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96年 >>

896年

公元896年为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乾宁三年

魏博罗弘信绝晋

乾宁三年(896)闰正月,晋王李克用遣李存信率万骑假道于魏(今河北大名北)以救兖、郓。存信驭众不严,欺凌魏人,加上朱全忠挑拨,魏博节度使罗弘信发兵三万夜袭晋军,存信折兵什之二、三,委弃资粮兵仗万数。自是,魏博与河东绝,结好朱全忠,使朱全忠得专意于东方。四月,李克用击罗弘信,攻洹水(今河北魏县西),杀魏博兵万余人。

张浚不得复相

乾宁三年(896)二月,朱全忠荐兵部尚书张浚,昭宗欲使其复相。李克用表请发兵击全忠,并威胁说:“浚朝为相,臣则夕至阙庭!”京师震骇,昭宗无奈,不再复张浚相位,下诏和解。

荆南成汭溯江取黔、渝

乾宁三年(896)五月,荆南(今湖北江陵)节度使成汭与其将许存溯长江而上略地,尽取滨江州县。武泰节度使王建肇弃黔州(今四川彭水),收余众保丰都(今四川)。许存又引兵西取渝(今四川重庆)、涪(今四川涪陵)二州,汭以其将赵武为黔中留后,存为万州(今四川万县刺史。存不得志,汭遣将袭万,存投奔王建。赵武攻丰都,王建肇不能守,亦西奔王建。

崔胤复相

昭宗以崔胤党于崔昭纬,乾宁三年(896)七月,出为武安节度使,赴湖南。同时,诏以翰林学士承旨陆扆同平章事。胤密求援于朱全忠,且教之营东都宫阙,表迎车驾。九月,全忠请以兵二万迎车驾,且言崔胤忠臣,不宜贬谪。镇国军节度使韩建初使昭宗贬胤,及得全忠表,大惧,遣使谕全忠,十七日,复以胤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又以翰林学士承旨崔远同平章事。崔胤恨陆扆代己,贬扆为陕州刺史。

杨行密掠地取苏、蕲

淮南节度使杨行密攻镇海(今浙江杭州)钱铝兵,镇海兵失利。乾宁三年(896)四月,杨行密围苏州,并四处略地。钱谬、钟传、杜洪畏杨行密之强,皆求援于朱全忠,全忠遣许州刺史朱友恭将兵万人渡淮赴援。五月,苏州将陆郢虏刺史成及,以州城降于行密。淮南将朱延寿围蕲州(今湖北蕲春),蕲州大将贾公铎及刺史冯敬章投降。延寿又进拔光州(今河南潢川),杀刺史刘存。杨行密自此全有淮南之地。

马殷据楚

乾宁三年(896)正月,武安节度使(今湖南长沙)刘建锋遣都指挥使马殷攻邵州(今湖南邵阳),久不克。刘建锋不亲政事,嗜酒,霸占部下陈瞻妻。四月瞻杀建锋,诸将杀瞻,迎行军司马张佶为留后。佶荐马殷,殷乃使副指挥使李琼留攻邵州,回长沙任武安军留后。张佶率群将吏拜谒毕,复为行军司马,代殷将兵攻邵州。九月,诏马殷判湖南军府事。乾宁四年(897)二月,张佶克邵州。

董昌败死

乾宁三年(896)正月,镇海节度使钱谬进击董昌。二月,朝廷因杨行密之请,赦董昌,复其官爵,钱谬不从。三月,镇海将顾全武攻馀姚,擒董昌将徐章。董昌使人觇钱谬兵,有言其强者即斩之,言其兵疲者则赏之。馀姚城降,顾全武进兵越州(今浙江绍兴)。五月,董昌出战而败,婴城自守。全武等围城,昌始惧,去帝号,复称节度使。顾全武急攻越州,克其外郭,骗董昌出而斩之。钱谬传昌首于京师,散其金帛以赏将士,开仓以振贫乏。董昌,杭州人,始籍土团军,中和三年(883)拒兵自领州事。时天下贡输不入,独昌赋献加倍,朝廷赖其赋,故拜检校太尉、使相,昌求越王不予,乾宁二年(895)称帝。至败死,犹有积粮三百万斛,金币大抵五百余帑,而兵不及万人。其横征暴敛,可见一斑。

兖、郓势衰

乾宁三年(896)三月,朱全忠遣庞师古将兵伐郓州(今山东东平西北),败朱瑄,围城。六月,汴将葛从周复击郓,大破郓、兖、河东兵。兖、郓属城皆为汴人所据,屡求救于李克用,克用发兵赴援,为罗弘信所阻,不得前,兖、郓由是势衰。

