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31年 >>

831年

831年 新罗王金景徽立是太和五年(八三一)二月,王守澄诬奏宋申锡与漳王谋反是太和四年(八三0)。

831年,唐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太和五年

幽州杨志诚逐李载义自立

太和五年(八三一)正月廿一日,幽州监军上奏:节度使李载义与朝廷敕使会宴于球场后院,副兵马使杨志诚与其徒呼噪作乱,载义与其子正元逃奔易州,志诚杀莫州(今河北任丘北)刺史张庆初。文宗召集宰相商议对策,牛僧孺认为,幽州自安史之党割据以来,非国所有,前节度使刘总献地归顾,朝廷费钱八十万缗,而无所获。今日志诚得之,犹如前日载义得之。不如授以节制,使其遏制北狄,不必计较其对朝廷逆顺。文宗从其言,二月廿三日,以杨志诚为幽州留后。载义自易州赴京师,以为太保,仍同平章事如故。

新罗王金景徽立

太和五年(八三一)二月,新罗王金彦升卒,其子金景徽立。四月六日,诏以金景徽为开府议同三司、检校太保,使持节鸡林州诸军事,鸡林州大都督,宁海军使、上柱国,封新罗王;仍封其母朴氏为新罗国太妃。

王守澄诬奏宋申锡与漳王谋反

太和四年(八三0),文宗与宰相宋申锡密议诛除宦官。申锡荐引吏部侍郎王墦为京兆尹,示意文宗密旨。王墦泄露其谋,神策中尉王守澄及其党郑注得知,阴为之备。文宗弟漳王李凑贤惠而有威望,郑注令神策都虞候豆卢著诬告申锡谋立漳王。太和五年(八三一)二月廿九日,王守澄以豆卢著所告奏上,文宗信之,大怒。守澄即欲遣二百骑兵屠申锡全家,飞龙使马存亮阻止说:“如此,则京城自乱矣!宜召宰相商议其事。”守澄乃止。是日,值百官旬休,文宗遣中使召宰相至中书省东门,中使曰:“所召无宋公(申锡)名。”申锡知获罪,以笏扣头而退。宰相至延英殿,文宗以守澄所奏示意,众皆愕然。文宗即命守澄逮捕豆卢著所告十六宅宫市品官晏敬则,及申锡亲事王师文等。王师文逃亡,晏敬则等皆拘押禁中。三月二日,罢宋申锡为右庶子。宰相大臣皆不敢言其冤,独京兆尹崔琯,大理卿王正雅连名上疏,请将此案付外廷核实。晏敬则等自诬招供,称申锡遣王师文与漳王相结,有谋反之意。四日,文宗召太师太保及三省、御史台、刑部、大理寺臣僚当面询问审讯情况。中午时分,左常侍崔玄亮等谏官数人复请奏对于延英殿,请求以此案交外廷复核,文宗曰:“吾已与大臣商议。”屡遣其出,皆不退。玄亮等叩头流涕曰:“杀一匹夫犹不可不慎,况宰相乎!”文宗怒意稍解。召宰相复入商议。牛僧儒认为:“人臣不过宰相,今申锡已为相职,假使如其所谋,又有何求!申锡决不至如此。”郑注恐复核真像大白,劝守澄即行贬黜,以了此案。五日,诏贬漳王为巢县公,宋申锡为开州(今四川开县)司马,晏敬则等处死,流放者数十百人。申锡竟卒于贬所。飞龙使马存亮自以不能救宋申锡等之冤,即请致仕。

南诏进犯嶲州

太和五年(八三一)十月十四日,西川(今四川成都)节度使李德裕上奏,称南诏进犯嶲州(今四川西昌),有三县失陷。德裕因修邛崃关(今四川荥经南),移嶲州于台登城(今四川喜德西)。

沧齐德节度赐名义昌军

太和五年(八三一)正月十八日,赐沧齐德节度(原名横海)名义昌军。

诏复《时政记》

长寿二年(六九三),宰相兼监修国史姚寿奏,凡朝廷集议,由宰相一人记录,月终密封送递史馆,称《时政记》。后因时局动荡,宰相以军国大事机密,《时政记》遂致废坠。至太和五年(八三一)四月十九日,文宗诏复《时政记》,并规定:今后宰臣奏事,凡有关大事及临时处分涉及政令者,由中书门下丞一人随时撰录,每季送史馆。

