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79年 >>

879年

879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乾符六年。这一年黄巢求授节度使不成,转攻广州;天平军易帅;河东易帅;河东军乱。

879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乾符六年

黄巢求授节度使不成,转攻广州

黄巢在浙、闽转战,唐镇海(今江苏镇江)节度使高骈遣部将张璘、梁缵分道追剿,屡破义军。乾符六年(八七九)正月,黄巢部将秦彦、毕师铎、李罕之、许京等数十人降唐。朝廷宰相大臣议招降黄巢,浙东观察使崔谬、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主动上表恳求招降黄巢。黄巢要求授天平节度使和广州节度使,为朝廷所拒,只于九月给以率府率告身。黄巢乃转兵岭南,急攻广州,八月之前已攻陷广州城,执李迢,自称“义军百万都统兼韶、广等州观察处置等使”,历数朝臣宦官罪恶,宣告将入关中。

天平军易帅

乾符六年(八七九)三月,天平军(驻郓州)节度使张裼卒,牙将崔君裕自知州事,淄州判史曹全晸讨诛之。

黄巢北进

黄巢军在岭南,士卒多北方人,水土不服,得瘴疫死者什三四,部将劝黄巢还北方以图帝业。乾符六年(八七九)十月,黄巢自桂州编大筏趁洪水大涨,沿湘水而下,经永、衡二州,抵潭州(今湖南长沙)。李系闭城不敢出战,二十七日,巢急攻一整日,城陷,系奔朗州。于是乘胜进逼江陵,众号五十万。荆南节度使王铎兵不满万,乃留部将刘汉宏守城,自己赴襄阳会刘巨容军。汉宏趁机大掠江陵,遁入荒山为盗。十一月六日,黄巢进占江陵,欲取襄阳北上,在荆门遭唐将刘巨容伏击,受挫败。十二月,黄巢弃江陵,率舟师东下,攻鄂州(今湖北武汉),陷其外郭,转掠江西,有众至二十万。

河东易帅

乾符六年(八七九)闰十月,河东节度使李蔚有疾,以供军副使李邵权观察留后,监军李奉皋权兵马留后。三日,李尉卒。都虞侯张锴、郭咄自署状黔李邵,以少尹丁球知观察留后。十一月,诏以王处存为义武节度使;河东行军司马。雁门关已来制置使康传圭为河东节度使。是月底,康传圭自代州(今山西代县)赴晋阳(今山西太原),张锴、郭咄迎于路,被传圭以乱刀斫杀,至府,又族灭二人家。

河东军乱

乾符六年(八七九)二月,河东军至静乐(今山西静乐)士卒杀孔目官石裕等作乱。十二日,节度使崔季康逃归晋阳,十四日,乱兵入府杀季康。二十一日唐廷复任邠宁节度使李侃为河东节度使。五月,士卒再作乱,焚掠晋阳(今山西太原)三城,李侃执斩孔目官王敬,事乃平定。事后因密捕作乱士卒,余党百人称“报冤将”,又大掠。节度使李侃令斩捕盗司并分捕报冤将悉斩之,事乃定。李侃以军府数有乱,称疾请回京,八月七日侃离任,以东都留守李蔚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南诏不肯奉表称贡

岭南西道节度使辛谠奉诏所遣使者未至南诏,相继死于道。谠乃厚具资装,再派巡官徐云虔出使。乾符六年(八七九)二月,云虔至善阐城(今云南昆明)。南诏骠信(王)受唐副使以下拜,使人谓云虔:“贵府欲使我称臣于唐,然我已遣人自西川入唐,约为兄弟或舅甥,不应奉表贡方物。”云虔力争。南诏骠信(王)待云虔甚厚。云虔留居善阐十七日而还。骠信(王)以木夹二枚授云虔,其一为上中书门下书;其一为送岭南西道牒,但不肯奉表称贡。

崔安潜治蜀

乾符六年(八七九)四月,西川节度使崔安潜到成都,出库钱于市,张榜曰:能告捕一盗,赏钱五百缗,盗告其同伙,释罪不问。有告者,立给其钱,捕盗则立剐于市,并灭其家。于是群盗互相猜疑,不敢驻留,一夜散逃一空。崔安潜又以蜀兵怯弱,遣人往河南募壮士,与蜀兵相杂,得三千劲旅,分为三军,因戴黄帽,号黄头军。又奏乞洪州(今江西南昌)弩手,教蜀兵弩上走丸而射,选弩手千人,号神机弩营,自是蜀兵渐强。

