕兵击徐、兖兵,大破之,瑾逃归兖州。徐兵复出,斩霍存。四月,朱全忠自引军攻徐,部将庞师古攻拔州城,时溥举族登楼自焚死,全忠遂又并一镇。时溥,徐州人,为州牙将,中和元年(881)逐节度使支详自为留后,成为强藩之一。参与围剿黄巢起义军,并追杀黄巢,传首京师。因居功第一,进位三公,任使相。后与朱全忠争功,长年战争,六、七年间,徐州一带战争不息,百姓无法耕种,又遭水灾,百姓大量死亡,最后时溥终于城破身死。

王建杀陈敬瑄、田令孜

王建屡上表请杀陈敬瑄、田令孜兄弟,朝廷不许。景福二年(893)四月,建使人告陈敬瑄谋反,杀之于新津(今四川)。又告田今孜潜通凤翔,下狱死。然后上奏。田令孜,本姓陈,字仲则,蜀人。懿宗时随养父(田姓)入内侍省,历任小马坊使,监诸镇用兵。僖宗即位,擢为左神策军中尉。令孜知书,能理事,僖宗呼为”阿父”,政事一以委之。令孜把持大权,恃宠贪暴,侵凌皇帝。广明元年(880)黄巢起义军入长安,令孜拥僖宗奔蜀。中和元年(881),僖宗至成都,进令孜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兼判四卫事,封国公。光启元年(885),僖宗还长安,以令孜为左右神策十军使。当时国库空虚,军费不足,令孜奏请收安邑、解县(今山西)两盐池之利全归神策军,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不奉诏,上表陈诉令孜十罪。令孜率禁军讨重荣,重荣引河东节度使李克用为援,共拒令孜,禁军大败。令孜焚长安坊市,挟僖宗逃往凤翔转兴元(今陕西汉中)。僖宗两次播迁,人皆归咎令孜。令孜自知不为众所容,乃自署为西川监军使,奔成都,依其兄西川节度使陈敬瑄。陈敬瑄,田令孜胞兄。少贱为饼师,后入神策军。田令孜为左军中尉,敬瑄缘藉擢左金吾卫将军、检校尚书右仆射、西川节度使。中和元年(881)迎僖宗幸蜀,进位宰相,封梁国公。僖宗返长安,敬瑄供献丰厚,进爵颍川王。昭宗立,田令孜得罪,依庇于敬瑄,诏削敬瑄官爵,以宰相韦昭度代领节度使。敬瑄与令孜举兵拒诏,与王建战争连年。大顺二年(891)三月朝廷以连年征战,未能克成都,诏复敬瑄官爵,召韦昭度还。王建拒诏不罢兵,尽取西川州县。成都被围三年,城中粮尽,敬瑄乃与田令孜开城降,称有先帝铁券免死。王建囚其兄弟二人于新津,两年后,以谋反罪杀之。

卢龙兵攻成德

景福二年(893)六月,卢龙节度使李匡筹出兵攻成德节度使王镕,以报镕杀其兄李匡威之仇。

成德助河东攻李存孝

景福二年(893)七月,成德节度使王镕遣兵救邢州,兵败平山(今河北平山)。李克用乘胜进击镇州(今河北正定),镕惧,请以兵粮二十万助攻邢州,克用许之。于是河东军合成德三万军合围邢州(今河北邢台)攻李存孝。

钱谬筑杭州罗城

景福二年(893)闰五月,诏以武胜防御使钱谬为苏杭观察使。七月,钱谬发民夫二十万及军士筑杭州罗城,周七十里。九月,诏以钱谬为镇海节度使,驻节杭州。

刘仁恭奔河东

幽州将刘仁恭为士卒拥戴,奉为帅。景福二年(893)四月,攻节度使李匡筹,至居庸关为卢龙府兵战败。仁恭奔河东,李克用厚待之。此为晋、燕相结及交恶之张本。

杨行密克庐州

杨行密所署庐州刺史蔡俦先前曾附于孙儒。儒既败,俦遂阻兵以拒行密。景福元年(892)十一月,蔡俦发杨行密祖父墓,并求救于朱全忠,与舒州刺史倪章连兵拒行密。行密遣李神福将兵讨俦。景福二年(893)四月,行密会田君兵合围庐州(今安徽合肥),庐州将张颢逾城来降。七月,杨行密克庐州,斩蔡俦。左右请发俦父母冢,行密不从。