韦温谏勿以中使代朝官葺修太庙

太和五年(八三一)五月四日,文宗以太庙有两间破漏,数年未加葺修,罚将作监、度支判官及宗正卿俸禄,命中使率工徒以宫中备用木材修补。左补阙韦温谏止,曰:“国家置百官,各有所司,如其失职,宜黜其人,另择称职者以代。今失职之人仅于罚俸,而由宦官代行其事,则是以宗庙为陛下私事,而百官皆为虚设。”文宗采纳韦温意见,追回中使,命朝臣修葺太庙。

李德裕遣使索还南诏掠夺西川百姓工匠

太和五年(八三一)五月十九日,西川节度使李德裕奏称:南诏掠夺本道百姓、工匠、僧道等四千人,已遣使索回。

崔郾诛鄂岳群盗

太和五年(八三一)八月十三日,以陕虢(今河南陕县)观察使崔郾为鄂岳(今湖北武汉)观察使。鄂岳地带山湖,处南北东西交会之处,境内多盗,剽掠行人舟船。郾赴任后,练卒治兵,作蒙冲数艘,尽行追讨,皆诛杀。

李德裕、牛僧孺争维州事

太和五年(八三一)九月,吐蕃维州(今四川理县东北)副使悉怛谋请降。维州城三面临江,一面险峰,系西川控扼吐蕃要地。安史乱后,河西、陇右失陷于吐蕃,唯此州尚存。后吐蕃以奇计攻取,号为“无忧城”。贞元(七八五—八0四)中,西川节度使韦皋多次进攻未克,至此悉但谋遣人请降。节度使李德裕疑其有诈,派人送去锦袍金带,借口等候朝廷诏令。悉怛谋等候不及,率士卒百姓奔成都,德裕因遣行维州刺史虞藏俭率兵入据维州。廿五日,德裕奏称收复维州,请求率兵深入吐蕃境内,收复失地。文宗诏百官集议,众皆请按德裕所奏处置。宰相牛僧孺以为不可,说:吐蕃疆域万里,失一维州,未损其势。近来唐与吐蕃修好,约定双方共罢边兵,应以诚为信。今夺其维州,吐蕃必遣使责难,如其发兵进犯,不到三日,骑兵即可抵达咸阳桥,此时西南数千里外,得百维州又有何用?言而无信,此匹夫所不为,况天子乎!文宗听信其言,诏德裕将维州归还吐蕃,其降将悉怛谋等亦皆送还。吐蕃尽诛悉怛谋等人,极为残酷。德裕由此深忌僧孺。

李渤卒

李渤,字浚之,家居施州(今湖北恩施),后迁东都。少苦节读书,不从科举。元和九年(八一四),入仕为著作郎,累迁赞善大夫、分司东都。十四年,奏两税摊逃之弊。穆宗即位,召为考功员外郎,定京官考课,不避权贵,出为虔州(今江西赣州)刺史,奏免邻州所移两税钱二百万,税米二万斛,废冗役一千六百人。迁江州(今江西九江)刺史,奏免本州贞元二年(七八六)逃户欠钱四千四百一十贯。长庆三年(八二三),迁谏议大夫,转给事,以直谏闻名。宝历元年(八二五),出任桂管(今广西桂林),观察使,疏浚古灵渠旧道,以通漕运。后以病归东都。太和五年(八三一)卒,年五十九岁。

命州郡造僧尼籍

唐初,於鸿胪寺置崇玄署管理佛、道二教。武后元载元年(六九四),命僧尼隶属祠部。开元十七年(七二九),敕天下僧尼每三年一造簿籍,一份留县,一份留州,一份申报祠部,以限制度牒伪滥及私度僧尼。安史乱后,各地置戒坛度僧卖钱,僧尼人数急剧增多,虽屡加限制,仍有增无减。太和四年(八三0),祠部奏请令僧尼冒名非正度者,许其具名申报以给牒,作为入籍凭据。共申报七十万人。五年,命天下州郡造僧尼簿籍,以申报者入籍。