唐不许高骈追剿广州

乾符六年(八七九)八月,镇海节度使高骈奏请率兵万余自大庚岭至广州击剿黄巢,并请荆南节度使王铎配合,贪立战功。唐廷恐一旦追剿失败,中原防守空虚,东西二都无法防守,故不许。王铎奏以名将李晟之孙李系将兵五万屯潭州,拒黄巢。十月,以高骈为淮南节度使,以泾原节度使周宝为镇海节度使;以刘巨容为山南东道节度使,部署对黄巢的防御。

僖宗圣恭定孝皇帝上之下乾符六年(己亥,公元八七九年)

春,正月,魏王佾薨。

镇海节度使高骈遣其将张璘、梁缵分道击黄巢,屡破之,降其将秦彦、毕师铎、李罕之、许勍等数十人,巢遂趣广南。彦,徐州人;师铎,冤句人;罕之,项城人也。

贾宠等未至南诏,相继卒于道中,从者死亦太半。时辛谠已病风痹,召摄巡官徐云虔,执其手曰:“谠已奏朝廷发使入南诏,而使者相继物故,奈何?吾子既仕则思询国,能为此行乎?谠恨风痹不能拜耳。”因呜咽流涕。云虔曰:“士为知己死!明公见辟,恨无以报德,敢不承命!”谠喜,厚具资装而遣之。二月,丙寅,云虔至善阐城,骠信见大使抗礼,受副使以下拜。己巳,骠信使慈双羽、杨宗就馆谓云虔曰:“贵府牒欲使骠信称臣,奉表贡方物;骠信已遣人自西川入唐,与唐约为兄弟,不则舅甥。夫兄弟舅甥,书币而已,何表贡之有?”云虔曰:“骠信既欲为弟、为甥,骠信景庄之子,景庄岂无兄弟,于骠信为诸父,骠信为君,则诸父皆称臣,况弟与甥乎!且骠信之先,由大唐之命,得合六诏为一,恩德深厚,中间小忿,罪在边鄙。今骠信欲修旧好,岂可违祖考之故事乎!顺祖考,孝也;事大国,义也;息战争,仁也;审名分,礼也。四者,皆令德也,可不勉乎!”骠信待云虔甚厚,云虔留善阐十七日而还。骠信以木夹二授云虔,其一上中书门下,其一牒岭南西道,然犹未肯奉表称贡。

辛未,河东军至静乐,士卒作乱,杀孔目官石裕等。壬申,崔季康逃归晋阳。甲戌,都头张锴、郭昢帅行营兵攻东阳门,入府,杀季康。辛巳,以陕虢观察使高浔为昭义节度使;以邠宁节度使李侃为河东节度使。

三月,天平军节度使张裼薨,牙将崔君裕自知州事,淄州刺史曹全晸讨诛之。

夏,四月,庚申朔,日有食之。

西川节度使崔安潜到官不诘盗,蜀人怪之。安潜曰:“盗非所由通容则不能为。今穷核则应坐者众,搜捕则徒为烦扰。”甲子,出库钱千五百缗,分置三市,置榜其上曰:“有能告捕一盗,赏钱五百缗。盗不能独为,必有侣。侣者告捕,释其罪,赏同平人。”未几,有捕盗而至者,盗不服,曰:“汝与我同为盗十七年,赃皆平分,汝安能捕我!我与汝同死耳。”安潜曰:“汝既知吾有榜,何不捕彼以来!则彼应死,汝受赏矣。汝既为所失,死复何辞!”立命给捕者钱,使盗视之,然后C061盗于市,并灭其家。于是诸盗与其侣互相疑,无地容足,夜不及旦,散逃出境,境内遂无一人为盗。安潜以蜀兵怯弱,奏遣大将赍牒诣陈、许诸州募壮士,与蜀人相杂,训练用之,得三千人,分为三军,亦戴黄帽,号黄头军。又奏乞洪州弩手,教蜀人用弩走丸而射之,选得千人,号神机弩营。蜀兵由是浸强。