王氏据闽

范晖据福州,骄侈失众心。景福元年(892)二月泉州刺史王潮遣从弟王彦复为都统,弟王审知为都监,将兵攻福州,附近民夷皆自愿来助。景福二年(893)五月,范晖求救于威胜节度使董昌,昌发浙南兵五千赴援。王潮围攻更急,城中食尽,范晖弃城走,援兵亦还。二日,王彦复等入福州城。范晖逃至海边为将士所杀。王潮在福州自称留后,汀(今福建长汀)、建(今福建建瓯)二州自动来降,山海间二十余股海盗或降或溃,王氏自此据有七闽。十月,诏以王潮为福建观察使。

张雄卒

景福二年(893)七月,升州(今南京市)刺史张雄卒,冯弘铎代为刺史。张雄,泗州涟水(今江苏)人。与里人冯弘铎皆为时溥武宁军偏将,后同叛时溥,渡江据苏州,有兵五万。又使别将据上元,收周宝散兵,得数万,乃欲治南朝台城为府,旌旗衣服僭王者。大顺元年(890),诏以上元为升州,授雄刺史,未几卒。雄善驭众,部下立庙以追思之。

诏讨李茂贞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骄横跋扈,昭宗以武臣难制,景福二年(892)闰五月,解神策军四都头兵权,令为外州镇节度使。七月,茂贞上表及遗宰相杜让能书,辞语不逊,帝怒。茂贞又数上表,恃功骄横,帝益怒,决计讨茂贞,令杜让能专其事。八月,以嗣覃王嗣周为京西招讨使,神策大将军李秽为副,率禁兵三万出讨。李茂贞与邠宁节度使王行瑜合兵六万相拒,屯军盩厔(今陕西周至)。茂贞等所将皆百战边兵,禁军则皆新募市井少年,一触即溃。茂贞等乘胜进逼长安,京师大震。

杨行密取歙州

景福二年(893)八月,杨行密遣田君攻歙州(今安徽歙县)。歙州刺史裴枢固守,城久不下。杨行密部诸将为刺史者多贪暴,独池州团练使陶雅宽厚得民,歙人声称,得陶雅为刺史则降。行密即以雅为歙州刺史,雅入歙州,尽礼见裴枢,送之还朝。

李茂贞逼昭宗赐杜让能死

昭宗欲讨李茂贞,宰相杜让能恐徒受晁错之诛,而不能成事,帝许不以成败责之,让能以死奉诏。官军败,李茂贞进围京师,请诛首议用兵者。崔昭纬阴结李茂贞,称用兵皆出杜太尉,而非昭宗意。茂贞表让能罪,请诛。景福二年(893)九月,贬让能梧州刺史;斩宦官观军容使西门君遂、内枢密使李周潼及段诩。昭宗遣使告茂贞,谓议举兵者三人已死,非让能之罪。茂贞不听。十月,诏赐杜让能及其弟杜弘徽自尽,并布告中外,表其罪状。自是朝廷仰邠、岐二镇鼻息,南、北司往往依附二镇以邀恩泽。

李茂贞尽有十五州

景福二年(893)十月,制复以李茂贞为凤翔节度使兼山南西道节度使、守中书令。于是茂贞尽有凤翔(今陕西)、兴元(今陕西汉中)、洋(今陕西西乡)、陇秦(今陕西陇县)等十五州之地。

