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91年 >>

891年

891年,中国纪年是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大顺二年,历史大事是杨行密败孙儒兵。

891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大顺二年

杨行密败孙儒兵

大顺二年(891)正月,孙儒乘胜尽举本部兵渡江,自润州转战而南,杨行密部将田君、安仁义等屡败,城戍皆望风奔溃,儒将李从立进至宣州(今安徽宣城)东溪,行密未及守备,众心危惧。行密遣五百人屯宛溪之西,来回往返为疑兵,从立以为敌大军至,急引去。孙儒前军至溧水(今安徽),行密派都指挥使李神福拒战,先退以示怯,趁儒军松懈不设备时夜袭,俘斩千人。

西川罢兵

大顺二年(891)二月,朝廷以韦昭度帅诸道兵十余万讨陈敬瑄、田令孜,三年不能克,官军馈运不继,议欲息兵。三月二十五日,诏复敬瑄官爵,令顾彦朗率本部兵归梓州(今四川三台),王建率本部兵归邛州(今四川邛崃)。

王建取成都,尽占西川

成都被围已久,因乏食而饿殍狼藉,陈敬瑄、田令孜施酷刑以镇定人心。王建见罢兵制书,不肯撤围。大顺二年(89D四月,建送韦昭度回朝。韦昭度以行营招讨使印节授王建。建于是急攻成都,又用反间计,使城内上下离心。时西川辖境州县已皆为王建所取,八月二十四日夜,田令孜携西川印节诣王建营投降。二十五日,陈敬瑄开门迎建入城。建自称西川留后,十月,自任节度使,废永平军。王建对田令孜、陈敬瑄以礼相待,其部将有才干者皆加选用,建谦恭俭素,留心政事,容纳直言,欲图霸业。

李克用取云州

大顺二年(891)四月,李克用大举进攻赫连铎,先败其兵,进围云州(今山西大同)。七月,赫连铎食尽,奔吐谷浑部,后归于幽州(今北京)。李克用表大将石善友为大同防御使。

东川易帅

大顺二年(891)九月,东川节度使顾彦朗卒,军中推其弟彦晖知留后,十二月,诏命为节度使。顾彦朗,丰州(今内蒙五原南)人,先与弟彦晖并为天德军小校,参加围剿黄巢农民军,复京师,累迁右卫大将军。僖宗光启(885-888)中拜东川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诏禁军讨杨复恭

左神策军中尉杨复恭专制朝政,诸假子皆为节度使、刺史,又养宦官子六百人皆为监军。李顺节既宠贵,与复恭争权,尽以复恭阴事告昭宗。大顺二年(891)八月,诏出复恭为凤翔监军,复恭称疾求致仕。九月八日,昭宗同意复恭致仕,复恭派人刺杀宣诏使者。十月,昭宗命李顺节率禁军攻复恭宅第,复恭奔兴元(今陕西汉中),依其假子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等,举兵拒朝廷。

李克用掠成德

大顺二年(891)十月,李克用攻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镕,斩获万计。卢龙节度使李匡威引幽州(今北京)兵赴救,克用大掠而还,屯军邢州(今河北邢台)。

朱全忠与二朱(瑄、瑾)互攻

大顺二年(891)十一月,天平(驻治郓城)节度使朱瑄所属曹州都将郭铢杀刺史郭词,降于朱全忠;泰宁(驻治兖州)节度使朱瑾率兵万余人攻朱全忠所属单州(今山东单县)。十二月,朱全忠遣将丁会、张归霸战于金乡(今山东),大破泰宁军,瑾单骑走免。

杨守亮攻东川、金州

大顺二年(891)十二月,朝廷册顾彦晖为东川节度使,遣使者赐旌节,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夺之,并发兵攻梓州(今四川三台)。彦晖向王建求救,建军来援,守亮军退走。守亮又欲自金(今陕西安康)、商(今陕西商县)袭京师,昭信防御使冯行袭引兵逆击,大破守亮军。

