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38年 >>

838年

838年,中国纪年,唐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开成三年。

戊午年马年);南诏保和十五年;吐蕃彝泰二十四年;日本承和五年;渤海国咸和八年

宰相李石遇刺受伤

开成三年(八三八)正月五日晨,宰相李石自亲仁里宅第骑马入朝,突遇盗贼行刺,流矢擦伤其身。石马惊,驰归其宅。盗贼伏于坊门,挥刀砍石,断其马尾。文宗闻讯大惊,命神策六军遣兵三十人卫从宰相,敕京城内外捕盗,竟无所获。京城大恐,数日不安。次日,百官入朝仅九人而已。石知为左神策中尉仇士良所忌,故遣盗刺杀,因上表称病辞位。文宗深知其故,亦无可奈何。十七日,以李石为荆南(今湖北江陵)节度使。

杨嗣复、李珏拜相

宰相李固言与杨嗣复、李珏相好,故荐引二人为相以排挤郑覃、陈夷行。开成三年(八三八)正月九日,诏以盐铁转运使、户部尚书杨嗣复,户部侍郎、判户部事李珏并同平章事,仍判,便如故。

李宗闵为杭州刺史

开成三年(八三八)二月,宰相杨嗣复欲援进李宗闵,恐郑覃阻止,于是,先通于宦官,使其言于文宗。文宗亦有此意。七日,临朝议政,文宗对宰相说:“宗闵流贬数年,宜授一官。”郑覃、陈夷行皆以为李宗闵前以朋党乱政,不可擢任。杨嗣复、李珏奏称李德裕与李宗闵于太和九年(八三五)同时贬官,德裕已移任淮南(今江苏扬州)节度使,而宗闵仍在贬所,实为不公。双方互相诋讦以为朋党。文宗以为可援宗闵一州刺史。郑覃等退。九日,以衡州司马李宗闵为杭州刺史。

王晏平贪赃贬永州司户

灵武节度使王晏平贪赃,七千余缗,文宗以其父王智兴有功于国,免其死罪,流放康州(今广东德庆)。晏平密请河朔三镇节度使上表救援。文宗不得已,开成三年(八三八)六月十六日,改贬永州司户。

殷侑卒

殷侑,陈州(今河南淮阳)人。贞元(七八五——八0四)末,以五经登第,精通经学及历代沿革礼,擢太常博士。元和八年(八一三),出使回纥;十年,奉诏宣慰成德(今河北正定),皆有功,迁谏议大夫,屡上章言朝政得失,出为桂管(今广西桂林)观察使。宝历元年(八二五),转江西(今江西南昌)观察使。太和四年(八三0),平李同捷,授沧齐德(今河北沧州东南)观察使,与士卒同甘苦,招集流民,劝课农桑,两年后,请罢度支给赐。六年,移为天平(今山东东平西北)节度使。此镇自元和末收复,赋不上供,侑请自次年起,上供两税,得朝廷嘉奖,加检校右仆射。历山南东(今湖北襄樊)节度使、东都(今河南洛阳)留守。开成二年(八三七)出镇忠武。三年七月卒,年七十二岁。

山南东等六道水灾

开成三年(八三八)八月,山南东(今湖北襄樊)、鄂岳(今湖北武汉)、蕲黄(今湖北蕲春北)、陈许(今河南许昌)。郑滑(今河南滑县)、曹濮(今山东东平西北)等道大水为灾,堤防溃决,田稼漂尽。十二日,诏遣给事中卢弘赴陈许、郑滑、曹濮等道宣慰,刑部郎中崔瑨赴山南东、鄂岳、蕲黄等道宣慰。

史孝章卒

史孝章,字得仁,奚族后裔,魏博(今河北大名)节度使史宪诚之子。宪诚擅权割据,孝章涕泣极谏,文宗闻讯,擢为魏博节度副使。太和(八二七—八三五)初,横海(今河北沧州东南)李同捷叛乱,宪诚密以粮饷助援,孝章切谏,请出兵讨伐,遂率军协助官军平定横海,以功加礼部尚书,授相卫(今河北安阳)节度使。未及赴镇,魏博军乱,转右金吾卫将军。历鄜坊(今陕西富县)、郑滑(今河南滑县)、邠宁三镇节度使。开成三年十月(八三八)卒,年三十九岁。

