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41年 >>

841年

841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元年,辛酉年鸡年);南诏天启二年;日本承和八年;渤海国咸和十一年;吐蕃彝泰二十六年。在此期间发生了很多的历史大事。

841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元年,辛酉年鸡年);南诏天启二年;日本承和八年;渤海国咸和十一年

改元会昌

会昌元年(八四一)正月九日,昊天上帝于圜丘,御临丹凤楼,大赦天下,改元会昌。

回纥十三部立乌介可汗

开成五年(八四0),回纥被黠戛斯大军攻灭,部落逃散。会昌元年(八四一)二月,原临近牙帐十三部落拥立乌希特勒为乌介可汗。南逃,屯保于错甲山(今蒙古哈尔和林南)。

张仲武讨平幽州军乱

会昌元年(八四一)九月廿六日,幽州(今北京)军乱,杀节度使史元忠,推牙将陈行泰为留后。行泰遣监军随从赴京求为节度使。宰相李德裕以为,以往河朔藩镇内乱,朝廷遣使赐诏处置过急,以致杀将逐帅者速稳定军情。今若暂不赐诏授行泰为节度使,坐以静观,其内部必然生变。不久,果如德裕所料,幽州复乱,将士杀陈行泰,立牙将张绛,遣使赴京求为节度使。朝廷仍不置可否。时幽州雄武军(今河北蓟县北)使张仲武欲起兵讨伐张绛,十月,遣其部从吴仲舒奉表至京,称绛治军残虐,请以本军讨除。德裕以为,行泰、绛皆以军中大将名义上表,胁迫朝廷,邀求节钺,故不可许。今仲武发兵讨乱,先奉表奏请朝廷批准,故应授任仲武。武宗遂以仲武为幽州留后。仲武率军攻克幽州。二年正月,诏以张仲武为幽州节度使。

刘弘逸、薛季棱赐死

枢密使刘弘逸、薛季棱在文宗朝颇得宠遇,左神策中尉仇士良深为忌恨。开成五年(八四0)正月,文宗病重,刘、薛二人与宰相杨嗣复、李珏奉密诏,欲以太子成美继位。左神策中尉仇士良等矫诏拥立武宗。武宗即位后,仇士良屡进谗言,劝武宗除去刘、薛二人。会昌元年(八四一)三月廿四日,武宗诏赐刘弘逸、薛季棱死;遣中使诛杨嗣复和李珏。宰相李德裕等屡上表谏阻,遂改贬嗣复为潮州刺史,李珏为昭州(今广东平乐西)刺史。

武宗亲受道家法篆

武宗颇好道术,开成五年(八四0)秋,召道士赵归真等八十一人入宫,命于三殿建九天道场。会昌元年(八四一)六月,武宗亲临九天道场,受道家法篆。右拾遗王哲上疏谏止,诏贬河南府士曹参军。

乌介可汗劫持太和公主

开成五年(八四0),黠戛斯出兵攻灭回纥,得太和公主。黠戛斯自以为系汉李陵后裔,与唐同姓,遂遣达干十人护送公主归还长安。回纥十三部新立乌介可汗闻讯,率军半途袭杀达干,截获公主,南行屯兵于天德军(今内蒙乌垃特前旗东北)境内。乌介可汗使公主上表,称回纥可汗已立,请求册封。又令其宰相颉干迦斯等人上表,请求借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一城安置公主、可汗。会昌元年(八四一)十二月十四日,武宗遣右金吾大将军王会等慰问乌介可汗,并赈济米二万斛。又赐乌介可汗敕书,令其收复失地,不得借城久居塞下,并令放公主还唐。

中书省奏改外官实物俸禄

会昌二年(八四二)二月一日,中书省奏改外官俸禄。其一,按元和七年(八一二)敕文,河东(今山西太原南)、凤翔(今陕西)、鄜坊(今陕西富县)、邠宁(今陕西彬县)等道州县官,令户部增给俸禄六万二千五百贯。但此后户部未能按时支给,以致铨选官员畏惧荒远,不愿赴任。请今后皆给予实物,按月支付,由观察判官专管此事,年终计帐申报户部。其二,赴任州县官,多在京借债,到任后遂贪污受贿归还,请今后由户部先借付两月俸禄,以后逐月扣除,以便新官上任时,衣食充足,既无借债利息,当可贵其清廉。武宗准奏。

萧俯卒

萧俯,字思谦,梁武帝后裔。贞元七年(七九一)举进士。登贤良方正制科,拜右拾遗。元和六年(八一一),召为翰林学土,累迁御史中丞。穆宗即位,为令狐楚推荐,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与段文昌献“销兵”之议,致河朔再叛。长庆元年(八二一)十月,改兵部尚书。二年,授同州(今陕西大荔)刺史。宝历二年(八二六),以太子少保分司东都(今河南洛阳)。文宗即位初,授检校左仆射、守太子少师致仕,隐居济源(今河南)。会昌二年(八四二)卒。