福建易帅

大顺二年(891)末,福建观察使陈岩疾病,遣使召泉州刺史王潮,欲授以军政,未至而岩卒。岩妻弟都将范晖唆使将士推己为留后,发兵拒潮。

宰相张浚、孔纬遭贬

宰相张浚、孔纬力主讨伐李克用,及兵败,大顺二年(891)正月九日,诏削二人宰相职,贬孔纬为荆南节度使,张浚为鄂岳观察使。以翰林学士承旨崔昭纬和御史中丞徐彦若同平章事。宦官首领杨复恭与孔纬有隙,使人劫纬于路,盗其资装,斩其旌旗,纬仅以身免。李克用复上表追责张、孔二人罪。诏再贬孔纬均州刺史、张浚连州刺史。复李克用官爵,使归晋阳(今太原)。二月,加李克用中书令,再贬张浚绣州司户。

王师范任平卢节度使

王师范遣卢弘击棣州刺史张蟾,弘以师范年少(十六岁),不服调遣,引兵还攻师范,师范诱杀之。师范乃慰谕士卒,厚赏部下,自率兵以攻棣州(今山东惠民东南),执斩张蟾。朝廷所命平卢节度使崔安潜逃归京师。诏以师范为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和谨好学,对治民官县令尤为恭敬,自称”百姓王师范”,迎而拜之,曰:”如敬桑梓,所以教子孙不忘本也。”

朱全忠为孔纬、张浚讼冤

宰相张浚、孔纬贬谪远外,张浚行至蓝田(今陕西),逃奔华州(今陕西华县)依韩建,与孔纬密求救于朱全忠。大顺二年(891)三月,全忠上表为纬、浚二人讼冤。朝廷不得已,并听自便。孔纬行至商州(今陕西商县)而还,与张浚皆寄寓华州。

朱瑄斩安知建

河东将邢洺节度使安知建潜通朱全忠,李克用表以李存孝代之。知建逃奔青州(今山东益都),朝廷任为神武统军。知建率麾下三千人欲归京师,大顺二年(891)三月,过郓州(今山东东平西北)。时朱瑄正与朱全忠交恶,与李克用和睦,乃伏兵河上,斩安知建,传首晋阳(今山西太原)。

孙儒焚扬州渡江,杨行密再据淮南

大顺二年(891)四月,杨行密遣刘威等将兵三万击孙儒于黄池(今安徽当涂境内),威等大败。孙儒驻军黄池,五月,大水冲没诸营,乃还扬州,使其将康暀据和州,安景思据滁州。杨行密遣其将李神福攻和、滁,康暀降,安景思走。七月,朱全忠遣使与杨行密约共攻孙儒。儒自恃兵强,欲先灭行密,后敌全忠,移牒藩镇,数行密、全忠之罪。于是悉焚扬州庐舍,尽驱丁壮及妇女渡江,杀老弱以充食。杨行密命将复入扬州,灭余火,赈饥民。十二月,孙儒焚掠苏、常、引兵逼宣州(今安徽宣城),屡破行密之兵,旌旗辎重亘百余里。时钱谬复据苏州,行密求救于谬,谬以兵食相助。

李顺节被杀

天威都将李顺节恃宠骄横,出入常以兵自随。神策军左、右中尉刘景宣、西门君遂深为厌恶,告昭宗请除隐患。大顺二年(891)十二月十二日,景宣、君遂以诏召顺节入银台门内,斩其首。百官表贺。892年四月,西门君遂又杀党于顺节之天威军使贾德晟,天威军千余骑奔凤翔李茂贞。李顺节即杨守立。龙纪元年(889)昭宗赐名李顺节,加平章事衔以示宠。顺节遂归心昭宗,领兵攻杨复恭宅第,然终以骄横被杀。

仰山慧寂禅师卒

大顺二年(891),佛教沩仰宗仰山慧寂禅师卒。慧寂(814-891),韶州(今广东韶关)人,俗姓叶。年十五欲出家,父母不许,哀恳良久,并断两指以明其志。十七岁时依南华寺通禅师剃落。未俟登具,即出游方。初谒耽源,已悟玄旨,继参沩山,遂登堂奥。依住十五年,出世王莽山,迁袁州(今江西宜春)仰山,学徒臻萃,盛冠一方。后复迁观音,接机利物,为世楷模。大顺二年卒于韶州东平山,寿七十七。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上之上大顺二年(辛亥,公元八九一年)