王行瑜求尚书令

景福二年(893)十月,邠宁节度使(今陕西彬县)守侍中兼中书令王行瑜求为尚书令。韦昭度密奏:“尚书令自太宗后即不以授人臣,郭子仪以大功拜尚书令,终身避让,安可给王行瑜?”十一月,诏以行瑜为太师,赐号尚父,并赐铁券,终未给尚书令。

邓处纳得潭州

光启二年(886),武安节度使周岳杀闵据有潭州(今湖南长沙)。邵州(今湖南邵阳)刺史邓处纳发誓报仇,训卒厉兵八年。景福二年(893)十二月,处纳结朗州(今湖南常德)刺史雷满共攻潭州,克城,斩周岳,自称留后。次年(894)二月,诏以邓处纳为武安节度使(驻长沙)。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上之中景福二年(癸丑,公元八九三年)

春,正月,时溥遣兵攻宿州,刺史郭言战死。

东川留后顾彦晖既与王建有隙,李茂贞欲抚之使从己,秦恢复更赐彦晖节;诏以彦晖为东川节度使,茂贞又奏遣知兴元府事李继密救梓州,未几,建遣兵败东川、凤翔之兵于利州,彦晖求和,请与茂贞绝。乃许之。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自请镇兴元,诏以茂贞为山南西道兼武定节度使,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同平章事,充凤翔节度使,又割果、阆二州隶武定军。茂贞欲兼得凤翔,不奉诏。

二月,甲戌,加西川节度使王建同平章事。

李克用引兵围邢州,王镕遣牙将王藏海致书解之,克用怒,斩藏海,进兵击镕,败镇兵于平山,辛巳,攻天长镇,旬日不下。镕出兵三万救之,克用逆战于叱日岭下,大破之,斩首万馀级,馀众溃去。河东军无食。脯其尸而啖之。

时溥求救于朱瑾,朱全忠遣其将霍存将骑兵三千军曹州以备之。瑾将兵二万救徐州,存引兵赴之,与朱友裕合击徐、兖兵于石佛山下,大破之,瑾遁归兖州。辛卯,徐兵复出,存战死。

李克用进下井陉,李存孝将兵救王镕,遂入镇州,与镕计事,镕又乞师于朱全忠,全忠方与时溥相攻,不能救,但遗克用书,言“邺下有十万精兵,抑而未进。”克用复书:“倘实屯军邺下,颙望降临;必欲真决雌雄,愿角逐于常山之尾。”甲午,李匡威引兵救镕,败河东兵于元氏,克用引还邢州。镕犒匡威于藁城,辇金帛二十万以酬之。

朱友裕围彭城,时溥数出兵,友裕闭壁不战。朱瑾宵遁,友裕不追,都虞候朱友恭以书谮友裕于全忠。全忠怒,驿书下都指挥使庞师古,使代之将,且按其事。书误达于友裕,友裕大惧,以二千骑逃入山中,潜诣砀山,匿于伯父全昱之所。全忠夫人张氏闻之,使友裕单骑诣汴州见全忠,泣涕拜伏于庭;全忠命左右捽抑,将斩之,夫人趋就抱之,泣曰“汝舍兵众,束身归罪,无异志明矣。”全忠悟而舍之,使权知许州。友恭,寿春人李彦威也,幼为全忠家僮,全忠养以为子。张夫人,砀山人,多智略,全忠敬惮之,虽军府事,时与之谋议;或将兵出,中途,夫人以为不可,遣一介召之,全忠立为之返。

庞师古攻佛山寨,拨之,自是徐兵不敢出。

李匡威之救王镕也,将发幽州,家人会别,弟匡筹之妻美,匡威醉而淫之。二月,匡威自镇州还,至博野,匡筹据军府自称留后,以符追行营兵。匡威众溃归,但与亲近留深州,进退无所之,遣判官李抱真入奏,请归京师。京师屡更大乱,闻匡威来,坊市大恐,曰:“金头王来图社稷。”士民或窜匿山谷。王镕德其以己故致失地,迎归镇州,为筑第,父事之。

以渝州刺史柳玭为泸州刺史,柳氏自化绰以来,世以孝悌礼法为士大夫所宗。玼御史大夫,上欲以为相。宦官恶之,故久谪于外。玼戒其子弟曰:“凡门地高,可畏不可恃也。立身行己,一事有失,是得罪重于他人,死无以见先人于地下,此其所以可畏也。门高则骄心易生,族盛则为人所嫉;懿行实才,人未之信,小有玼,众皆指之。此其所以不可恃也。故膏梁子弟,学宜加勤,行宜加励,仅得比他人耳!”

