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56年 >>

856年

856年,是指唐宣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大中九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大中十年十二月初一日。

册封安西回纥庞勒可汗,不果

会昌(八四一—八四六)初,回纥被黠戛斯所灭,部落逃散。大中十年(八五六)初,宣宗闻回纥庞勒率部落寓居安西(今新缰库车),以回纥曾有功于唐,十月,遣使赴安西镇抚安回纥。使者至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北),适回纥亦遣使入贡。十一月十二日,乃以卫尉少卿王端章为册回纥可汗使,拟册封庞勒为愠禄登里罗汨没密施合俱录毗伽怀建可汗。王端章赴安西,中途为黑车子族所阻,未至而还。次年十月廿七日,贬端章贺州(今广西贺县东南)司马。

韦澳督征郑光租税

大中十年(八五六)五月廿五日,宣宗以京兆不易治,乃命翰林学士、工部侍郎韦澳为京兆尹。澳为人公直,赴任后,豪贵敛手。国舅郑光在京兆有数处田庄,其庄吏恣横不法,久不纳税,韦澳将其拘留。宣宗于延英殿问澳,澳奏言其事,并称欲依法处置。宣宗以庄吏为郑光所亲,为其说情。澳据理力争,宣宗曰:“卿与痛杖而贷其死,可否?”又曰:“朕为郑光故,阻卿行法,殊以为愧。”澳还府后,即杖责庄吏,督租数百斛足,方将庄吏送归郑光。

崔慎由拜相

大中十年(八五六)十二月廿三日,以户部侍郎、判户部崔慎由为工部尚书、同平章事。宣宗命相,左右皆不知。此前一日,命以兵部侍郎、判度支萧邺同平章事,枢密使王归长、马公儒奉旨宣于翰林院,复奏称:“邺所判度支应罢否?”宣宗以为归长等助邺,即罢邺命,手书慎由名及新命付翰林院草诏,仍云“落判户部事”。崔慎由,字敬止,太原人。太和(八二七——八三五)初登进士,再登贤良方正制科,历藩镇幕僚。大中初入朝为右拾遗,累迁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历湖南、浙西观察使。十年,入相。十二年,出任东川节度使。咸通(八六0—八七三)初,历镇华州、河中。入朝为吏部尚书,卒于东都留守。

中书门下奏停贡举三年

大中十年(八五六)三月,中书门下奏称:礼部贡院现置开元礼、三礼、三传、三史、学究、道举、明经、进士、童子等九科,近年来录取颇滥。请从今年(856年)起,暂停三年。三年之后,凡参加科试者,请先由中书舍人面试,判定等级,再上送皇上裁决。其中如有学业荒废,不当上送者,考官即当责过。童子科近来诸道所荐送者,多已超龄,伪称童子,其学业亦皆平常。请今后令诸道荐送童子,年龄不得超过十二岁,必须精熟一经,兼能自己书写。如有违制,本道长吏亦应惩治。宣宗准奏。

唐大中十年(856年)

新罗(今朝鲜半岛)崔致远来中国留学6年,应淮南节度副大使行营都统高骈的邀请,来扬州任职多年。回国著《桂苑笔耕集》。

宣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下大中十年(丙子,公元八五六年)

春,正月,丁巳,以御史大夫郑朗为工部尚书、同平章事。

上命裴休极言时事,休请早建太子,上曰:“若建太子,则朕遂为闲人。”休不敢复言。二月,丙戌,休以疾辞位,不许。

三月,辛亥,诏以“回鹘有功于国,世为婚姻,称臣奉贡,北边无警。会昌中虏廷丧乱,可汗奔亡,属奸臣当轴,遽加殄灭。近有降者云,已厖历今为可汗,尚寓安西,俟其归复牙帐,当加册命。”

上以京兆久不理,夏,五月,丁卯,以翰林学士、工部侍郎韦澳为京兆尹。澳为人公直,既视事,豪贵敛手。郑光庄吏恣横,为闾里患,积年租税不入,澳执而械之。上于延英问澳,澳具奏其状。上曰:“卿何以处之?”澳曰:“欲置于法。”上曰:“郑光甚爱之,何如?”对曰:“陛下自内庭用臣为京兆,欲以清畿甸之积弊,若郑光庄吏积年为蠹,得宽重辟,是陛下之法独行于贫户耳,臣未敢奉诏。”上曰:“诚如此。但郑光?带我不置,卿与痛杖,贷其死,可乎?”对曰:“臣不敢不奉诏,愿听臣且系之,俟征足及释之。”上曰:“灼然可。朕为郑光故挠卿法,殊以为愧。”澳归府,即杖之。督租数百斛足,乃以吏归光。

六月,戊寅,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裴休同平章事,充宣武节度使。

司农卿韦廑欲求夏州节度使,有术士知之,诣廑门曰:“吾善醮星辰,求官无不如意。”廑信之,夜,设醮具于庭。术士曰:“请公自书官阶一通。”既得之,仰天大呼曰:“韦廑有异志,令我祭天。”廑举家拜泣曰:“愿山人赐百口之命!”家之货财珍玩尽与之。逻者怪术士服鲜衣,执以为盗。术士急,乃曰:“韦廑令我祭天,我欲告之,彼以家财求我耳。”事上闻,秋,九月,上召廑面诘之,具知其冤,谓宰相曰:“韦廑城南甲族,为奸人所诬,勿使狱吏辱之。”立以术士付京兆,杖死,贬廑永州司马。

户部侍郎、判户部、附马都尉郑颢营求作相甚切。其父祗德闻之,与书曰:“闻汝已判户部,是吾必死之年;又闻欲求宰相,是吾必死之日也。”颢惧,累表辞剧务。

冬,十月,乙酉,以颢为秘书监。

上遣使诣安西镇抚回鹘,使者至灵武,会回鹘可汉遣使入贡。十一月,辛亥,册拜为嗢禄登里罗汩没密施合俱录毘伽怀建可汗,以卫尉少卿王端章充使。

吏部尚书李景让上言:“穆宗乃陛下兄,敬宗、文宗、武宗乃兄之子,陛下拜兄尚可,拜侄可乎!是使陛下不得亲事七庙也,宜迁四主出太庙,还代宗以下入庙。”诏百官议其事,不决而止。时人以是薄景让。敕“于灵感、会善二寺置戒坛,诸僧、尼应填阙者委长老僧选择,给公赁,赴两坛受戒,两京各选大德十人主其事。有不堪者罢之,堪者给牒,遣归本州。不见戒坛公牒,毋得私容。仍先选旧僧、尼,旧僧、尼无堪者,乃选外人。”

壬辰,以户部侍郎、判户部崔慎由为工部尚书、同平章事。上每命相,左右无知者。前此一日,令枢密宣旨于学士院,以兵部侍郎、判度支萧邺同平章事。枢密使王归长、马公儒覆奏:“邺所判度支应罢否?”上以为归长等佑之,即手书慎由名及新命付学士院,仍云“落判户部事”。邺,明之八世孙也。

内园使李敬寔遇郑郎不避马,郎奏之。上责敬寔,对曰:“供奉官例不避。”上曰:“汝衔敕命,横绝可也,岂得私出而不避宰相乎!”命剥色,配南牙。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免费发布信息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