元稹卒

元稹,字微之,河南洛阳人,北魏拓跋氏后裔。稹八岁丧父,家境贫寒,刻苦自学。十五岁明经及第,二十四岁登书判拔萃科,授秘书省校书郎。元和元年(八0六),应制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居第一,拜右拾遗。屡上疏言朝政,为宰相所忌,出为河南县尉。拜监察御史,四年,弹劾原东川(今四川三台)节度使严砺等地方大吏不法事数件,宰臣怒其不庇亲党,借故贬江陵(今湖北)士曹参军。十年,移通州(今四川达县)司马,与白居易寄诗唱和,作《连昌宫词》等。穆宗即位,自虢州(今河南灵宝)长史召入朝,为膳部员外郎,转祠部郎中、知制诰,迁中书舍人、翰林承旨学士。长庆二年(八二二),拜为宰相。时元稹久放外任,急于求进,因与宦官崔潭峻、魏弘简相结,与裴度等人争夺权位,被朝官所嗤,出为同州(今陕西大荔)刺史。在任关注民生,均平赋税。四年,改浙东(今浙江绍兴)观察使,命吏民修筑陂塘,编集白居易诗文,题名《白氏长庆集》。太和三年,入为尚书左丞,四年,出任武昌军节度使,太和五年(八三一)八月卒于任,终年五十二岁。元稹是中唐著名诗人,他和白居易一起,积极倡导新乐府运动,二人并称元白,其诗号“元和体”。他的传奇小说《莺莺传》对后世文学有很大影响,著名元代杂剧《西厢记》即据此改编。有《元氏长庆集》传世。

诗人王建卒

王建,字仲初,许州(今河南许昌)人。出身寒微,举进士,久未授官。元和(八0六—八二0)时,始为昭应县尉。长庆(八二一—八二四)年间,授校书郎。太和中,出任陕州(今河南陕县)司马、迁光州(今河南潢川西)刺史。约卒于太和五年(八三一)年约六十六岁。王建是新乐府运动的积极追随者,他是张籍的挚友,乐府诗与籍齐名,世称“张王乐府”,在古题、新题参用这方面,二人也比较接近。他一生贫寒,写了不少反映社会现实,揭露封建统治黑暗的作品。代表作有《田家行》、《簇蚕辞》、《水夫谣》、《羽林行》等,又有《宫词》百首。有《王司马集》传世。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上之下太和五年(辛亥,公元八三一年)

春,正月,丁巳,赐沧、齐、德节度名义昌军。

庚申,卢龙监军奏李载义与敕使宴于球场后院,副兵马使杨志诚与其徒呼噪作乱,载义与子正元奔易州。志诚又杀莫州刺史张庆初。上召宰相谋之,牛僧孺曰:“范阳自安、史以来,非国所有,刘总暂献其地,朝廷费钱八十万缗而无丝毫所获。今日志诚得之,犹前日载义得之也。因而抚之,使捍北狄,不必计其逆顺。”上从之。载义自易州赴京师,上以载义有平沧景之功,且事朝廷恭顺,二月,壬辰,以载义为太保,同平章事如故。以杨志诚为卢龙留后。

臣光曰:“昔者圣人顺天理,察人情,知齐民之莫能相治也,故置师长以正之;知群臣之莫能相使也,故建诸侯以制之;知列国之莫能相服也,故立天子以统之。天子之于万国,能褒善而黜恶,抑强而辅弱,抚服而惩违,禁暴而诛乱,然后发号施令,而四海之内莫不率从也。《诗》云:“勉勉我王,纲纪四方。”载义籓屏大臣,有功于国,无罪而志诚逐之,此天子所宜治也。若一无所问,因以其土田爵位授之,则是将帅之废置杀生皆出于士卒之手,天子虽在上,奚为哉!国家之有方镇,岂专利其财赋而已乎!如僧孺之言,姑息偷安之术耳,岂宰相佐天子御天下之道哉!