日本国遣唐使藤原常嗣入唐

开成三年(八三八)七月二日,日本国第十八次遣唐使藤原常嗣一行三十余人入唐,抵扬州海陵县境。随后,经扬州至长安,贡珍珠绢等物。次年乘新罗船归国。此为日本国最后一次遣唐使团。

日僧圆仁随遣唐使入唐

开成三年(八三八)七月二日,日僧圆仁及其弟子惟正、惟晓,随从丁雄万四人随遣唐使藤原常嗣入唐,抵扬州海陵县(今江苏泰州)境。圆仁欲往台州(今浙江临海)国清寺拜师以决佛理疑难,未得准许,因滞留扬州开元寺,访巡诸寺,并与淮南节度使李德裕会见叙谈。

文宗集群臣议废太子

太子永之母王德妃无宠,为杨贤妃进谗言诬告致死。太子颇好游宴,昵近小人,杨贤妃屡进言诋毁。开成三年(八三八)九月七日,文宗特开延英殿,召集宰相、中书门下两省及御史台五品以上官、尚书省四品以上官集议,欲废黜太子。群臣皆以为太子年少,当容其改过;国本至重,不可轻动。御史中丞狄兼谟论之尤切,以至涕泣。次日,翰林学士六人,神策六军军使十六人再上表谏止。文宗怒意稍息。当日晚,始遣太子归少阳院。如京使王少华、判官袁载和及宦官、宫人数十人因罪贬官流放。

义武军乱

义武(今河北定县)节度使张墦在镇十五年,颇为幽州(今北京)、成德(今河北正定)两镇所惧。开成三年(八三八)九月,张墦因病请入朝,并戒其子元益举族归朝,不得仿效河朔藩镇世袭。十六日,张墦病卒,军中欲立元益为留后,观察留后李士季以为不可,众杀士季,又杀大将十余人。十七日,诏以易州(今河北易县)刺史李仲迁为义武节度使。十月,义武监军奏称军中不纳李仲迁,请以张元益为留后。宰相商议发兵讨伐,文宗以为,义武惟易、定二州,地狭人贫,军资有一半靠朝廷赡济,不如四面设备以待其内部生变。因以张元益为代州(今山西代县)刺史。不久,义武军中果有异议,上表以李仲迁不便为辞,朝廷因罢仲迁。十一月壬申,以蔡州刺史韩威为义武节度使。元益归朝,次年七月,授任左骁卫将军。

诏神策军将吏迁官皆先奏闻

自太和九年(八三五)十一月甘露之变以后,宦官专权,神策军将吏迁官,多不奏请皇上,由神策中尉直接下达中书省,令其奏请施行,以至神策军将吏迁官频仍,几无虚日。开成三年(八三八)九月廿八日,始诏神策军将吏迁官,皆须首先上奏,由禁中将其奏状宣付中书省,然后检核任命。

吐蕃赞普达磨立

吐蕃彝泰赞普在位近三十年,身体多病,委政大臣。其势已衰,故久不入犯。开成三年(八三八),彝泰卒,其弟达磨继位。达磨嗜酒好畋猎,国人不附,灾害相继,吐蕃益衰。

敕进士举人岁限三十人及第

开成三年(八三八)五月一日,敕礼部,贡院进士举人,岁限放三十人及第。

澄观卒

开成三年(八三八),华严高僧澄观卒(一说卒于次年)。澄观,俗姓夏侯,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少出家,依宝林寺霈禅师。及长,学无常师,学综内外,博习经史子籍、五明密咒。曾就天竺山诜法师学华严宗,后入五台山撰《华严随疏演义钞》四十卷。贞元四年(七八八)于大华严寺讲经,七年,讲于河东(今山西太原南)崇福寺,名震京国。八年入京,奉诏于终南山草堂寺撰新译《华严后分疏》,成十卷以进。元和五年(八一0),授任僧统,号清凉国师。卒年约七十岁。遗著四百余卷,现存一百六十四卷。擅长诗文,与武元衡、李吉甫、白居易、韩愈、权德舆等人结交为友。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下开成三年(戊午,公元八三八年)