春,正月,罗弘信军于内黄。丙辰,朱全忠击之,五战皆捷,到永定桥,斩首万馀级。弘信惧,遣使厚币请和。全忠命止焚掠,归其俘,还军河上。魏博自是服于汴。

庚申,制以太保、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孔纬为荆南节度使,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浚为鄂岳观察使。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崔昭纬同平章事,御史中丞徐彦若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昭纬,慎由从子;彦若,商之子也。杨复恭使人劫孔纬于长乐坡,斩其旌节,资装俱尽,纬仅能自免。李克用复遣使上表曰:“张浚以陛下万代之业,邀自己一时之功,知臣与朱温深仇,私相连结。臣今身无官爵,名是罪人,不敢归陛下籓方,且欲于河中寄寓,进退行止,伏俟指麾。”诏再贬孔纬均州刺史,张浚连州刺史。赐克用诏,悉复其官爵,使归晋阳。孙儒尽举淮、蔡之兵济江,癸酉,自润州转战而南,田頵、安仁义屡败退,杨行密城戍皆望风奔溃。儒将李从立奄至宣州东溪,行密守备尚未固,众心危惧,夜,使其将合肥台濛将五百人屯溪西;濛使士卒传呼,往返数四,从立以为大众继至,遽引去。儒前军至溧水,行密使都指挥使李神福拒之。神福阳退以示怯,儒军不设备,神福夜帅精兵袭之,俘斩千人。

二月,加李克用守中书令,复李罕之官爵;再贬张浚绣州司户。

韦昭度将诸道兵十馀万讨陈敬瑄,三年不能克,馈运不继,朝议欲息兵。三月,乙亥,制复敬瑄官爵,令顾彦朗、王建各帅众归镇。

王师范遣都指挥使卢弘击攻棣州刺史张蟾,弘引兵还攻师池,师范使人以重赂迎之,曰:“师范童騃,不堪重任,愿得避位,使保首领,公之仁也。”弘以师范年少,信之,不设备。师范密谓小校安丘刘鄩曰:“汝能杀弘,吾以汝为大将。”弘入城,师范伏甲而享之,鄩杀弘于座及其党数人。师范慰谕士卒,厚赏重誓,自将以攻棣州,执张蟾,斩之。崔安潜逃归京师。师范以鄩为马步副都指挥使。诏以师范为平卢节度使。师范和谨好学,每本县令到官,师范辄备仪卫往谒之;令不敢当,师范命客将挟持,令坐于听事,自称“百姓王师范”,拜之于庭。僚佐或谏,师范曰:“吾敬桑梓,所以教子孙不忘本也。”

张浚至蓝田,逃奔华州依韩建,与孔纬密求救于朱全忠。全忠上表为纬、浚讼冤,朝廷不得已,并听自便。纬至商州而还,亦寓居华州。

邢洺节度使安知建潜通朱全忠,李克用表以李存孝代之。知建惧,奔青州,朝廷以知建为神武统军。知建帅麾下三千人将诣京师,过郓州。朱瑄与克用方睦,伏兵河上,斩之,传首晋阳。

夏,四月,有彗星见于三台,东行入太微,长十丈馀。甲申,赦天下。

成都城中乏食,弃儿满路。民有潜入行营贩米入城者,逻者得之,以白韦昭度,昭度曰:“满城饥甚,忍不救之!”释勿问。亦有白陈敬瑄者,敬瑄曰:“吾恨无术以救饿者,彼能如是,勿禁也。”由是贩者浸多,然所致不过斗升,截筒,径寸半,深五分,量米而鬻之,每筒百馀钱,饿殍狼籍。军民强弱相陵,将吏斩之不能禁;乃更为酷法,或断腰,或斜劈,死者相继而为者不止。人耳目既熟,不以为惧。吏民日窘,多谋出降,敬瑄悉捕其族党杀之,惨毒备至。内外都指挥使、眉州刺史成都徐耕,性仁恕,所全活数千人。田令孜曰:“公掌生杀而不刑一人,有异志邪?”耕惧,夜,取俘囚戮于市。

