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94年 >>

894年

公元894年,朱全忠击兖、郓,李茂贞入朝,黄州吴讨附杨行密,李存孝被车裂,刘建锋、马殷据潭州。

894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乾宁元年

改元乾宁

景福三年(894)正月十日,昭宗大赦天下。改元,以景福三年为乾宁元年。

朱全忠击兖、郓

景福二年(893)八月,朱全忠命庞师古移兵攻兖州,与朱瑾战,屡败兖师。十二月,汴将葛从周攻齐州(今山东济南)刺史朱威,朱瑄、朱瑾引兵赴救。乾宁元年(894)二月,朱全忠自率兵击朱瑄,列阵鱼山(今山东东阿西南)。朱瑄与朱瑾合兵迎战,兖、郓兵大败,死者万余人。朱瑄、朱瑾兄弟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兵来援。

黄州吴讨附杨行密

乾宁元年(894)三月,黄州(今湖北新洲)刺史吴讨举州降杨行密。吴讨,鄂州永兴县(今湖北阳新)民,以民团起事,据黄州。黄州原隶鄂岳武昌军。五月,武昌节度使杜洪攻讨黄州,杨行密遣朱延寿将兵来救。六月,朱延寿攻蕲州(今湖北蕲春),不克。十二月,吴讨畏杜洪之逼,纳印请代于杨行密,行密以先锋指挥使瞿章权知黄州。

王建取彭州

王建攻彭州(今四川彭县,距成都九十余里),城中食尽,乾宁元年(894)五月,内外都指挥使赵章出降。西川兵入城,斩田令孜故将、威戍军节度使杨晟。王建收赵章为义子,更其姓名曰王宗勉。

刘崇鲁掠麻罢官

乾宁元年(894)六月二十七日,昭宗便殿朝议,以翰林学士承旨、礼部尚书李溪同平章事。方宣诏,水部郎中知制诰刘崇鲁出班掠麻(即抢夺诏书)痛哭,称李溪奸邪,依附杨复恭,不应作相。溪即罢为太子少傅。崇鲁掠麻乃宰相崔昭纬唆使,昭纬恐溪作相,分己权。溪不服,十表自讼,诋诟崇鲁祖宗三代,斥崇鲁正殿痛哭,无人臣礼,请治其罪。诏停崇鲁现职,溪犹上表诟骂不已。昭宗重李溪文章,乾宁二年(895)二月复以其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李克用大破吐谷浑

乾宁元年(894)六月,李克用大破吐谷浑,杀赫连铎,擒白义诚,一股劲敌至此消灭。先是,吐谷浑沿黄河由今青海宁夏徙至内蒙古后套及代北一带,开成(836-840)中,部酋赫连铎之父率种人三千帐归唐,至铎守云州(今山西大同)十五年,多次参与征讨沙陀李克用,后兵败弃云州入卢龙,所部被李克用剿灭。

杨复恭、杨守亮伏诛

乾宁元年(894)七月,李茂贞攻拔阆州(今四川阆中),杨复恭、杨守亮、杨守信等突围走,欲自商山奔河东,被华州镇国军节度使韩建擒获,八月,献于阙下,斩于独柳。李茂贞获杨复恭给杨守亮信,有”寿王(昭宗)我所立,才得尊位,废定策国老,有如此负心门生天子”等语。杨复恭,字子恪,本姓林,为杨复光从兄。养父宦者杨玄翼世为权家。复恭略涉学术,为诸镇监军,后代田今孜为神策军观军容使,总领禁军。定册立昭宗,赐铁券,专制朝政,为昭宗所恶。复恭以假子为诸州刺史,以为外援。大顺二年(891)诏罢复恭兵权,复恭依其假子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与朝廷抗争。逆战经年,至此而灭。假子杨彦博收葬其尸,后李克用为申雪,诏复官爵。

李克用取幽州

卢龙节度使李匡筹趁李克用攻取邢州之机,屡侵河东境。克用怒。乾宁元年(894)十一月,大举兵攻匡筹,连克武、新、妫(今北京怀来东)等州,杀获数万。匡筹携其族逃奔沧州(今河北孟村北),为义昌节度使卢彦威所杀。李克用遂取幽州(今北京)。次年(895)正月,克用又遣部将略定卢龙镇巡属诸州;二月,表刘仁恭为卢龙留后,引兵还晋阳(今山西太原)。