李克用、朱全忠交兵魏博

李克用攻魏博(今河北大名北),侵掠遍及魏、博、贝、卫、澶、相(今冀、鲁、豫境内)六州。乾宁三年(896)五月,朱全忠自郓(今山东东平西北)召骑将葛从周营于洹水(今河北魏县西)以救魏博。六月,克用引兵击从周,汴人多凿坎于阵前,以阻沙陀骑兵。阵中克用之子落落遇坎翻身下马,被汴人生擒,克用亲往救之,马遇坎亦失,险为汴人所擒。克用请修好以赎落落,全忠不许,押落落至魏,使罗弘信杀之。自是晋、魏之仇愈深,汴、魏之交益固。克用在魏博攻战无功,遂引军还河东。十月,克用又攻魏,败魏兵,朱全忠复遣葛从周屯洹水,克用又还。

赐崔昭纬死

王行瑜败死,崔昭纬贬梧州司马。昭纬复请朱全忠保荐,又厚赂诸王奏请复相。乾宁三年(896)五月八日,唐昭宗遣中使赐昭纬死,追及荆南(今湖北江陵)斩之。中外称快。崔昭纬、字蕴曜,清河人。进士及第,至昭宗时仕途通显,拜相,累进尚书右仆射,居相位凡八年。昭纬性阴险刻薄,内结宦官,外连藩镇,以控制皇帝。令族人崔铤事邠宁王行瑜幕府,每朝廷宰相议事,或诏令有不便己者,即使铤密告行瑜,使上书诘讦,自己则在朝内助外藩,致使三藩犯阙,皇帝奔命,宰相杜让能、韦昭度、李溪被杀。《新唐书》将其列入奸臣传。朱朴拜相唐昭宗愤天下淆乱,思得奇杰之士以作匡辅。国子博士朱朴自言若为宰相,月余可致太平,帝以为然。乾宁三年(896)八月,诏以朴为左谏议大夫、同平章事。朴为人庸俗鄙陋,迂腐孤僻,并无什么特长。及命为相,中外大惊。

李茂贞犯阙

自李克用返河东后,藩帅李茂贞、韩建复骄慢。昭宗还京师,于神策军外,更置安圣、保宁等军,选补数万人,使宗室诸王统率。李茂贞以为欲讨己,乾宁三年(896)六月引兵逼京师,覃王与战于郊,官军败绩。七月,昭宗奔渭北,镇国节度使韩建迫帝至华州(今陕西华县)。茂贞入据长安,焚烧宫室市坊。杨行密表请迁都江都,王建请帝幸成都,朱全忠与河南尹张全义表请迁都洛阳,皆欲迎天子,挟之以令诸侯。宰相畏韩建,不敢决政事,建移檄诸道,令共输资粮行在所。李克用奏将与邻道发兵入关中。十月,李茂贞上表请罪,献助修宫殿钱十五万贯,韩建复佐佑他,竟不出师攻讨。

钱镠据两浙

钱镠令两浙吏民上表,请以镠兼领浙东。乾宁三年(896)十月,朝廷不得已,以镠为镇海、威胜两军节度使,更威胜军曰镇东军。自此钱镠跨有浙西、浙东。

刘隐平广州军乱

乾宁三年(896),清海节度使薛王李知柔赴广州,行至湖南,广州牙将卢琚、谭弘玘据境拒之,阻兵端州(今广东肇庆)。封州刺史刘隐袭杀谭弘玘,又袭广州,斩卢琚。盛具仪仗迎知柔入广州。知柔表隐为行军司马。此为南汉建国张本。

郑谷从昭宗至华州

乾宁三年(896)七、八月间,郑谷从昭宗至华州(今陕西华县),居云台道观,编己作为《云台编》。郑谷,字守愚,生卒年不详。袁州宜春(今江西)人。光启三年(887)进士。乾宁四年(897)任都官郎中,世称郑都官。后辞归。司空图奇郑谷之才,曾拊其背曰:“当为一代风骚主”。僧齐己携《早梅诗》往谒,原句“后园深雪里,昨夜数枝开。”为改“数”字为“一”字,已大喜,拜为“一字师”。又以咏鹧鸪诗得名,称郑鹧鸪。其诗清新通俗,兼写景抒情之长,但流于浅率。曾与许裳、张乔等唱和往还,号“芳林十哲”。有《云台编》、《宜阳集》。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上之下乾宁三年(丙辰,公元八九六年)