王建见罢兵制书,曰:“大功垂成,奈何弃之!”谋于周庠,庠劝建请韦公还朝,独攻成都,克而有之。建表称:“陈敬瑄、田令孜罪不可赦,愿毕命以图成功。”昭度无如之何,由是未能东还。建说昭度曰:“今关东籓镇迭相吞噬,此腹心之疾也,相公宜早归庙堂,与天子谋之。敬瑄,疥癣耳,当以日月制之,责建,可办也!”昭度犹豫未决。庚子,建阴令东川将唐友通等擒昭度亲吏骆保于行府门,脔食之,云其盗军粮。昭度大惧,遽称疾,以印节授建,牒建知三使留后兼行营招讨使,即日东还。建送至新都,跪觞马前,泣拜而别。昭度甫出剑门,即以兵守之,不复内东军。昭度至京师,除东都留守。建急攻成都,环城烽堑亘五十里。有狗屠王鹞,请诈得罪亡入城说之,使上下离心,建遣之。鹞入见陈敬瑄、田令孜,则言“建兵疲食尽,将遁矣”,出则鬻茶于市,阴为吏民称建英武,兵势强盛;由是敬瑄等懈于守备而众心危惧。建又遣其将京兆郑渥诈降以觇之,敬瑄以为将,使乘城,既而复以诈得归。建由是悉知城中虚实,以渥为亲从都指挥使,更姓名曰王宗渥。

以武安节度使周岳为岭南西道节度使。

李克用大举击赫连铎,败其兵于河上,进围云州。

杨行密遣其将刘威、朱延寿将兵三万击孙儒于黄池,威等大败。延寿,舒城人也。孙儒军于黄池,五月,大水,诸营皆没,乃还扬州,使其将康暀据和州,安景思据滁州。

丙午,立皇子祐为德王。

杨行密遣其将李神福攻和、滁,康暀降,安景思走。

秋,七月,李克用急攻云州,赫连铎食尽,奔吐谷浑部,既而归于幽州。克用表大将石善友为大同防御使。

朱全忠遣使与杨行密约共攻孙儒。儒恃其兵强,欲先灭行密,后敌全忠,移牒籓镇,数行密、全忠之罪,且曰:“俟平宣、汴,当引兵入朝,除君侧之恶。”于是悉焚扬州庐舍,尽驱丁壮及妇女渡江,杀老弱以充食。行密将张训、李德诚潜入扬州,灭馀火,得谷数十万斛以赈饥民。泗州刺史张谏贷数万斛以给军,训以行密之命馈之,谏由是德行密。

邢洺节度使李存孝劝李克用攻镇州,克用从之。八月,克用南巡泽潞,遂涉怀孟之境。

朱全忠遣其将丁会攻宿州,克其外城。

乙未,孙儒自苏州出屯广德,杨行密引兵拒之。儒围其寨,行密将上蔡李简帅百馀人力战,破寨,拔行密出之。

王建攻陈敬瑄益急,敬瑄出战辄败,巡内州县率为建所取。威戎节度使杨晟时馈之食,建以兵据新都,彭州道绝。敬瑄出,慰勉士卒,皆不应。辛丑,田令孜登城谓建曰:“老夫向于公甚厚,何见困如是?”建曰:“父子之恩岂敢忘!但朝廷命建讨不受代者,不得不然。倘太师改图,建复何求!”是夕,令孜自携西川印节诣建营授之,将士皆呼万岁。建泣谢,请复为父子如初。先是,建常诱其将士曰:“成都城中繁盛如花锦,一朝得之,金帛子女恣汝曹所取,节度使与汝曹迭日为之耳!”壬寅,敬瑄开城迎建。建署其将张勍为马步斩斫使,使先入城。乃谓将士曰:“吾与汝曹三年百战,今始得城,汝曹不忧不富忠,慎勿焚掠坊市。吾已委张勍护之矣,彼幸执而白我,我犹得赦之;若先斩而后白,吾亦不能救也!”既而士卒有犯令者,勍执百馀人,皆捶其胸而杀之,积尸于市,众莫敢犯。故时人谓勍为“张打胸”。癸卯,建入城,自称西川留后。小校韩武数于使厅上马,牙司止之,武怒曰:“司徒许我迭日为节度使;上马何为!”建密遣人刺杀之。

