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76年 >>

876年

公元876年,丙申年,唐僖宗乾符三年,以下为本年发生的大事。

876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乾符三年

南诏与高骈往返致书互讦

自宣宗、懿宗以来,唐边将虐待蛮人,致南诏经常入犯。南诏王命其大臣督爽多次致书唐中书门下,辞语颇有怨愤。中书门下皆不答复。乾符二年(八七五)正月,翰林学士卢携奏称:长此不复,则南诏愈骄,以为唐无言以答。当数其十代国王受唐册封之恩以责之,然复书不必由中书门下,但命西川节度使高骈、岭南西道节度使辛谠按中书门下所拟书信作复即可。僖宗准奏。时南诏进犯西川,被高骈击退。南诏遣使向骈求和,而仍犯边不息,骈斩其使者。先是,咸通三年(八六二)南诏攻陷交趾,俘安南经略判官杜骧妻李瑶,三年三月,南诏送瑶还,使其致书于高骈,辞极骄慢。骈送瑶回京。廿六日,复书南诏,数其负唐累朝之恩,冒犯边境之罪,并历叙其在安南、大渡河之败状以折辱之。

原州军乱

原州(今宁夏固原)刺史史怀操贪暴,乾符三年(八七六)四月,原州军乱,逐史怀操。

密诏宣武、感化、泗州选精兵巡防漕船

乾符三年(八七六)四月,唐廷以王仙芝、黄巢等农民军驰骋中原,威胁漕运,密诏宣武(今河南开封)、感化(今江苏徐州)、泗州(今江苏盱眙北)防御使选精兵数百人,巡行运河沿岸,防卫漕运船只,每五日即将漕运长安钱米平安状况上奏。

王仙芝兵败沂州

乾符二年(八七五)十二月,王仙芝率农民军围攻沂州(今山东临沂),久攻不克。唐廷使平卢节度使宋威为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率大军救援。三年七月,宋威于沂州城下大败王仙芝,仙芝逃免。宋威奏称仙芝已死,纵诸道兵各归本地。百官皆入贺。

王仙芝驰骋中原

乾符三年(八七六)七月,王仙芝兵败沂州,率起义军余部仍四处活动。地方州县上奏,称仙芝仍在。时诸道兵已各回本道,唐廷诏令再征发攻讨,士卒皆愤而思乱。八月,仙芝乘敌尚未集结,中原空虚之机,率军西进,攻陷阳翟(今河南禹县)、郏城(今河南郏县)等八县,威胁东都。唐廷急命忠武(治今河南许昌)节度使崔安潜率兵进攻起义军,命昭义(今山西长治)节度使曹翔率兵五千,会同义成(今河南滑县)兵守东都,又命左散骑常侍曾元裕为招讨副使,统帅东都守戍兵马。命山南东道(今湖北襄樊)节度使李福选兵二千守汝(今河南临汝)、邓(今河南邓县)要路;命邠宁(今陕西彬县)节度使李侃、凤翔节度使令狐绹选步兵一千、骑兵五百守陕州(今河南陕县)、潼关,阻遏起义军西进。九月二日,王仙芝攻克汝州,擒刺史王镣。东都大惊,官员百姓携家出城。王仙芝乘胜再克阳武(今河河南),攻郑州受挫,遂率军向南攻打唐(今河南泌阳)、邓。十月,克郢(今湖北京山)、复(今湖北沔阳西南)二州。十二月,转攻申(今河南信阳)、光(今河南潢川)、庐(今安徽合肥)、寿(今安徽寿县)等州。淮南(今江苏扬州)节度使刘邺奏请增兵,唐廷命感化节度使薛能选精兵数千援助。

高骈筑成都外城

自太和三年(八二九)以后,南诏屡兴兵进犯西川(今四川成都),两度攻陷成都。乾符二年(八七五),高骈出任西川节度使,击退南诏。三年,命僧人景仙规划设计,欲筑成都外城,以加强防守。八月,骈令成都十县征发役夫筑城。因恐南诏入犯,惊扰役夫,遂奏请朝廷,遣景仙游行入南诏,言于南诏王,使其归附于唐,仍许以公主和亲。南诏信佛,南诏王率其大臣迎拜景仙,并听信其言,因与商议二国和亲礼仪,久而不决。骈又声言欲亲率兵巡边,朝夕烽火相望,至于大渡河,而实未行。南诏边将皆惊恐,遂无边患。蜀地土质疏软,骈命城墙外用砖包垒,环城十里取土。役夫十日轮番而换,民乐其均劳。自八月九日至十一月十五日,历时三月,成都外城筑成,周长二十五里。