春,正月,西川将王宗夔攻拔龙州,杀刺史田昉。丁已,刘建锋遣都指挥使马殷将兵讨蒋勋,攻定胜寨,破之。

辛未,安仁义以舟师至湖州,欲渡江应董昌,钱镠遣武勇都指挥使顾全武、都知兵马使许再思守西陵,仁义不能度。昌遣其将汤臼守石城,袁邠守馀姚。

闰月,克用遣蕃、汉都指挥使李存信将万骑假道于魏以救兖、郓,军于莘县。朱全忠使人谓罗弘信曰:“克用志吞河朔,师还之日,贵道可忧。”存信戢众不严,侵暴魏人。弘信怒,发兵三万夜袭之。存信军溃退。保洺州,丧士卒什二三,委弃资粮兵械万楼;史俨、李承嗣之军隔绝不得还。弘信自是与河东绝,专志于汴。金忠方图兖、郓,畏弘信议其后,弘信每有赠遗,全忠必对使者北向拜授之,曰:“六兄于予,倍年以长,固非诸邻之比。”弘信信之,全忠以是得专意东方。

丁亥,果州刺史张雄降于王建。

二月,戊辰,顾全武、许再思败汤臼于石城。上用杨行密之请,赦董昌,复其官爵;钱镠不从。以通王滋判侍卫诸将事。

朱全忠荐兵部尚书张浚,上欲复相之;李克用表请发兵击全忠,且言“浚朝为相,臣则夕至阙庭!”京师震惧,上下诏和解之。

三月,以天雄留后李继徽为节度使。

保大节度使李思孝表请致仁,荐弟思敬自代,诏以思孝为太师,致仕,思敬为保大留后。

朱全忠遣庞师古将兵伐郓州,败郓兵于马颊,遂抵其城下。

己酉,顾全武等攻馀姚,明州刺史黄晟遣兵助之;董昌遣其将徐章救馀姚,全武击擒之。

夏,四月,辛酉,河涨,将毁滑州城,朱全忠命决为二河,夹滑城而东,为害滋甚。

李克用击罗弘信,攻洹水,杀魏兵万馀,进攻魏州。

武安节度使刘建锋既得志,嗜酒,不亲政事。长直兵陈赡妻美,建锋私之。赡袖铁挝击杀建锋;诸将杀赡,迎行军司马张佶为留后。佶将入府,马忽踶啮,伤左髀。时马殷攻邵州未下,佶谢诸将曰:“马公勇而有谋,宽厚乐善,吾所不及,真乃主也。”乃以牒召之。殷犹豫未行,听直军将汝南姚彦章说殷曰:“公与刘龙骧、张司马,一体人也,今龙骧遇祸,司马伤髀,天命人望,舍公尚谁属哉!”殷乃使亲从都指挥使李琼留攻邵州,径诣长沙。

淮南兵与镇海兵战于皇天荡,镇海兵不利,杨行密遂围苏州。钱镠、钟传、杜洪畏杨行密之强,皆求援于朱全忠;全忠遣许州刺史朱友恭将兵万人渡淮,听以便宜从事。

董昌使人觇钱镠兵,有言其强盛者辄怒,斩之;言兵疲食尽,则赏之。戊寅,袁邠以馀姚降于镠;顾全武、许再思进兵至越州城下。五月,昌出战而败,婴城自守,全武等围之。昌始惧,去帝号,复称节度使。

马殷至长沙,张佶肩舆入府,坐受殷拜谒,已,乃命殷升听事,以留后让之,即趋下,帅将吏拜贺,复为行军司马,代殷将兵攻邵州。

癸未,苏州常熟镇使陆郢以州城应杨行密,虏刺史成及。行密阅及家所蓄,惟图书、药物,贤之,归,署行军司马。及拜且泣曰:“及百口在钱公所。失苏州不能死,敢求富贵!愿以一身易百口之死!”引佩刀欲自刺。行密遽执其手,止之,馆于府舍。其室中亦有兵仗,行密每单衣诣之,与之共饮膳,无所疑。钱镠闻苏州陷,急召顾全武,使趋西陵备行密,全武曰:“越州贼之根本,奈何垂克而弃之!请先取越州,后复苏州。”镠从之。