柳公权左迁太子詹事

右散骑常侍柳公权与宰相李德裕关系亲密,会昌二年(八四二)二月,宰相崔珙奏以公权为集贤学士、判院事。德裕以公权迁宫非由已出,借故贬公权为太子詹事。

李德裕奏请改撰《宪宗实录》

会昌元年(八四一),宰相李德裕以《宪宗实录》旧本尚不完备为由,奏请改撰。四月一日,敕令史官重修。史官郑亚奉敕改撰,秉承德裕意图,削去《实录》所载德裕父李吉甫为相时恶迹,颇为朝议所嗤。三年十月,宰相、监修国史李绅、史官郑亚进重修《宪宗实录》四十卷。

中书奏请复修《时政记》

会昌元年(八四一)六月,中书奏请据高宗朝宰相姚踌领衔修《时政记》先例,由宰相每月修纂,月终送交史馆。诏准奏。

宗密禅师卒

会昌元年(八四一),宗密禅师卒。宗密,俗姓何,西充(今四川)人。少通经史,有大志。元和二年(八0七)赴京应试贡举,途经遂州(今四川遂宁),听道圆和尚说法,遂削发为僧,从道圆学法。后赴京师学法于澄观大师,住终南草堂寺圭峰阑若。太和(八二八——八三五)中,曾入宫讲经,赐紫衣。宰相萧俯、裴休、温造等皆从问道。卒年六十二岁。著《禅源诸诠》、《华严原人论》等。宣宗朝追谥定慧禅师。

李翱卒

李翱(774年-841年),字习之,汴州陈留(今河南开封市)人,祖籍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县),出自陇西李氏仆射房,是北魏司空、清渊文穆公李冲十世孙,北魏使持节、侍中、太傅、录尚书事、青州刺史、濮阳孝懿公李延寔九世孙,中书侍郎、左光禄大夫、清渊献侯李彬八世孙,清渊县侯李桃杖七世孙。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下会昌元年(辛酉,公元八四一年)

春,正月,辛巳,上祀圆丘,赦天下,改元。

刘沔奏回鹘已退,诏沔还镇。

二月,回鹘十三部近牙帐者立乌希特勒为乌介可汗,南保错子山。

三月,甲戌,以御史大夫陈夷行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初,知枢密刘弘逸、薛季陵宠于文宗,仇士良恶之。上之立,非二人及宰相意,故杨嗣复出为湖南观察使,李珏出为桂管观察使。士良屡谮弘逸等于上,劝上除之。乙未,赐弘逸、季陵死,遣中使就潭、桂州诛嗣复及珏。户部尚书杜悰奔马见李德裕曰:“天子年少,新即位,兹事不宜手滑!”丙申,德裕与崔珙、崔郸、陈夷行三上奏,又邀枢密使至中书,使入奏。以为:“德宗疑刘晏动摇东宫而杀之,中外咸以为冤,两河不臣者由兹恐惧,得以为辞。德宗后悔,录其子孙。文宗疑宋申锡交通籓邸,窜谪至死。既而追悔,为之出涕。嗣复、珏等若有罪恶,乞更加重贬。必不可容,亦当先行讯鞫,俟罪状著白,诛之未晚。今不谋于臣等,遽遣使诛之,人情莫不震骇。愿开延英赐对。”至晡时,开延英,召德裕等入。德裕等泣涕极言:“陛下宜重慎此举,毋致后悔!”上曰:“朕不悔!”三命之坐,德裕等曰:“臣等愿陛下免二人于死,勿使既死而众以为冤。今未奉圣旨,臣等不敢坐。”久之,上乃曰:“特为卿等释之。”德裕等跃下阶舞蹈。上召升坐,叹曰:“朕嗣位之际,宰相何尝比数!李珏、季陵志在陈王,嗣复、弘逸志在安王。陈王犹是文宗遗意,安王则专附杨妃。嗣复仍与妃书云:‘姑何不效则天临朝!’向使安王得志,朕那复有今日?”德裕等曰:“兹事暖昧,虚实难知。”上曰:“杨妃尝有疾,文宗听其弟玄思入侍月馀,以此得通意旨。朕细询内人,情状皎然,非虚也。”遂追还二使,更贬嗣复为潮州刺史,李珏为昭州刺史,裴夷直为驩州司户。

夏,六月,乙巳,诏:“自今臣下论人罪恶,并应请付御史台案问,毋得乞留中,以杜谗邪。”