春,正月,甲子,李石入朝,中涂有盗射之,微伤。左右奔散,石马惊,驰归第。又有盗邀击于坊门,断其马尾,仅而得免。上闻之,大惊,命神策六军遣兵防卫,敕中外捕盗甚急,竟无所获。乙丑,百官入朝者九人而已。京城数日方安。

丁卯,追赠故齐王凑为怀懿太子。

戊申,以盐铁转运使、户部尚书杨嗣复,户部侍郎、判户部李珏并同平章事,判、使如故。嗣复,于陵之子也。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石,承甘露之乱,人情危惧,宦官恣横,忘身徇国,故纪纲粗立。仇士良深恶之,潜遣盗杀之,不果。石惧,累表称疾辞位。上深知其故而无如之何。丙子,以石同平章事,充荆南节度使。

陈夷行性介直,恶杨嗣复为人,每议政事,多相抵斥。壬辰,夷行以足疾辞位,不许。上命起居舍人魏谟献其祖文贞公笏,郑覃曰:“在人不在笏。”上曰:“亦甘棠之比也。”

杨嗣复欲援进李宗闵,恐为郑覃所沮,乃先令宦官讽上。上临朝,谓宰相曰:“宗闵积年在外,宜与一官。”郑覃曰:“陛下若怜宗闵之远,止可移近北数百里,不宜再用。用之,臣请先避位。”陈夷行曰:“宗闵向以朋党乱政,陛下何爱此纤人!”杨嗣复曰:“事贵得中,不可但徇爱憎。”上曰:“可与一州。”覃曰:“与州太优,止可洪州司马耳。”因与嗣复互相抵讦以为党。上曰:“与一州无伤。”覃等退,上谓起居郎周敬复、舍人魏谟曰:“宰相喧争如此,可乎?”对曰:“诚为不可。然覃等尽忠愤激,不自觉耳。”丁酉,以衡州司马李宗闵为杭州刺史。李固言与杨嗣复、李珏善,故引居大政以排郑覃、陈夷行,每议政之际,是非锋起,上不能决也。

三月,牂柯寇涪州清溪镇,镇兵击却之。

初,太和之末,杜悰为凤翔节度使,有诏沙汰僧尼。时有五色云见于岐山,近法门寺,民间讹言佛骨降祥,以僧尼不安之故。监军欲奏之,悰曰:“云物变色,何常之有!佛若果爱僧尼,当见于京师。”未几,获白兔,监军又欲奏之,曰:“此西方之瑞也。”悰曰:“野兽未驯,且宜畜之。”旬日而毙。监军不悦,以为掩蔽圣德,独画图献之。及郑注代忄宗镇凤翔,奏紫云见,又献白雉。是岁,八月,有甘露降于紫宸殿前樱桃之上,上亲采而尝之,百官称贺。其十一月,遂有金吾甘露之变。及悰为工部尚书、判度支,河中奏驺虞见,百官称贺。上谓悰曰:“李训、郑注皆因瑞以售其乱,乃知瑞物非国之庆。卿前在凤翔,不奏白兔,真先觉也。”对曰:“昔河出图,伏羲以画八卦;洛出书,大禹以叙九畴,皆有益于人,故足尚也。至于禽兽草木之瑞,何时无之!刘聪桀逆,黄龙三见;石季龙暴虐,得苍麟十六、白鹿七,以驾芝盖。以是观之,瑞岂在德!玄宗尝为潞州别驾,及即位,潞州奏十九瑞,玄宗曰:‘朕在潞州,惟知勤职业,此等瑞物,皆不知也。’愿陛下专门以百姓富安为国庆,自馀不足取也。”上善之,他日,谓宰相曰:“时和年丰,是为上瑞;嘉禾灵芝,诚何益于事!”宰相因言:“《春秋》纪灾异以儆人君,而不书祥瑞,用此故也!”夏,五月,乙亥,诏:“诸道有瑞,皆无得以闻,亦勿申牒所司。其腊飨太庙及飨太清宫,元日受朝奏祥瑞,皆停。”