淮南将朱延寿奄至蕲州,围其城。大将贾公铎方猎,不得还,伏兵林中,命勇士二人衣羊皮夜入延寿所掠羊群,潜入城,约夜半开门举火为应,复衣皮返命。公铎如期引兵至城南,门中火举,力战,突围而入。延寿惊曰:“吾常恐其溃围而出,反溃围而入,如此,城安可猝拔!”乃白行密,求军中与公铎有旧者持誓书金帛往说之,许以婚。寿州团练副使柴再用请行,临城与语,为陈利害。数日,公铎及刺史冯敬章请降。以敬章为左都押牙,公铎为右监门卫将军。延寿进拔光州,杀刺吏刘存。

丙戌,上遣中使诣梓州和解两川,王建虽奉诏还成都,然犹连兵未解。

崔昭纬复求救于朱全忠。戊子,遣中使赐昭纬死,行至荆南,追及,斩之,中外咸以为快。

荆南节度使成汭与其将许存溯江略地,尽取滨江州县。武泰节度使王建肇弃黔州,收馀众保丰都。存又引兵西取谕、涪二州,汭以其将赵武为黔中留后,存为万州刺史。汭知存不得志,使人诇之,曰:“存不治州事,日出蹴鞠。”汭曰:“存将逃,先匀足力也。”遣兵袭之,存弃城走;其众稍稍归之,屯于茅坝。赵武数攻丰都,王建肇不能守,与存皆降于王建,建忌存勇略,欲杀之,掌书记高烛曰:“公方总揽英雄以图霸业,彼穷来归我,奈向杀之!”建使戍蜀州,阴使知蜀州王宗绾察之。宗绾密言存忠勇廉厚,有良将才,建乃舍之,更其姓名臼王宗播,而宗绾竟不使宗播知其免己也。宗播元从也目官柳修业,每劝宗播慎静以免祸。其后宗播为建将,遇强敌诸将所惮者,以身先之。及有功,辄称病,不自伐,由是得以功名终。

甲午,夜,顾全武急攻越州,乙未旦,克其外郭,董昌犹据牙城拒之。戊戌,镠遣昌故将骆团绐昌云:“奉诏,令大王致仕归临安。”昌乃送牌印,出居清道坊。己亥,全武遣武勇都监使吴璋以舟载昌如杭州,至小江南,斩之,并其家三百馀人,宰相李邈、蒋瑰以下百馀人。昌在围城中,贪吝益甚,口率民间钱帛,减战士粮。及城破,库有金帛杂货五百间,仓有粮三百万斛。钱镠传昌首于京师,散金帛以赏将士,开仓以振贫乏。

李克用攻魏博,侵掠遍六州。朱全忠召葛从周于郓州,使将兵营洹水以救魏博,留庞师古攻郓州,六月,克用引兵击从周,汴人多凿坎于陈前,战方酣,克用之子铁林指挥使落落马遇坎而踬,汴人生擒之;克用自往救之。马亦踬,几为汴人所获;克用顾射汴将一人,毙之,乃得免。克用请修好以赎落落,全忠不许,以与罗弘信,使杀之。克用引军还。葛从周自洹水引兵济河,屯于杨刘,复击郓,及兖、郓、河东之兵战于故乐亭,破之,兖、郓属城皆为汴人所据,屡求救于李克用,克用发兵赴之,为罗弘信所拒,不得前,兖、郓由是不振。

初,李克用屯渭北,李茂贞、韩建惮之,事朝廷礼甚恭。克用去,二镇贡献渐疏,表章骄慢,上自石门还,于神策两军之外,更置军圣、捧宸、保宁、宣化等军,选补数万人,使诸王将之;嗣延王戒丕、嗣贾王嗣周又自募麾下数千人。茂贞以为欲讨己;语多怨望,嫌隙日构。茂贞亦勒兵扬言欲诣阙讼冤;京师士民争亡匿山谷。上命通王滋及嗣周、戒丕分将诸军以卫近畿,戒丕屯三桥。茂贞遂表言“延王无故称兵讨臣,臣今勒兵入朝请罪。”上遽遣使告急于河东。丙寅,茂贞引兵逼京畿,覃王与战于娄馆,官军败绩。秋,七月,茂贞进逼京师。延王戒丕曰:“今关中籓镇无可依者,不若自鄜州济河,幸太原,臣请先往告之。”辛卯,诏幸鄜州;壬辰,上出至渭北;韩建遣其子从允奉表请幸华州,上不许,以建为亦畿都指挥、安抚制置及开通四面道路、催促诸道纲运等使。而建奉表相继,上及从官亦惮远去,癸己,至富平,遣宣徽使元公讯召建,面议去留。甲午,建诣富平见上,顿首涕泣言:“方今籓臣跋扈者,非止茂贞。陛下若去宗庙园陵,远巡边鄙,臣恐车驾济河,无复还期。今华州兵力虽微,控带关辅,亦足自固。臣积聚训厉,十五年矣,西距长安不远,愿陛下临之,以图兴复。”上乃从之。乙未,宿下邽;丙申,至华州,以府署为行宫;建视事于龙兴寺。茂贞遂入长安,自中和以来所葺宫室、市肆,燔烧俱尽。