王建屡请杀陈敬瑄、田令孜、朝廷不许。夏,四月,乙亥,建使人告敬瑄谋作乱,杀之新津。又告令孜通凤翔书,下狱死。建使节度判官冯涓草表奏之曰:“开匣出虎,孔宣父不责他人;当路斩蛇,孙叔敖盖非利己。专杀不行于阃外,先机恐失于彀中。”涓,宿之孙也。

汴军攻徐州,累月不克。通事官张涛以书白朱全忠云:“进军时日非良,故无功。”全忠以为然,敬翔曰:“今攻城累月,所费甚多,徐人已困,旦夕且下,使将士闻此言,则懈于攻取矣。”全忠乃焚其书。癸未,全忠自将如徐州;戊子,庞师古拨彭城,时溥举族登燕子楼自焚死。己丑,全忠入彭城,以宋州刺史张廷范知感化留后,奏乞朝廷除文臣为节度使。

李匡威在镇州,为王镕完城堑,缮甲兵,训士卒,视之如子,匡威以镕年少,且乐真定土风,潜谋夺之。李抱真自京师还,为之画策,阴以恩施悦其将士。王氏在镇久,镇人爱之,不徇匡威。匡威忌日,镕就第吊之。匡威素服衷甲,伏兵劫之,镕趋抱匡威曰:“镕为晋人所困,几亡矣,赖公以有今日;公欲得四州,此固镕之愿也,不若与公共归府,以位让公,则将土莫之拒矣。”匡威不以为然,与镕骈马,陈兵入府,会大风雷雨,屋瓦皆振。匡威入东偏门,镇之亲军闭之,有屠者墨君和自缺垣跃出,拳殴匡威甲士,挟镕于马上,负之登屋。镇人既得镕,攻匡威,杀之,并其族党。镕时年十七,体疏瘦,为君和所挟,颈痛头偏者累日。李匡筹奏镕杀其兄,请举兵复冤;诏不许。

幽州将刘仁恭将兵戍蔚州,过期未代,士卒思归。会李匡筹立,戍卒奉仁恭为帅,还攻幽州,至居庸关,为府兵所败。仁恭奔河东,李克用厚待之。

李神福围庐州;甲午,杨行密自将诣庐州,田頵自宣州引兵会之。初,蔡人张颢以骁勇事秦宗权,后从孙儒,儒败,归行密,行密厚待之,使将兵戍庐州。蔡俦叛,颢更为之用。及围急,颢逾城来降,行密以隶银枪都使袁稹。稹以颢反复,白行密,请杀之,行密恐稹不能容,置之亲军。稹,陈州人也。

王彦复、王审知攻福州,久不下。范晖求救于威胜节度使董昌,昌与陈岩婚姻,发温、台、婺州兵五千救之。彦复、审知以城坚,援兵且至,士卒死伤多,白王潮,欲罢兵更图后举,潮不许。请潮自临行营,潮报曰:“兵尽添兵,将尽添将,兵将俱尽,吾当自来。”彦复、审知惧,亲犯矢石急攻之。五月,城中食尽,晖知不能守,夜,以印授监军,弃城走,援兵亦还。庚子,彦复等入城。辛丑,晖亡抵沿海都,为将士所杀。潮入福州,自称留后,素服葬陈岩,以女妻其子延晦,厚抚其家。汀、建二州降,岭海间群盗二十馀辈皆降溃。