王郢请降于唐

乾符二年(八七五)四月,浙西狼山镇遏使王郢率众起事,后转战于东南沿海一带。三年七月,唐廷命前严州刺史高杰为沿海水军都知兵马使,征讨王郢。王郢请温州刺史鲁寔奏请降唐。敕郢赴京面降,郢拥兵迁延,半年不至。十一月,求为望海镇(今浙江镇海)使。唐廷不许,以郢为右率府率,令神策军为其补授高级军职;郢此前所掠财物,皆令给与。

青、沧戍边将士逐桂管观察使

桂管(今广西桂林)监军李维周骄横,观察使李瓒曲意奉迎,渐不能制。桂管有兵八百人,防御使仅得百人,余皆属监军。维周擅补授州县代理官员,又夺昭州(今广西平乐西北)送使钱为己有。乾符三年(八七六)十二月,沧州(今河北沧州东南)、青州(今山东益都)戍防安南(今越南河内)将士代还,至桂管,李维周怂恿将士作乱,遂逐观察使李瓒。唐廷以右谏议大夫张禹谟为桂管观察使,诏按维周之罪。

王仙芝蕲州降唐,未果

乾符三年(八七六)秋,王仙芝率农民军驰骋中原,攻克数州。九月,唐廷敕赦仙芝与尚君长罪,令以官招降。十二月,王仙芝、黄巢率军攻打蕲州(今湖北蕲春东北)。农民军所俘唐汝州刺史王镣为仙芝作书,劝蕲州刺史裴偓与农民军约和,并为仙芝奏请官职。偓遂开城请仙芝、黄巢等三十余人入城,设宴接待,奏言仙芝所请。诸宰相皆以为不可,王铎以裴偓系其掌贡举时所擢进士,再三请求,僖宗遂许。诏以仙芝为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遣中使赴蕲州授任。仙芝得官后甚喜。黄巢大怒,言初起时,吾等立誓共横行天下,今仙芝独降为官,使义军五千余众何所归。因殴伤仙芝头部,众皆喧噪不已。仙芝畏众怒,遂不受唐所命官。起义军掠取城中粮储,王仙芝、尚君长率三千人,黄巢率二千人,分兵而去。裴偓逃奔鄂州,中使奔襄州。

天平军乱

乾符二年(八七五)十二月,王仙芝率起义军攻沂州(今山东临沂)。三年正月,天平军(今山东东平西北)遣将士张晏等救援沂州。返回途中,天平军闻北境又有农民起义,遂命其留原地防守。张晏等不从军令,喧噪回归郓州。天平都将张思泰、李承佑出城,与晏等裂袖结义,并以已俸禄钱设酒肴慰谕,军乱遂定。天平军奏称张晏等作乱,唐廷命加宣慰,不得穷究。

敕福建、江西、湖南等道训练士卒

咸通三年(八七六)正月,唐廷以中原地区农民纷纷起义,敕命福建、江西、湖南诸道观察使、刺史,皆训练士卒。又令天下乡村各置弓刀鼓板以防不测。

赐兖海节度号泰宁军

乾符三年(八七六)正月,诏赐兖海(今山东兖州)节度号泰宁军。

雄州地震

乾符三年(八七六)六月廿日,雄州(今宁夏吴忠西南)地震,余震至七月六日方止。州城房屋皆倒塌,地陷水涌,伤死甚众。

懿宗昭圣恭惠孝皇帝下乾符三年(丙申,公元八七六年)

春,正月,天平军奏遣将士张晏等救沂州,还,至义桥,闻北境复有盗起,留使扞御。晏等不从,喧噪趣郓州。都将张思泰、李承祐走马出城,裂袖与盟,以俸钱备酒肴慰谕,然后定。语本军宣慰一切,无得穷诘。

二月,敕福建、江西、湖南诸道观察、刺史,皆训练士卒。又令天下乡村各置弓刀鼓板以备群盗。赐兖海节度号泰宁军。

三月,卢龙节度使李茂勋请以其子幽州左司马可举知留后,自求致仕。诏茂勋以左仆射致仕,以可举为卢龙留后。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崔彦昭罢为太子太傅。以左仆射王铎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南诏遣使者诣高骈求和而盗边不息,骈斩其使者。蛮之陷交趾也,虏安南经略判官杜骧妻李瑶。瑶,宗室之疏属也。蛮遣瑶还,递木夹以遗骈,称“督爽牒西川节度使”,辞极骄慢。骈送瑶京师。甲辰,复牒南诏,数其负累圣恩德、暴犯边境、残贼欺诈之罪,安南、大渡覆败之状,折辱之。