初,灵武节度使王晏平自盗赃七千馀缗,上以其父智兴有功,免死,长流康州。晏平密请于魏、镇、幽三节度使,使上表雪己。上不得已,六月,壬寅,改永州司户。

八月,己亥,嘉王运薨。

太子永之母王德妃无宠,为杨贤妃所谮而死。太子颇好游宴,昵近小人,贤妃日夜毁之。九月,壬戌,上开延英,召宰相及两省、御史、郎官,疏太子过恶,议废之,曰:“是宜为天子乎?”群臣皆言:“太子年少,容有改过。国本至重,岂可轻动!”御史中丞狄兼谟论之尤切,至于涕切。给事中韦温曰:“陛下惟一子,不教,陷之至是,岂独太子之过乎!”癸亥,翰林学士六人、神策六军军使十六人复上表论之,上意稍解。是夕,太子始得归少阳院。如京使王少华等及宦官、宫人坐流死者数十人。

义武节度使张璠在镇十五年,为幽、镇所惮。及有疾,请入朝,朝廷未及制置,疾甚,戒其子元益举族归朝,毋得效河北故事。及薨,军中欲立元益,观察留后李士季不可,众杀之,又杀大将十馀人。壬申,以易州刺史李仲迁为义武节度使。义武马军都虞候何清朝自拔归朝,癸酉,以为仪州刺史。

朝廷以义昌节度使李彦佐在镇久,甲戌,以德州刺史刘约为节度副使,欲以代之。

开成以来,神策将吏迁官,多不闻奏,直牒中书令覆奏施行,迁改殆元虚日。癸未,始诏神策将吏改官皆先奏闻,状至中书,然后检勘施行。

冬,十月,易定监军奏军中不纳李仲迁,请以张元益为留后。

太子永犹不悛,庚子,暴薨,谥曰庄恪。

乙巳,以左金吾大将军郭旼为邠宁节度使。

宰相议发兵讨易定。上曰:“易定地狭人贫,军资半仰度支。急之则靡所不为,缓之则自生变。但谨备四境以俟之。”乃除张元益代州刺史。顷之,军中果有异议,乃上表以不便李仲迁为辞,朝廷为之罢仲迁。十一月,壬戌,诏俟元益出定州,其义武将士始谋立元益者,皆赦不问。

以义昌节度使李彦佐为天平节度使,以刘约为义昌节度使。

丁卯,张元益出定州。

庚午,上问翰林学士柳公权以外议,对曰:“郭旼除邠宁,外间颇以为疑。”上曰:“旼,尚父之侄,太后叔父,在官无过,自金吾作小镇,外间何尤焉?”对曰:“非谓旼不应为节度使也。闻陛下近取旼二女入宫,有之乎?”上曰:“然,入参太皇太后耳。”公权曰:“外间不知,皆云旼纳女后宫,故得方镇。”上俯首良久曰:“然则奈何?”对曰:“独有自南内遣归其家,则外议自息矣”是日,太皇太后遣中使送二女还旼家。上好诗,尝欲置诗学士。李珏曰:“今之诗人浮薄,无益于理。”乃止。

甲戌以蔡州刺史韩威为义武节度使。

河东节度使、司徒、中书令裴度以疾求归东都,十二月,辛丑,诏度入知政事,遣中使敦谕上道。郑覃累表辞位,丙午,诏:三五日一入中书。

是岁,吐蕃彝泰赞普卒,弟达磨立。彝泰多病,委政大臣,由是仅能自守,久不为边患。达磨荒淫残虐,国人不附,灾异相继,吐蕃益衰。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