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75年 >>

875年

公元纪年875年是一个平年,汉历乙未年。本年发生大事有:田令孜专制朝政、王仙芝发动起义、浙西王郢起义等。

875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乾符二年

田令孜专制朝政

咸通年间(八六0—八七三),僖宗为普王时,宦官小马坊使田令孜颇承恩宠。即位后,擢为枢密使。乾符二年(八七五)正月,再擢为神策军中尉。僖宗时年十四岁,喜好游戏,朝政委托田令孜,呼为“阿父”。令孜颇读书,多权术,专权纳贿,黜陟封拜及赐绯、赐紫皆自决,不与僖宗商议。僖宗与内园小儿游玩亲近,赏赐乐工、伎儿动辄万计,府库空竭。田令孜言于僖宗,请籍没长安两市商旅宝货皆入内库。有人投诉,则令京兆府杖杀。宰相百官,皆缄口不敢言。

王仙芝发动起义

乾符元年(八七四)以关东连年水旱,百姓流离,而徐兖曹濮地区频经战乱,兵民起事者所在多有。濮州人王仙芝聚众数千,于长垣(今属河南)揭竿起义(一说起义发动于乾符二年)。

高骈击退南诏兵

乾符元年(八七四)冬,南诏大举入犯西川,百姓皆入成都躲避。诏发诸道兵增援。二年正月二日,命天平节度使高骈为西川节度使。骈行至剑州(今四川剑阁),先遣使者命开成都诸门,放百姓出城。部下有人谏阻,以为蛮兵逼进成都,万一驰突,将有不测。高骈以为,咸通七年(八六六)曾在交趾(今越南河内)大破南诏二十万众,今来赴任,蛮兵逃窜不暇,何敢辄犯成都。今天气渐暖,数十万百姓拥挤城中,将致疾疫。使者至成都,开城门纵百姓出复其业,士卒亦皆下城解甲,军民大悦。时南诏正围攻雅州(今四川雅安),闻骈赴任,遣使请和,遂解雅州之围。高骈至成都次日,命步骑五千人追南诏兵,至大渡河,杀败南诏,擒杀其酋长数十人。遂修邛崃关(今四川汉源北)、大渡河诸城栅,又于戎州马湖镇(今四川宜宾东)筑城,号平夷军,又筑城于沐源川(今四川沐川),皆南诏入蜀之要道,各置兵数千戍守。此后南诏不敢再犯。

黄巢聚众起义

冤句(今山东曹县西北)人黄巢少与王仙芝贩私盐,喜任侠,善骑射,略通诗书,屡举进士不第,遂反抗朝廷。乾符二年(八七五)六月,黄巢聚众数千人响应王仙芝。后二人会合攻打州县,横行山东。百姓苦于赋税苛重,纷纷加入义军,众至数万人。

乾符元年(八七四),感化军(今江苏徐州)奉诏发兵赴灵武(今宁夏永宁西南)防秋。时南诏兵犯西川,敕命感化防秋兵赴援,途中,南诏兵退。二年三月,唐廷仍命其还往灵武,至凤翔,防秋兵胡雄等倡言擅回徐州,不往灵武,众欣然应。都将刘逢、宦官王裕本斩雄等八人,防秋兵方听命。

浙西王郢起义

浙西狼山(今江苏南通南)镇遏使王郢等六十九人有战功,节度使赵隐赏其职名而不给衣粮,郢等论诉未获。乾符二年(八七五)四月,王郢等劫夺兵库起事,众至万人,攻陷苏州、常州,遂乘舟入海,转攻浙东、福建,大为民患。

乾符二年(八七五)五月,司空、同平章事萧仿卒。萧仿,字思道,唐初宰相萧瑀后裔,家居长安。大中元年(八四七)登进士,累迁谏议大夫、给事中。以直谏闻名。十三年,出任岭南节度使,为官清廉。咸通(八六0——八七三)初,入朝为左散骑常侍,谏懿宗崇佛。四年,迁礼部侍郎,转户部侍郎。六年,出任义成(今河南滑县)节度使,修筑黄河堤防,民得以安。朝廷嘉奖,加刑部尚书。九年,入拜兵部尚书、判度支。转吏部尚书,选士以公允称。十四年十月拜相,时朝政紊乱,宦官专权,仿以鲠直忠正为权臣所忌。卒年八十岁。