闰月,以武胜防御使钱镠为苏杭观察使。又以扈跸都头曹诚为黔中节度使,耀德都头李鋋为镇海节度使,宣威都头孙惟晟为荆南节度使,六月,以捧日都头陈佩为岭南东道节度使,并同平章事。时李茂贞跋扈,上以武臣难制,欲用诸王代之,占攵城等四人皆加恩,解兵柄,令赴镇。

李匡筹出兵攻王镕之乐寿、武强,以报杀匡威之耻。

秋,七月,王镕遣兵救邢州;李克用败之于平山,壬申,进击镇州。镕惧,请以兵粮二十万助攻邢州,克用许之。克用治兵于栾城,合镕兵三万进屯任县,李存信屯琉璃陂。

丁亥,杨行密克庐州,斩蔡俦。左右请发俦父母冢,行密曰:“俦以此得罪,吾何为效之!”

加天雄节度使李茂庄同平章事。

钱镠发民夫二十万及十三都军士筑杭州罗城,周七十里。

升州刺史张雄卒,冯弘铎代之为刺史。

李茂贞恃功骄横,上表及遗杜让能书,辞语不逊。上怒,欲讨之,茂贞又上表,略曰:“陛下贵为万乘,不能庇元舅之一身;尊极九州,不能戮复恭之一竖。”又曰:“今朝廷但观强弱,不计是非。”又曰:“约衰残而行法,随盛壮以加恩;体物锱铢,看人衡纩。”又曰:“军情易变,戎马难羁,唯虑甸服生灵,因兹受祸,未审乘舆播越,自此何之!”上益怒,决讨茂贞,命杜让能专掌其事,让能谏曰:“陛下初临大宝,国步末夷,茂贞近在国门,臣愚以为未宜与之构怨,万一不克,悔之无及。”上曰:“王室日卑,号令不出国门,此乃志士愤痛之秋。药弗瞑眩,厥疾弗瘳。朕不能甘心为孱懦之主,愔愔度日,坐视陵夷。卿但为朕调兵食,朕自委诸王用兵,成败不以责卿!”让能曰:“陛下必欲行之,则中外大臣共宜协力以成圣志,不当独以任臣。”上曰:“卿位居元辅,与朕同休戚,无宜避事!”让能泣曰:“臣岂敢避事!况陛下所欲行者,宪宗之志也;顾时有所未可,势有所不能耳。但恐他日臣徒受晁错之诛,不能弭七国之祸也。敢不奉诏,以死继之!”上乃命让能留中书,计画调度,月馀不归。崔昭纬阴结邠、岐,为之耳目,让能朝发一言,二镇夕必知之。李茂贞使其党纠合市人数百千人,拥观军容使西门君遂马诉曰:“岐帅无罪,不宜致讨,使百姓涂炭。”君遂曰:“此宰相事,非吾所及。”市人又邀崔昭纬、郑延昌肩舆诉之,二相曰:“兹事主上专委杜太尉,吾曹不预知。”市人因乱投瓦石,二相下舆走匿民家,仅自免,丧堂印及朝服。上命捕其唱帅者诛之,用兵之意益坚。京师民或亡匿山谷,严刑所不能禁。八月,以嗣覃王嗣周为京西招讨使,神策大将军李钅岁副之。

丙辰,杨行密遣田頵将宣州兵二万攻歙州;歙州刺史裴枢城守,久不下。时诸将为刺史者多贪暴,独池州团练使陶雅宽厚得民,歙人曰:“得陶雅为刺史,请听命。”行密即以雅为歙州刺史,歙人纳之。雅尽礼见枢,送之还朝。枢,遵庆之曾孙也。