李茂贞入朝

乾宁元年(894)正月,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入朝,带大量士兵自卫,数日后归岐(今陕西凤翔)。

李存孝被车裂

李克用围邢州(今河北邢台),掘堑筑垒环城,李存孝飞走不能越,自是势穷。乾宁元年(894)三月,邢州城中食尽,李存孝泥首出城请罪,申诉受李存信逼,不得不反。李克用囚之归晋阳(今山西太原),车裂于牙门。克用惜存孝骁勇,意临刑诸将必为之请命就释。既而诸将疾其能,竟无一人言者。既死,克用私恨诸将,而于李存信竟无片言指斥。另一骁将薛阿檀,密与存孝通,恐事泄,自杀。李克用自剪羽翼,自是兵势渐弱,不敌于汴。四月,克用表马师素为邢洺节度使(驻今河北邢台)。

刘建锋、马殷据潭州

乾宁元年(894)五月,孙儒旧将刘建锋、马殷自江西引兵至醴陵(今湖南)。武安节度使邓处讷遣步骑三千拒战,士卒弃仗遁去。建锋令前锋张武安军旗,趋潭州(今湖南长沙),潭人不为备,处纳方为宴,被刘建锋擒斩。建锋据潭州,自称留后。

李克用怒斩康君立

昭义节度使康君立来晋阳(今山西太原)谒李克用。乾宁元年(894)八月三十日,克用会诸将饮博,语及李存孝,流涕不已。君立素与李存信善,多嘴一言触怒克用,克用拔剑砍而囚之。九月一日出之,君立已死。李克用又自折一将,乃表云州刺史薛志诚为昭义节度使(今河北邢台)。

朱全忠与杨行密结怨

乾宁元年(894)十一月,朱全忠遣使者至泗州(今江苏盱眙北),使者凌慢刺史张谏,谏怒,举州降杨行密。行密遣人运茶万余斤至汴(今河南开封)贸易,朱全忠执其押牙官,尽夺其茶。自是汴、扬始有隙,次年正月,杨行密表朱全忠罪恶,请会兖、郓、河东兵讨汴。

王潮略定闽地

王潮据福建,境内土著蛮夷未服。乾宁元年(894),黄连洞蛮二万围汀州(今福建长汀),王潮遣将李承勋率兵万人进击,破之。闽地略定。王潮又遣僚佐巡州县,劝农桑,定租税,交好邻道,保境息民,闽地遂安。

日本停派遣唐使

日本国原拟遣菅原道真等第十九次使唐,以先得唐僧中瓘书,知唐凋弊之状,乾宁元年(894)乃停止派遣唐使。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上之中乾宁元年(甲寅,公元八九四年)

春,正月,乙丑朔,赦天下,改元。李茂贞入朝,大陈兵自卫,数日归镇。

以李匡筹为卢龙节度使。

二月,朱全忠自将击朱瑄,军于鱼山。瑄与瑾合兵攻之,兖、郓兵大败,死者万馀人。

以右散骑常侍郑綮为礼部侍郎、同平章事。綮好诙谐,多为歇后诗,讥嘲时事;上以为有所蕴,手注班簿,命以为相,闻者大惊。堂吏往告之,綮笑曰:“诸君大误,使天下更无人,未至郑綮!”史曰:“特出圣意。”綮曰:“果如是,奈人笑何!”既而贺客至,綮搔首言曰:“歇后郑五作宰相,时事可知矣!”累让不获,乃视事。