乙己,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胤同平章事,充武安节弃使。上以胤,崔昭纬之党也,故出之。

丙午,以翰林学士承旨、尚书左丞陆扆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扆,陕人也。

水部郎中何迎表荐国子《毛诗》博士襄阳朱朴,才如谢安,道士许岩士亦荐朴有经济才。上连日召对,朴有口辩,上悦之,曰:“朕虽非太宗,得卿如魏征矣。”赐以金帛,并赐何迎。

以徐彦若为大明宫留守,兼京畿安抚制置等使。

杨行密表请上迁都江淮,王建请上幸成都。

宰相畏韩建,不敢专决政事。八月,丙辰,诏建关议朝政;建上表固辞,乃止。韩建移檄诸道,令共输资粮诣行在。李克用闻之,叹曰:“去岁从余言,岂有今日之患!”又曰:“韩建天下痴物,为贼臣弱帝室,是不为李茂贞所擒,则为朱全忠所虏耳!”因奏将与邻道发兵入援。

加钱镠兼中书令。

癸丑,以王建为凤翔西面行营招讨使。

甲寅,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抟同平章事,充威胜节度使。

上愤天下之乱,思得奇杰之士不次用之。国子博士朱朴自言:“得为宰相,月馀可致太平。”上以为然。乙丑,以朴为左谏议大夫、同平章事。朴为人庸鄙迂僻,无它长。制出,中外大惊。丙寅,加韩建兼中书令。

九月,庚辰,升福建为威武军,以观察使王潮节度使。

以湖南留后马殷判湖南军府事。殷以高郁为谋主。郁,扬州人也。殷畏杨行密、成汭之强,议以金帛结之,高郁曰:“成汭不足畏也,行密公之仇。虽以万金赂之,安肯为吾援乎!不若上奉天子,下抚士民,训卒厉兵,以修霸业,则谁与为敌矣。”殷从之。

崔胤出镇湖南,韩建之志也。胤密求援于朱全忠,且教之营东都宫阙,表迎车驾,且全忠与河南尹张全义表请上廷都洛阳,全忠仍请以兵二万迎车驾,且言崔胤忠臣,不宜出外。韩建惧,复奏召胤为相,遣使谕全忠以且宜安静,全忠乃止。乙未,复以胤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崔远同平章事。远,珙弟玙之孙也。丁酉,贬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陆扆为硖州刺史。崔胤恨扆代己,诬扆,云党于李茂贞而贬之。

己亥,以朱朴兼判户部,凡军旅财赋之事,上一以委之。以孙偓为凤翔四面行营都统,又以前定难节度使李思谏为静难节度使,兼副都统。

以保大留后李思敬为节度使。河东将李存信攻临清,败汴将葛从周于宗城北,乘胜至魏州北门。

冬,十月,壬子,加孙偓行营节度、招讨、处置等使。丁已,以韩健权知京兆尹,兼把截使。戊午,李茂贞上表请罪,愿得自新,仍献助修宫室钱;韩建复佐佑之,竟不出师。

钱镠令两浙吏民上表,请以镠兼领浙东;朝廷不得已,复以王抟为吏部尚书、同平章事,以镠为镇海、威胜两军度使。丙子,更名威胜曰镇东军。

李克用自将攻魏州,败魏兵于白龙潭,追至观音门。朱全忠复遣葛从周救之,屯于洹水,全忠以大军继之。克用乃还。

加河中节度使王珂同平章事。

十一月,朱全忠还大梁,复遣葛从周东会庞师古,攻郓州。

湖州刺史李师悦求旌节,诏置忠国军于湖州,以师悦为节度使。赐告身旌节者未入境,戊子,师悦卒。杨行密表师悦子前绵州刺史彦徽知州事。

淮南将安仁义攻婺州。

十二月,东川兵焚掠汉、眉、资简之境。

清海节度使薛王知柔行至湖南,广州牙将卢琚、谭弘?据境拒之,使弘?守端州。弘?结封州刺史刘隐,许妻以女。隐伪许之,托言亲迎,伏甲舟中,夜入端州,斩弘?;遂袭广州,斩琚;具军容迎知柔入视事,知柔表隐为行军司马。

相关文档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