初,陈敬瑄之拒朝命也,田信孜欲盗其军政,谓敬瑄曰:“三兄尊重,军务烦劳,不若尽以相付,日具记事咨呈,兄但高居自逸而已。”敬瑄素无智能,忻然许之。自是军事皆不由己,以至于亡。建表敬瑄子陶为雅州刺史,使随陶之官,第二年,罢归,寓居新津,以一县租赋赡之。

癸丑,建分遣士卒就食诸州,更文武坚姓名曰王完阮,谢从本曰王宗本。陈敬瑄将佐有器干者,建皆礼而用之。

六军十二卫观军容使、左神策军中尉杨复恭总宿卫兵,专制朝政,诸假子皆为节度使、刺史,又养宦官子六百人,皆为监军。假子龙剑节度使守贞、武定节度使守忠不输贡赋,上表讪薄朝廷。上舅瑰求节度使,上访于复恭,复恭以为不可。瑰怒,诟之。瑰出入禁中,颇用事,复恭恶之,奏以为黔南节度使。至吉柏津,令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覆诸江中,宗族宾客皆死,以舟败闻。上知复恭所为,深恨之。李顺节既宠贵,与复恭争权,尽以复恭阴事告上,上乃出复恭为凤翔监军,复恭愠怼,不肯行,称疾,求致仕。九月,乙卯,以复恭为上将军致仕,赐以几杖。使者致诏命还,复恭潜遣腹心张绾刺杀之。

加护国节度使王重盈兼中书令。

东川节度使顾彦朗薨,军中推其弟彦晖知留后。

冬,十月,壬午,宿州刺史张筠降于丁会。

癸未,以永平节度使王建为西川节度使;甲申,废永平军。建既得西川,留心政事,容纳直言,好施乐士,用人各尽其才,谦恭俭素;然多忌好杀,诸将有功名者,多因事诛之。

杨复恭居第近玉山营,假子守信为玉山军使,数往省之。或告复恭与守信谋反,乙酉,上御安喜门,陈兵自卫,命天威都将李顺节、神策军使李守节将兵攻其第。张绾帅家众拒战,守信引兵助之,顺节等不能克。丙戌,禁兵守含光门,俟其开,欲出掠两市,遇刘崇望,立马谕之曰:“天子亲在街东督战,汝曹皆宿卫之士,当于楼前杀贼立功,勿贪小利,自取恶名。”众皆曰:“诺。”遂从崇望而东。守信之众望见兵来,遂溃走。守信与复恭挈其族自通化门出,趣兴元,永安都头权安追之,擒张绾,斩之。复恭至兴元,杨守亮、杨守忠、杨守贞及绵州刺史杨守厚同举兵拒朝廷,以讨李顺节为名。守厚,亦复恭假子也。

李克用攻王镕,大破镇兵于龙尾岗,斩获万计,遂拔临城,攻元氏、柏乡;李匡威引幽州兵救之。克用大掠而还,军于邢州。

十一月,曹州都将郭铢杀刺史郭词,降于朱全忠。

泰宁节度使朱瑾将万馀人攻单州。

乙丑,时溥将刘知俊帅众二千降于朱全忠。知俊,沛人,徐之骁将也。溥军自是不振。全忠以知俊为左右开道指挥使。

辛未,寿州将刘弘鄂恶孙儒残暴,举州降朱全忠。

十二月,乙酉,汴将丁会、张归霸与朱瑾战于金乡,大破之,杀获殆尽,瑾单骑走免。

天威都将李顺节恃恩骄横,出入常以兵自随。两军中尉刘景宣、西门君遂恶之,白上,恐其作乱。戊子,二人以诏召顺节,顺节入至银台门,二人邀顺节于仗舍坐语,供奉官似先知自后斩其首,从者大噪而出。于是天威、捧日、登封三都大掠永宁坊,至暮乃定,百官表贺。

孙儒焚掠苏、常,引兵逼宣州,钱镠复遣兵据苏州。儒屡破杨行密之兵,旌旗辎重亘百馀里。行密求救于钱镠,镠以兵食助之。

相关文档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