以邵州刺史邓处讷为武安节度使。

彰义节度使张钧薨,表其兄鐇为留后。

三月,黄州刺史吴讨举州降杨行密。

邢州城中食尽,甲申,李存孝登城谓李克用曰:“儿蒙王恩得富贵,苟非困于谗慝,安肯舍父子而从仇雠乎!愿一见王,死不恨!”克用使刘夫人视之。夫人引存孝出见克用,存孝泥首谢罪曰:“儿粗立微劳,存信逼儿,失图至此!”克用叱之曰:“汝遗朱全忠、王镕书,毁我万端,亦存信教汝乎!”囚之,归于晋阳,车裂于牙门。存孝骁勇,克用军中皆莫及;常将骑兵为先锋,所向无敌,身被重铠,腰弓髀槊,独舞铁楇陷陈,万人辟易。每以二马自随,马稍乏,就阵中易之,出入如飞。克用惜其才,意临刑诸将必为之请,因而释之。既而诸将疾其能,竟无一人言者。既死,克用为之不视事者旬日,私恨诸将,而于李存信竟无所谴。又有薛阿檀者,其勇与存孝相侔,诸将疾之,常不得志,密与存孝通;存孝诛,恐事泄,遂自杀。自是克用兵势浸弱,而朱全忠独盛矣。克用表马师素为邢洺节度使。

朱全忠遣军将张从晦慰抚寿州。从晦陵侮刺史江彦温而与诸将夜饮;彦温疑其谋己,明日,尽杀在席诸将,以书谢全忠而自杀。军中推其子从顼知军州事,全忠为之腰斩从晦。

五月,加镇海节度使钱镠同平章事。

刘建锋、马殷引兵至澧陵,邓处讷遣邵州指挥使蒋勋、邓继崇将步骑三千守龙回关。殷先至关下,遣使诣勋,勋等以牛酒犒师。殷使说勋曰:“刘骧智勇兼人,术家言当兴翼、轸间。今将十万众,精锐无敌,而君以乡兵数千拒之,难矣。不如先下之,取富贵,还乡里,不亦善乎!”勋等然之,谓众曰:“东军许吾属还。”士卒皆欢呼,弃旗帜铠仗遁去。建锋令前锋衣其甲,张其旗,趋潭州。潭人以为邵州兵还,不为备。建锋入径入府,处讷方宴,擒斩之。戊辰,建锋潭州,自称留后。

王建攻彭州,城中人相食,彭州内外都指挥使赵章出降。王先成请筑龙尾道,属于女墙。丙子,西川兵登城,杨晟犹帅众力战,刀子都虞候王茂权斩之。获彭州马步使安师建,建欲使为将,师建泣谢曰:“师建誓与杨司徒同生死,不忍复戴日月,惟速死为惠。”再三谕之,不从,乃杀之,礼葬而祭之。更赵章姓名曰王宗勉,王茂权名曰宗训,又更王钊名曰宗谨,李绾姓曰王宗勉,王茂权名曰宗训,又更王钊名曰宗谨,李绾姓名曰王宗绾。

辛卯,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郑延昌罢为右仆射。

朱瑄、朱瑾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骑将安福顺及弟福庆、福迁督精骑五百假道于魏,渡河应之。

武昌节度使杜洪攻黄州,杨行密遣行营都指挥使朱延寿等救之。

六月,甲午,以宋州刺史张廷范为武宁节度使,从朱全忠之请也。

蕲州刺史冯敬章邀击淮南军,朱延寿攻蕲州,不克。

戊午,以翰林学士承旨、礼部尚书李溪同平章事;方宣制,水部郎中知制诰刘崇鲁出班掠麻恸哭。上召崇鲁,问其故,对言:“溪奸邪,依附杨复恭、西门君遂,得在翰林,无相业,恐危社稷。”溪竟罢为太子少傅。溪,鄜之孙也。上师溪为文,崔昭纬恐溪为相,分己权,故使崇鲁沮之。溪十表自讼,丑诋崇鲁父符“受赃枉法,事觉自杀;弟崇望与杨复恭深交,崇鲁庭拜田令孜,为朱玫作劝进表,乃云臣交结内臣,何异抱赃唱贼!且故事,絁巾惨带,不入禁庭。臣果不才,崇鲁自应上章论列,岂于正殿恸哭!为国不祥,无人臣礼,乞正其罪。”诏停崇鲁见任。溪犹上表不已,乞行诛窜,表数千言,诟詈无所不至。

李克用大破吐谷浑,杀赫连铎,擒白义诚。

秋,七月,李茂贞遣兵攻阆州,拨之,杨复恭、杨守亮、杨守信帅其族党犯围走。

礼部侍郎、同平章事郑綮自以不合众望,累表避位,诏以太子少保致仕;以御史大夫徐彦若为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