西川突将兵变被杀

咸通十一年(八七0),南诏大举进犯西川,节度使卢耽命部将杨庆复等召募三千勇士,优给职名,号为“突将”,守卫成都有功。乾符二年(八七五)正月,高骈继任西川节度使,令突将皆交出任职官牒;又以蜀中屡遭南诏入侵,民未复业为由,停止突将粮响,众皆愤怒。骈好妖术,发兵追击南诏兵时,对将士焚纸画人马,言称蜀兵懦怯,今遣玄女神兵前行,壮士皆耻。又刑罚严酷,民皆出怨言。四月,突将哗变,突入节度使府廷,骈逃藏于厕间,其亲从都将张杰率数百人击突将,突将奋力拼斗,张杰等败退。监军派人招喻突将,许以复职名粮赐,突将乃还营。张杰遂率兵出营追击,至城北,杀修球场役夫数人,回节度使府,称已诛乱者。高骈出见,赏以金帛等物。次日,骈向突将谢罪,皆还其职名、衣粮。此后,令随从赴任诸道将士轮番入值府中,严防突将。六月廿日夜,高骈密录突将之名,分兵捕杀,老幼孕病皆不免,流血成渠,号哭震天,死数千人。用车载尸投于江中。后有突将在外地防戍还归,骈欲尽诛,其亲吏王殷谏阻,以为此辈在外未预同谋,若皆诛杀,恐众皆自危。骈遂止。

王仙芝攻克濮州、曹州

乾符二年(八七五)六月,王仙芝、尚君长率起义军攻克濮州(今河南甄城北),曹州(今山东定陶西),众至数万。天平(今山东东平西北)节度使薛崇出兵前往镇压,被起义军击败。

幽州将李茂勋逐帅自立

卢龙节度使张公素性情暴戾,将士不附。大将李茂勋本回纥阿布思之族,会昌年间(八四一—八四六),回纥衰败,降于幽州,节度使张仲武遣其戍边,屡立战功,遂赐汉名。乾符二年(八七五)六月,李茂勋密杀幽州纳降军使陈贡言,遂冒充陈贡言,举兵杀向幽州。张公素出战败北,逃回京城。茂勋入幽州,众方知其非贡言,不得已,推而立之,唐廷因以茂勋为幽州留后。八月,授任幽州节度使。

回纥遣使入贡

会昌年间(八四一—八四六),回纥衰灭。大中二年(八四八),其余部酋长庞勒自称可汗,迁居甘州(今甘肃张掖)。乾符二年(八七五),还归罗川(今甘肃正宁西南)。十一月,遣使者同罗榆禄入京贡奉。诏赐回纥绢万匹。

宋威招讨草贼使

乾符二年(八七五),王仙芝、黄巢等起兵后,徐兖饥民纷起响应,多者千余人,少者数百人,剽掠十余州,南至淮南(今江苏扬州)。十一月,唐廷命淮南、忠武(今河南许昌)、宣武(今河南开封),义成(今河南滑县)、天平(今山东东平西北)五节度使、监军加紧追捕招抚。十二月,王仙芝攻沂州(今山东临沂)、平卢(今山东益都)节度使宋威奏请以步骑五千别为一军,兼率本道兵讨捕之。唐廷因授宋威为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增给其禁军三千、骑兵五百,命五道节度使所遣兵马皆受宋威指挥。

懿宗昭圣恭惠孝皇帝下乾符二年(乙未,公元八七五年)

春,正月,丙戌,以高骈为西川节度使。

辛巳,上祀圆丘;赦天下。

高骈至剑州,先遣使走马开成都门。或谏曰:“蛮寇逼近成都,相公尚远,万一豨突,奈何?”骈曰:“吾在交趾破蛮二十万众,蛮闻我来,逃窜不暇,何敢辄犯成都!今春气向暖,数十万人蕴积城中,生死共处,污秽郁蒸,将成疠疫,不可缓也!”使者至成都,开城纵民出,各复常业,乘城者皆下城解甲,民大悦。蛮方攻雅州,闻之,遣使请和,引兵去。骈又奏:“南蛮小丑,易以枝梧。今西川新旧兵已多,所发长武、鄜坊、河东兵,徒有劳费,并乞勒还。”敕止河东兵而己。

上之为普王也,小马坊使田令孜有宠,及即位,使知枢密,遂擢为中尉。上时年十四,专事游戏,政事一委令孜,呼为“阿父”。令孜颇读书,多巧数,招权纳贿,除官及赐绯紫皆不关白于上。每见,常自备果食两盘,与上相对饮啖,从容良久而退。上与内园小儿狎昵,赏赐乐工、伎儿,所费动以万计,府藏空竭。令孜说上籍两市商旅宝货悉输内库,有陈诉者,付京兆杖杀之。宰相以下,钳口莫敢言。

高骈至成都,明日,发步骑五千追南诏,至大渡河,杀获甚众,擒其酋长数十人,至成都,斩之。修复邛崃关、大渡河诸城栅,又筑城于戎州马湖镇,号平夷军;又筑城于沐源川,皆蛮入蜀之要道也,各置兵数千戍之。自是蛮不复入寇。骈召黄景复,责以大渡河失守,腰斩之。骈又奏请自将本管及天平、昭义、义成等军共六万人击南诏,诏不许。先是,南诏督爽屡牒中书,辞语怨望,中书不答。卢携奏称:“如此,则蛮益骄,谓唐无以答,宜数其十代受恩以责之。然自中书发牒,则嫌于体敌,请赐高骈及岭南西道节度使辛谠诏,使录诏白,牒与之。”从之。