原州刺史史怀操贪暴,夏,四月,军乱,逐之。

赐宣武、感化节度、泗州防御使密诏,选精兵数百人于巡内游奕,防卫纲船,五日一具上供钱米平安状闻奏。

五月,昭王汭薨。

以卢龙留后李可举为节度使。

六月,抚王纮薨。

雄州地震裂,水涌,坏州城及公私户舍俱尽。

秋,七月,以前岩州刺史高杰为左骁卫将军,充缘海水军都知兵马使,以讨王郢。

鄂王润薨。

加魏博节度使韩简同平章事。

宋威击王仙芝于沂州城下,大破之,仙芝亡去。威奏仙芝已死,纵遣诸道兵,身还青州。百官皆入贺。居三日,州县奏仙芝尚在,攻剽如故。时兵始休,诏复发之,士皆忿怨思乱。八月,仙芝陷阳翟、郏城,诏忠武节度使崔安潜发兵击之。安潜,慎由之弟也。又命昭义节度使曹翔将步骑五千及义成兵卫东都宫,以左散骑常侍曾元裕为招讨副使,守东都,又诏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福选步骑二千守汝、邓要路。仙芝进逼汝州,诏邠宁节度使李侃、凤翔节度使令狐綯选步兵一千、骑兵五百守陕州、潼关。

加成德节度使王景崇兼中书令。

九月,乙亥朔,日有食之。

丙子,王仙芝陷汝州,执刺史王镣。镣,铎之从父兄弟也。东都大震,士民挈家逃出城。乙酉敕王仙芝、尚君长罪,除官,以招谕之。仙芝陷阳武,攻郑州,昭义监军判官雷殷符屯中牟,击仙芝,破走之。冬,十月,仙芝南攻唐、邓。

西川节度使高骈筑成都罗城,使僧景仙规度,周二十五里,悉召县令庀徒赋役,吏受百钱以上皆死。蜀土疏恶,以甓甃之,还城十里内取土,皆划丘垤平之,无得为坎埳以害耕种;役者不过十日而代,众乐其均,不费扑挞而功办。自八月癸丑筑之,至十一月戊子毕功。役之始作也,骈恐南诏扬声入寇,虽不敢决来,役者必惊扰,乃奏遣景仙托游行入南诏,说谕骠信使归附中国,仍许妻以公主,因与议二国礼仪,久之不决。骈又声言欲巡边,朝夕通烽火,至大渡河,而实不行,蛮中惴恐。由是讫于城成,边候无风尘之警。先是,西川将吏入南诏,骠信皆坐受其拜,骈以其俗尚浮屠,故遣景仙往,骠信果帅其大臣迎拜,信用其言。

王仙芝攻郢、复二州,陷之。

王郢因温州刺史鲁寔请降,寔屡为之论奏,敕郢诣阙。郢拥兵迁延,半年不至,固求望海镇使;朝廷不许,以郢为右率府率,仍令左神策军补以重职,其先所掠之财,并令给与。

十二月,王仙芝攻申、光、庐、寿、舒、通等州。淮南节度使刘邺奏求益兵,敕感化节度使薛能选精兵数千助之。郑畋以言计不行,称疾逊位,不许,乃上言:“自沂州奏捷之后,仙芝愈肆猖狂,屠陷五六州,疮痍数千里。宋威衰老多病,自妄奏以来,诸道尤所不服,今淹留毫州,殊无进讨之意。曾元裕拥兵蕲、黄,专欲望风退缩。若使贼陷扬州,则江南亦非国有。崔安潜威望过人,张自勉骁雄良将,宫苑使李晟,西平王晟之孙,严而有勇。请以安潜为行营都统,?彖为招讨使代威,自勉为副使代元裕。”上颇采其言。

青、沧军士戍安南,还至桂州,逐观察使李瓒。瓒,宗闵之子也。以右谏议大夫张禹谟为桂州观察使。桂管监军李维周骄横,瓒曲奉之,浸不能制。桂管有兵八百人,防御使才得百人,馀皆属监军。又预于逐帅之谋,强取两使印,擅补知州官,夺昭州送使钱。诏禹谟并按之。禹谟,彻之子也。

招讨副使、都监杨复光奏尚君长弟让据查牙山,官军退保邓州。复光,玄价之养子也。

王仙芝攻蕲州,蕲州刺史裴渥,王铎知举时所擢进士也。王镣在贼中,为仙芝以书说渥。渥与仙芝约,敛兵不战,许为之奏官;镣亦说仙芝许以如约。渥乃开城延仙芝及黄巢辈三十馀人入城,置酒,大陈货贿以赠之,表陈其状。诸宰相多言:“先帝不赦庞勋,期年卒诛之。今仙芝小贼,非庞勋之比,赦罪除官,益长奸宄。”王铎固请,许之。乃以仙芝为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遣中使以告身即蕲州授之。仙芝得之甚喜,镣、渥皆贺。未退,黄巢以官不及己,大怒曰:“始者共立大誓,横行天下,今独取官赴左军,使此五千馀众安所归乎!”因殴仙芝,伤其首,其众喧噪不已。仙芝畏众怒,遂不受命。大掠蕲州,城中之人,半驱半杀,焚其庐舍。渥奔鄂州,敕使奔襄州,镣为贼所拘。贼乃分其军三千馀人从仙芝及尚君长,二千馀人从巢,各分道而去。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