绵州刺史杨守厚卒,其将常再荣举城降王建。

杨复恭、守亮、守信将自商山奔河东,至乾元,遇华州兵,获之。八月,韩建献于阙下,斩于独柳。李茂贞献复恭遗守亮书,诉致仕之由云:“承天门乃隋家旧业,大侄但积粟训兵,勿贡献。吾于荆榛中立寿王,才得尊位,废定策国老,有如此负心门生天子!”昭义节度使康君立诣晋阳谒李克用。己未,克用会诸将饮博,酒酣,克用语及李存孝,流涕不已。君立素与李存信善,一言忤旨。克用拨剑斫之,囚于马步司。九月,庚申朔,出之,君立已死。克用表云州刺史薛志诚为昭义留后。

冬,十月,丁酉,封皇子祤为棣王,禊为虔王,禋为沂王,祎为遂王。

刘仁恭数因盖寓献策于李克用,愿得兵万人取幽州。克用方攻邢州,分兵数千,欲纳仁恭于幽州,不克。李匡筹益骄,数侵河东之境。克用怒,十一月,大举兵攻匡筹,拨武州,进围新州。

以泾原留后张鐇为彰义节度使。

朱全忠遣使至泗州,使者陵慢刺史张谏,谏举州降杨行密。行密遣押牙唐令回持茶万馀斤如汴宋贸易,全忠执令回,尽取其茶。扬、汴始有隙。

十二月,李匡筹遣大将将步骑数万救新州,李克用选精兵逆战于段庄,大破之,斩首万馀级,生擒将校三百人,以练纟斥之,徇于城下。是夕,新州降。辛亥,进攻妫州。壬子,匡筹复发兵出居庸关,克用使精骑当其前以疲之,遣步将李存审自他道出其背夹击之,幽州兵大败,杀获万计。甲寅,李匡筹挈其族奔沧州,义昌节度使卢彦威利其辎重、妓妾,遣兵攻之于景城,杀之,尽俘其众。存审本姓苻,宛丘人,克用养以为子。丙辰,克用进军幽州,其大将请降。匡筹素暗懦,初据军府,兄匡威闻之,谓诸将曰:“兄失弟得,不出吾家,亦复何恨!但惜匡筹才短,不能保守,得及二年,幸矣。”

加匡国节度使王行约检校待中。

吴讨畏杜洪之逼,纳印请代于杨行密,行密以先锋指挥使瞿章权知黄州。

是岁,黄连洞蛮二万围汀州,福建观察使王潮遣其将李承勋将万人击之;蛮解去,承勋追击之,至浆水口,破之。闽地略定。潮遣僚佐巡州县,劝农桑,定租税,交好邻道,保境息民,闽人安之。

封州刺史刘廉卒,子隐居丧于贺江,士民百馀人谋乱,隐一夕尽诛之。岭南节度使刘崇龟召补右都押牙兼贺水镇使;未几,表为封州刺史。

义胜节度使董昌为政苛虐,于常赋之外,加敛数倍,以充贡献及中外馈遗,每旬发一纲,金万两,银五千鋋,越绫万五千匹,他物称是,用卒五百人,或遇雨雪风水违程,则皆死。责奉为天下最,由是朝廷以为忠,宠命相继,官至司徒、同平章事,爵陇西郡王。是建生祠于越州,制度悉如禹庙,命民间祷赛者,无得之禹庙,皆之生祠。昌求为越王,朝廷未之许,昌不悦曰:“朝廷欲负我矣,我累年贡献无算而惜一越王邪!”有谄之者曰:“王为越王,曷若为越帝。”于是民间讹言时世将变,竞相帅填门喧噪,请昌为帝。昌大喜,遣人谢之曰:“天时未至,时至我自为之。”其僚佐吴瑶、都虞候李畅之等皆劝成之,吏民献谣谶符瑞者不可胜纪,其始赏之以钱数百缗,既而献者日多,稍减至五百、三百而已,昌曰:“谶云‘兔子上金床’,此谓我也。我生太岁在卯,明年复在卯,二月卯日卯时,吾称帝之秋也。”

相关文档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