三月,以魏博留后韩简为节度使。

去岁,感化军发兵诣灵武防秋,会南诏寇西川,敕往救援。未至成都,蛮退,遣还;至凤翔,不肯诣灵武,欲擅归徐州。内养王裕本、都将刘逢搜擒唱帅者胡雄等八人,斩之,众然后定。

初,南诏围成都,杨庆复以右职优给募突将以御之,成都由是获全。及高骈至,悉令纳牒,又托以蜀中屡遭蛮寇,人未复业,停其禀给,突将皆忿怨。骈好妖术,每发兵追蛮,皆夜张旗立队,对将士焚纸画人马,散小豆,曰:“蜀兵懦怯,今遣玄女神兵前行。”军中壮士皆耻之。又索阖境官有出于胥吏者,皆停之。令民间皆用足陌钱,陌不足者皆执之,劾以行赂,取与皆死。刑罚严酷,由是蜀人皆不悦。夏,四月,突将作乱,大噪突入府廷。骈走匿于厕间,突将索之,不获。天平都将张杰帅所部数百人被甲入府击突将,突将撤牙前仪注兵仗,无者奋梃挥拳,乘怒气力斗,天平军不能敌,走归营。突将追之,营门闭,不得入。监军使人招谕,许以复职名禀给,久之,乃肯还营。天平军复开门出,为追逐之势。至城北,时方修球场,役者数百人,天平军悉取其首,还,诣府,云“已诛乱者”。骈出见之,厚以金帛赏之。明日,榜谢突将,悉还其职名、衣粮。自是日令诸道将士从己来者更直府中,严兵自卫。

加成德节度使王景崇兼侍中。

浙西狼山镇遏使王郢等六十九人有战功,节度使赵隐赏以职名而不给衣粮,郢等论诉不获,遂劫库兵作乱,行收党众近万人,攻陷苏、常,乘舟往来,泛江入海,转掠二浙,南及福建,大为人患。

五月,以太傅、分司令狐綯同平章事,充凤翔节度使。

司空、同平章事萧亻放薨。

六月,以御史大夫节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辛未,高骈阴籍突将之名,使人夜掩捕之,围其家,挑墙坏户而入,老幼孕病,悉驱去杀之,婴儿或扑于阶,或击于柱,流血成渠,号哭震天,死者数千人,夜,以车载尸投之于江。有一妇人,临刑,戟手大骂曰:“高骈!汝无故夺有功将士职名、衣粮,激成众怒。幸而得免,不省己自咎,乃更以诈杀无辜近万人,天地鬼神,岂容汝如此!我必诉汝于上帝,使汝他日举家屠灭如我今日,冤抑污辱如我今日,惊忧惴恐如我今日!”言毕,拜天,怫然就戮。久之,突将有自戍役归者,骈复欲尽族之,有元从亲吏王殷谏曰:“相公奉道,宜好生恶杀,此属在外,初不同谋,若复诛之,则自危者多矣!”骈乃止。

王仙芝及其党尚君长攻陷濮州、曹州,众至数万。天平节度使薛崇出兵击之,为仙芝所败。冤句人黄巢亦聚众数千人应仙芝。巢少与仙芝皆以贩私盐为事,巢善骑谢,喜任侠,粗涉书传,屡举进士不第,遂为盗,与仙芝攻剽州县,横行山东,民之困于重敛者争归之,数月之间,众至数万。

卢龙节度使张公素,性暴戾,不为军士所附。大将李茂勋,本回鹘阿布思之族,回鹘败,降于张仲武;仲武使戍边,屡有功,赐姓名。纳降军使陈贡言者,幽之宿将,为军士所信服,茂勋潜杀贡言,声云贡言举兵向蓟;公素出战而败,奔京师。茂勋入城,众乃知非贡言也,不得已,推而立之,朝廷因以茂勋为留后。

秋,七月,蝗自东而西,蔽日,所过赤地。京兆尹杨知至奏“蝗入京畿,不食稼,皆抱荆棘而死。”宰相皆贺。

八月,李茂勋为卢龙节度使。

九月,左补阙董禹谏上游畋、乘驴击球,上赐金帛以褒之。邠宁节度使李侃奏为假父华清宫使道雅求赠官,禹上疏论之,语颇侵宦官。枢密使杨复恭等列诉于上,冬,十月,禹坐贬郴州司马。复恭,钦义之养孙也。

昭义军乱,大将刘广逐节度使高湜,自为留后。以左金吾大将军曹翔为昭义节度使。

回鹘还至罗川,十一月,遣使者同罗榆禄入贡;赐拯接绢万匹。

群盗侵淫,剽掠十馀州,至于淮南,多者千馀人,少者数百人。诏淮南、忠武、宣武、义成、天平五军节度使、监军亟加讨捕及招怀。十二月,王仙芝寇沂州,平卢节度使宋威表请以步骑五千别为一使,兼帅本道兵所在讨贼。乃以威为诸道行营招讨草贼使,仍给禁兵三千、甲骑五百。因诏河南方镇所遣讨贼都头并取威处分。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