凉王侹薨。

上以群盗为忧,王铎曰:“臣为宰相之长,在朝不足分陛下之忧,请自督诸将讨之。”乃以铎守司徒兼侍中,充荆南节度使、南面行营招讨都统。

五月,辛卯,敕赐河东军士银。牙将贺公雅所部士卒作乱,焚掠三城,执孔目官王敬送马步司。节度使李侃与监军自由慰谕,为之斩敬于牙门,乃定。

泰宁节度使李系,晟之曾孙也,有口才而实无勇略,王铎以其家世良将,奏为行营副将统兼湖南观察使,使将精兵五万并土团屯潭州,以塞岭北之路,拒黄巢。

河东都虞候每夜密捕贺公雅部卒作乱者,族灭之。丁巳,馀党近百人称“报冤将”,大掠三城,焚马步都虞候张锴、府城都虞候郭昢家。节度使李侃下令,以军府不安,曲顺军情,收锴、昢,斩于牙门,并逐其家;以贺公雅为马步都虞候。锴、昢临刑,泣言于众曰:“所杀皆捕盗司密申,今日冤死,独无烈士相救乎!”于是军士复大噪,篡取锴、昢归都虞候司。寻下令,复其旧职,并召还其家。收捕盗司元义宗等三十馀家,诛灭之。己未,以马步都教练使朱玫等为三城斩斫使,将兵分捕报冤将,悉斩之,军城始定。

黄巢与浙东观察使崔璆、岭南东道节度使李迢书,求天平节度使,二人为之奏闻,朝廷不许。巢复上表求广州节度使,上命大臣议之。左仆射于琮以为:“广州市舶宝货所聚,岂可令贼得之!”亦不许,乃议别除官。六月,宰相请除巢率府率,从之。

河东节度使李侃以军府数有乱,称疾,请寻医。敕以代州刺史康传圭为河东行军司马,征侃诣京师。秋,八月,甲子,侃发晋阳。寻以东都留守节蔚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镇海节度使高骈奏:“请以权舒州刺史郎幼复充留后,守浙西,遣都知兵马使张璘将兵五千于郴州守险,兵马留后王重任将兵八千于循、潮二州邀遮,臣将万人自大庾岭趣广州,击黄。巢闻臣往,必当遁逃,乞敕王铎以所部兵三万于梧、昭、桂、永四州守险。”诏不许。

九月,黄巢得率府率告身,大怒,诟执政,急攻广州,即日陷之,执节度使李迢,转掠岭南州县。巢使迢草表述其所怀,迢曰:“予代受国恩,亲戚满朝,腕可断,表不可草。”巢杀之。

冬,十月,以镇海节度使高骈为淮南节度使,充盐铁转运使,以泾原节度使周宝为镇海节度使,以山南东道行军司马刘臣容为节度使。宝,平州人也。

黄巢在岭南,士卒罹瘴疫死者什三四,其徒劝之北还以图大事,巢从之。自桂州编大筏灵数千,乘暴水,沿湘江而下,历衡、永州,癸未,抵潭州城下。李系婴城不敢出战,巢急攻,一日,陷之,系奔朗州。巢尽杀戍兵,流尸蔽江而下。尚让乘胜进逼江陵,众号五十万。时诸道兵未集,江陵兵不满万人,王铎留其将刘汉宏守江陵,自帅众趣襄阳,云欲会刘巨容之师。铎既去,汉宠大掠江陵,焚荡殆尽,士民逃窜山谷。会大雪,僵尸满野。后旬馀,贼乃至。汉宏,兖州人也,帅其众北归为群盗。

闰月,丁亥朔,河东节度使李蔚有疾,以供军副使李邵权观察留后,监军李奉皋权兵马留后。己丑,蔚薨。都虞侯张锴、郭昢署状纳邵,以少尹丁球知观察留后。

十一月,戊午,以定州已来制置使万年王处存为义武节度使、河东行军司马,雁门关已来制置使康传圭为河东节度使。

黄巢北趣襄阳,刘巨容与江西招讨使淄州刺史曹全晸合兵,屯荆门以拒之。贼至,巨容伏兵林中,全晸以轻骑逆战,阳不胜而走。贼追之,伏发,大破贼众,乘胜逐北。比至江陵,俘斩其什七八。巢与尚让收馀众渡江东走。或劝巨容穷追,贼可尽也。巨容曰:“国家喜负人,有急则抚存将士,不爱官赏,事宁则弃之,或更得罪。不若留贼以为富贵之资。”众乃止。全晸度江追贼,会朝廷以泰宁都将段彦谟代为招讨使,全晸亦止。由是贼势复振,攻鄂州,陷其外郭,转掠饶、信、池、宣、歙、杭等十五州,众至二十万。

康传圭自代州赴晋阳,庚辰,至乌城驿。张锴、郭昢出迎,乱刀斫杀之,至府,又族其家。

十二月,以王铎为太子宾客、分司。

初,兵部尚书卢携尝荐高骈可为都统,至是,骈将张璘等屡破黄巢,乃复以携为门下侍郎、平章事,凡关东节度使,王铎、郑畋所除者,多易置之。

是岁,桂阳贼陈彦廉陷郴州,杀刺史董岳。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