以魏博留后可重顺为节度使。

上命道士赵归真于三殿建九天道场,亲授法箓。右拾遗王哲上疏切谏,坐贬河南府士曹。

秋,八月,加仇士良观军容使。

天德军使田牟、监军韦仲平欲击回鹘以求功,奏称:“回鹘叛将嗢没斯等侵逼塞下,吐谷浑、沙陀、党项皆世与为仇,请自出兵驱逐。”上命朝臣议之,议者皆以为嗢没斯等叛可汗而来,不可受,宜如牟等所请,击之便。上以问宰相,李德裕以为:“穷鸟入怀,犹当活之。况回鹘屡建大功,今为邻国所破,部落离散,穷无所归,远依天子,无秋毫犯塞,奈何乘其困而击之!宜遣使者镇抚,运粮食以赐之,此汉宣帝所以服呼韩邪也。”陈夷行曰:“此所谓借寇兵资盗粮也,不如击之。”德裕曰:“彼吐谷浑等各有部落,见利则锐敏争进,不利则鸟惊鱼散,各走巢穴,安肯守死为国家用!今天德城兵才千馀,若战不利,城陷必矣。不若以恩义抚而安之,必不为患。纵使侵暴边境,亦须俟征诸道大兵讨之,岂可独使天德击之乎!”时诏以鸿胪卿张贾为巡边使,使察回鹘情伪,未还。上问德裕曰:‘嗢没斯等请降,可保信乎?”对曰:“朝中之人,臣不敢保,况敢保数千里外戎狄之心乎!然谓之叛将,则恐不可。若可汗在国,嗢没斯等帅众而来,则于体固不可受。今闻其国败乱无主,将相逃散,或奔吐蕃,或奔葛逻禄,惟此一支远依大国。观其表辞,危迫恳切,岂可谓之叛将乎!况嗢没斯等自去年九月至天德,今年二月始立乌介,自无君臣之分。愿且诏河东、振武严兵保境以备之,俟其攻犯城镇,然后以动力驱除。或于吐谷浑等部中小有抄掠,听自仇报,亦未可助以官军。仍诏田牟、仲平毋得邀功生事,常令不失大信,怀柔得宜,彼虽戎狄,必知感恩。”辛酉,诏田牟约勒将士及杂虏,毋得先犯回鹘。九月,戊辰朔,诏河东、振武严兵以备之。牟,布之弟也。

癸巳,卢龙军乱,杀节度使史元忠,推牙将陈行泰主留务。

李德裕请遣命慰抚回鹘,且运粮三万斛以赐之,上以为疑。闰月,己亥,开延英,召宰相议之。陈夷行于候对之所,屡言资盗粮不可。德裕曰:“今征兵未集,天德孤危。倘不以此粮啖饥虏,且使安静,万一天德陷没,咎将谁归!”夷行至上前,遂不敢言。上乃许以谷二万斛赈之。

以前山南东道节度使、同平章事牛僧孺为太子太师。先是汉水溢,坏襄州民居。故李德裕以为僧孺罪而废之。

卢龙军复乱,杀陈行泰,立牙将张绛。

初,陈行泰逐史元忠,遣监军傔以军中大将表来求节钺。李德裕曰:“河朔事势,臣所熟谙。比来朝廷遣使赐诏常太速,故军情遂固。若置之数月不问,必自生变。今请留监军傔,勿遣使以观之。”既而军中果杀行泰,立张绛,复求节钺,朝廷亦不问。会雄武军使张仲武起兵击绛,且遣军吏吴仲舒奉表诣京师,称绛惨虐,请以本军讨之。冬,十月,仲舒至京师。诏宰相问状,仲舒言:“行泰、绛皆游客,故人心不附。仲武幽州旧将,性忠义,通书,习戎事,人心向之。向者张绛初杀行泰,召仲武,欲以留务让之,牙中一二百人不可。仲武行至昌平,绛复却之。今计仲武才发雄武,军中已逐绛矣。”李德裕问:“雄武士卒几何?”对曰:“军士八百,外有上团五百人。”德裕曰:“兵少,何以立功?”对曰:“在得人心。苟人心不从,兵三万何益?”德裕又问:“万一不克,如何?”对曰:“幽州粮食皆在妫州及北边七镇,万一未能入,则据居庸关,绝其粮道,幽州自困矣!”德裕奏:“行泰、绛皆使大将上表,胁朝廷,邀节钺,故不可与。今仲武先自表请发兵为朝廷讨乱,与之则似有名。”乃以仲武知卢龙留后。仲武寻克幽州。

上校猎咸阳。

十一月,李德裕上言:“今回鹘破亡,太和公主未知所在。若不遣使访问,则戎狄必谓国家降主虏庭,本非爱惜,既负公主,又伤虏情。请遣通事舍人苗缜赍诏诣温没斯,令转达公主,兼可卜温没斯逆顺之情。”从之。

上颇好田猎及武戏,五坊小儿得出入禁中,赏赐甚厚。尝谒郭太后,从容问为天子之道,太后劝以纳谏。上退,悉取谏疏阅之,多谏游猎。自是上出畋稍希,五坊无复横赐。

癸亥,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郸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

初,黠戛斯既破回鹘,得太和公主,自谓李陵之后,与唐同姓,遣达干十人奉公主归之于唐。回鹘乌介可汗引兵邀击达干,尽杀之,质公主,南度碛,屯天德军境上。公主遣使上表,言可汗已立,求册命。乌介又使其相颉干伽斯等上表,借振武一城以居公主、可汗。十二月,庚辰,制遣右金吾大将军王会等慰问回鹘,仍赈米二万斛。又赐乌介可汗敕书,谕以“宜帅部众渐复旧疆,漂寓塞垣,殊非良计。”又云:“欲借振武一城,前代未有此比。或欲别迁善地,求大国声援,亦须且于漠南驻止。朕当许公主入觐,亲问事宜。傥须应接,必无所吝。”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