朱全忠命庞师古移兵攻兖州,与朱瑾战,屡破之。

九月,丁卯,以钱镠为镇海节度使。

李存孝夜犯李存信营,虏奉诚军使孙考老。李克用自引兵攻邢州,掘堑筑垒环之。存孝时出兵突击,堑垒不能成。河东牙将袁奉韬密使人谓存孝曰:“大王惟俟堑成即归晋阳,尚书所惮者独大王耳,诸将非尚书敌也。大王若归,咫尺之堑,安能沮尚书之锋锐邪!”存孝以为然,按兵不出。旬日,堑垒成,飞走不能越,存孝由是遂穷。汴将邓季筠从克用攻邢州,轻骑逃归。朱全忠大喜,使将亲军。

乙亥,覃王嗣周帅禁军三万送凤翔节度使徐彦若赴镇,军于兴平。李茂贞、王行瑜合兵近六万,军于盩厔以拒之。禁军皆新募市井少年,茂贞、行瑜所将皆边兵百战之馀,壬午,茂贞等进逼兴平,禁军皆望风逃溃,茂贞等乘胜进攻三桥,京城大震,士民奔散,市人复守阙请诛首议用兵者。崔昭纬心害太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杜让能,密遗茂贞书曰:“用兵非主上意,皆出于杜太尉耳。”甲申,茂贞陈于临皋驿,表让能罪,请诛之。让能言于上曰:“臣固先言之矣,请以臣为解。”上涕下不自禁,曰:“与卿诀矣!”是日,贬让能梧州刺史,制辞略曰:“弃卿士之臧谋,构籓垣之深衅,咨询之际,证执弥坚。”又流观军容使西门君遂于儋州,内枢密使李周潼于崖州,段诩于欢州。乙酉,上御安福门,斩君遂、周潼、诩,再贬让能雷州司户。遣使谓茂贞曰:“惑朕举兵者,三人也,非让能之罪。”以内侍骆全瓘、刘景宣为左右军中尉。

壬辰,以东都留守韦昭度为司徒、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御史中丞崔胤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胤,慎由之子也,外宽弘而内巧险,与崔昭纬深相结,故得为相。季父安潜谓所亲曰:“吾父兄刻苦以立门户,终为缁郎所坏!”缁郎,胤小字也。

李茂贞勒兵不解,请诛杜让能然后还镇,崔昭纬复从而挤之。冬,十月,赐让能及其弟户部侍郎弘徽自尽。复下诏布告中外,称“让能举枉错直,爱憎系于一时;鬻狱卖官,聚敛逾于巨万。”自是朝廷动息皆禀于邠、岐,南、北司往往依附二镇以邀恩泽。有崔鋋、王超者,为二镇判官,凡天子有所可否,其不逞者,辄诉于鋋、超,二人则教茂贞、行瑜上章论之,朝廷少有依违,其辞语已不逊。制复以茂贞为凤翔节度使兼山南西道节度使、守中书令,于是茂贞尽有凤翔、兴元、洋、陇秦等十五州之地。以徐彦若为御史大夫。

戊戌,以泉州刺史王潮为福建观察使。

舒州刺史倪章弃城走,杨行密以李神福为舒州刺史。

邠宁节度使、守侍中兼中书令王行瑜求为尚书令;韦昭度密奏:“太宗以尚书令执政,遂登大位,自是不以授人臣。惟郭子仪以大功拜尚书令,终身避让。行瑜安可轻议!”十一月,以行瑜为太师,赐号尚父,仍赐铁券。

十二月,朱全忠请徙盐铁于汴州以便供军;崔昭纬为全忠新破徐、郓,兵力倍增,若更判盐铁,不可复制,乃赐诏开谕之。

汴将葛从周攻齐州刺史朱威,朱瑄、朱瑾引兵救之。

初,武安节度使周岳杀闵勖,据潭州,邵州刺史邓处讷闻而哭之,诸将入吊,处讷曰:“吾与公等咸受仆射大恩,今周岳无状杀之,吾欲与公等竭一州之力,为仆射报仇,可乎?”皆曰:“善!”于是训卒厉兵,八年,乃结朗州刺史雷满共攻潭州,克之,斩岳,自称留后。

相关文档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