新罗王彦升卒,子景徽立。

上与宋申锡谋诛宦官,申锡引吏部侍郎王璠为京兆尹,以密旨谕之。璠泄其谋,郑注、王守澄知之,阴为之备。上弟漳王凑贤,有人望,注令神策都虞候豆卢著诬告申锡谋立漳王。戊戌,守澄奏之,上以为信然,甚怒。守澄欲即遣二百骑屠申锡家,飞龙使马存亮固争曰:“如此,则京城自乱矣!宜召他相与议其事。”守澄乃止。是日,旬休,遣中使悉召宰相至中书东门。中使曰:“所召无宋公名。”申锡知获罪,望延英,以笏叩额而退。宰相至延英,上示以守澄所奏,相顾愕眙。上命守澄捕豆卢著所告十六宅宫市品官晏敬则及申锡亲事王师文等,于禁中鞫之;师文亡命。三月,庚子,申锡罢为右庶子。自宰相大臣无敢显言其冤者,独京兆尹崔琯、大理卿王正雅连上疏请出内狱付外廷核实,由是狱稍缓。正雅,翊之子也。晏敬则等自诬服,称申锡遣王师文达意于王,豫结异日之知。狱成,壬寅,上悉召师保以下及台省府寺大臣面询之。午际,左常侍崔玄亮、给事中李固言、谏议大夫王质、补阙卢钧、舒元褒、蒋系、裴休、韦温等复请对于延英,乞以狱事付外覆按。上曰:“吾已与大臣议之矣。”屡遣之出,不退。玄亮叩头流涕曰:“杀一匹夫,犹不可不重慎,况宰相乎!”上意稍解,曰:“当更与宰相议之。”乃复召宰相入。牛僧孺曰:“人臣不过宰相,今申锡已为宰相,假使如所谋,复欲何求!申锡殆不至此!”郑注恐覆案诈觉,乃劝守澄请止行贬黜。癸卯,贬漳王凑为巢县公,宋申锡为开州司马。存亮即日请致仕。玄亮,磁州人;质,通五世孙;系,乂之子;元褒,江州人也。晏敬则等坐死用及流窜者数十百人,申锡竟卒于贬所。

夏,四月,己丑,以李载义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志诚为幽州节度使。

五月,辛丑,上以太庙两室破漏,逾月不葺,罚将作监、度支判官、宗正卿俸;亟命中使帅工徒,辍禁中营缮之材以葺之。左补阙韦温谏,以为:“国家置百官,各有所司,苟为堕旷,宜黜其人,更择能者代之。今旷官者止于罚俸,而忧轸所切即委内臣,是以宗庙为陛下所私,而百官皆为虚设也。”上善其言,即追止中使,命有司葺之。

丙辰,西川节度使李德裕奏遣使诣南诏索所掠百姓,得四千人而还。

秋,八月,戊寅,以陕虢观察使崔郾为鄂岳观察使。鄂岳地囊山带江,处百越、巴、蜀、荆、汉之会,土多群盗,剽行舟,无老幼必尽杀乃已。郾至,训卒治兵,作蒙冲追讨,岁中,悉诛之。郾在陕,以宽仁为治,或经月不笞一人,乃至鄂,严峻刑罚。或问其故,郾曰:“陕土瘠民贫,吾抚之不暇,尚恐其惊;鄂地险民杂,夷俗慓狡为奸,非用威刑,不能致治。政贵知变,盖谓此也。”

西川节度使李德裕奏:“蜀兵羸疾老弱者,从来终身不简,臣命立五尺五寸之度,简去四千四百馀人,复简募少壮者千人以慰其心。所募北兵已得千五百人,与土兵参居,转相训习,日益精练。又,蜀工所作兵器,徒务华饰不堪用。臣今取工于别道以治之,无不坚利。”九月,吐蕃维州副使悉怛谋请降,尽帅其众奔成都。德裕遣行维州刺史虞藏俭将兵入据其城。庚申,具奏其状,且言“欲遣生羌三千,烧十三桥,捣西戎腹心,可洗久耻,是韦皋没身恨不能致者也!”事下尚书省,集百官议,皆请如德裕策。牛僧孺曰:“吐蕃之境,四面各万里,失一维州,未能损其势。比来修好,约罢戍兵,中国御戎,守信为上。彼若来责曰:‘何事失信?’养马蔚茹川,上平凉阪,万骑缀回中,怒气直辞,不三日至咸阳桥。此时西南数千里外,得百维州何所用之!徒弃诚信,有害无利。此匹夫所不为,况天子乎!”上以为然,诏德裕以其城归吐蕃,执悉怛谋及所与偕来者悉归之。吐蕃尽诛之于境上,极其惨酷。德裕由是怨僧孺益深。

冬,十月,戊寅,李德裕奏南诏寇巂州,陷三县。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