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800年 >>

800年

800年是农历庚辰龙年,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贞元十六年。

唐德宗李适(kuò)(742年5月27日-805年2月25日),唐代宗李豫长子,唐朝第九位皇帝(除武则天和唐殇帝外,779年6月12日-805年2月25日在位)。

李适初封奉节郡王。宝应元年(762年)担任天下兵马元帅,改封鲁王、雍王,在名义上统军平定安史之乱。次年拜尚书令。广德二年(764年),被立为皇太子。大历十四年(779年),李适即位。

查理大帝称霸欧洲 公元800年12月25日, 圣诞节这一天, 罗马城圣彼得大教堂灯火辉煌, 刚刚复位的罗马教皇利奥三世为前来觐见的法兰克国王查理举行盛大的弥撒。当查理跪在教皇面前祷告时, 利奥三世突然把一顶预制的金皇冠戴到查理的头上, 并向人们宣称“查理为伟大的和创立和平的罗马人的皇帝”。这样,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400多年在它的领土上又建立了一个“罗马人的帝国”, 即查理曼 (曼为拉丁文“伟大”的意思) 帝国, 查理又被尊称为查理大帝。

阿波罗的神谕

奇琴伊查金字塔(公元800年前) 尤卡塔半岛,墨西哥公元前800年左右,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某个地方,三位国王正在大厅里聚会,周围坐满着国中最好的智士谋臣。大厅中央,几位使节筋疲力尽,他们一次又一次耐心地向与会者解释,太阳神阿波罗的两次神谕是如出一辙的。

上次,三位国王派使节去德尔菲神谕所向女祭司毕西娅求谕,问题非常明确:“什么能遏制住正在毁灭民族的、近乎恐怖的衰败局面?”毕西娅的回答很奇特:“重新开始体育比赛吧!”他们又问:“怎样才能停止战争,消灭疾病?究竟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使奴役民众心灵的狡诈、奸猾和暴怒向美德低头呢?”毕西娅说:“开始跑步吧!”

为了避免误会,国王们特意派人两次去问谕,结果阿波罗神的回答还是同样的:立刻,举行体育比赛! “我原以为神的意思是要我们制定更完善的法律。”斯巴达国王里戈尔格斯轻声嗫语,轻到连他自己也只能勉强听见。

“我原以为神的意思是要我们建造更多的学校和慈善机构。”比西斯国王克莱奥瑟尼斯心里想。 伊利亚国王伊菲多斯沉思了良久,最后说:“我们什么都尝试过了,国家还是日渐衰微,沉入谷底。法律、学校、全副武装的卫士,神庙、慈善机构以及伟大的工程,贤哲、艺术家、演说家,宏伟的城堡和配备精良的军队,所有的这些还是无济于事,那么就这样办吧!既然神要我们举办体育比赛,我们就开始吧!”

古奥林匹克运动就这样拉开了帷幕!这一人类体育盛事一开始时是地方性的,后来发展成为四年一次的泛伯罗奔尼撒体育赛事,并很快成为全希腊境内规模最大、名声最响的竞技大会。体育运动在达到顶峰之前,先是成为教育活动的第三要素,(另外两个要素知识和艺术早已存在,体育运动则是必要的补充,)三者合力将希腊文明推向了辉煌。

帕伦克 墨西哥历史文化名城、玛雅古国城市遗址帕伦克,位于国境东南沿海平原,座落在恰帕斯州北部,是典型的玛雅文明遗址。公元800年这里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城市居民突然失踪,有的家庭的炉灶上还放着盛有饭菜的锅,郊外田野里倒放着正在耕地的犁,城市建设也就自然中断了。到公元10世纪,帕伦克城已完全被遗弃。

以色列复国与日不落国的关系

公元800年神圣古罗马说“老早”,是因为这个预言是在主前800年已经写下了给我们的,根据这些预言,我们知道神要在将来兴起一个海上的强权,而且是个岛国;但是因着它是海上的强权,所以它的势力就布满了全世界,而以色列人又是散布在全世界,就像以西结书37章告诉我们:以色列人后来就像枯骨四散一样,他们就散布在这世界这个大的坟墓里面;谁能够把他们从世界各地带回来,如果无花果树要发嫩长叶的话,意思是说这些人一定要回到他们的故乡,有可能吗?圣经老早就告诉我们了!

在公元前800年神就借着一段预言告诉我们,以色列不只要复国,是谁要帮助它呢?我们读一段圣经,就是以赛亚书第60章第8节:“那些飞来如云,又如鸽子向窗户飞回的是谁呢?”这是圣经一段非常奇妙的话;这里告诉我们,以色列回来的时候是要坐飞机的;怎么会坐飞机回来呢?那些飞来如云,又如鸽子向窗户飞回的是谁呢?这里很明显告诉我们一件事,就是有一天,以色列人要回到他们的故乡,不只要回到他们的故乡,而且要坐着飞机回来的;那么,怎么回来的呢?是有人帮助他们的,怎么有人帮助他们的呢?第9节说:“众海岛必等候我,首先是他施的船只,(这个船只在原文是多数的),将你的众子,连他们的金银从远方一同带来……”

我们回过头来看就看得很清楚,就在以色列复国没有多久,这个世界上就有一个很大的海上强权,后来它称为“日不落帝国”,这当然是指着大英帝国来说的,大家觉得希奇不希奇,这件事情根本是发生在公元前800年的预言,但是圣经告诉我们,如果以色列人有一天要回来的话,是谁把他们送回来的呢?是这海上的强权把他们送回来的。

姚南仲对抗监军薛盈珍

义成监军薛盈珍为德宗所宠信,欲夺节度使姚南仲军政,南仲不从,由是有隙。盈珍屡谮害南仲幕僚(如马总、马少微等),犹不足,屡毁南仲于德宗,德宗亦疑之。盈珍又遣小吏私务盈乘驿诬奏南仲罪。南仲牙将曹文洽亦奏事长安,知之,昼夜兼行,追及务盈于长乐驿,与之同宿,中夜杀之,沉盈珍表于厕中,自作表雪南仲之冤,且首专杀务盈之罪。亦作状白南仲,遂自杀。明旦,门不启,驿吏排之入,得表、状于文洽尸旁。德宗闻而异之,征盈珍入朝;南仲恐盈珍谗之益深,亦请入朝。贞元十六年(八00)夏四月八日,南仲至京师,待罪于金吾,诏释之,召见。德宗问:“盈珍扰卿邪?”对曰:“盈珍不扰臣,但乱陛下法耳。且天下如盈珍辈,何可胜数!虽使羊祜、杜预复生,亦不能行恺悌之政、成攻取之功也。”德宗默然。竟不罪盈珍,仍使留朝掌机密。

韩全义为蔡州四面行营招讨使

贞元十五年(七九九)十二月二十六日,诸道讨蔡州兵自败于小溵水(今河南漯河),委弃器械、资粮无数,皆为少诚所得。于是议置招讨使。贞元十六年正月六日,恒冀、易定、陈许、河阳四军与吴少诚战,皆不利而退。夏绥节度使韩全义本出神策军,中尉窦文场爱厚之,荐于德宗,使统诸军讨吴少诚。二月十七日,以全义为蔡州(今河南汝南)四面行营招讨使,十七道兵皆受全义节度。

黔中军乱

黔中(今贵州)观察使韦士宗,政令苛刻,贞元十六年(八00)四月十九日,牙将傅近等逐之,士宗出奔施州(今湖北恩施)。五月二十九日,又入黔中。士宗入黔中后,妄杀长吏,人心大扰,士宗惧怕,贞元十七年三月,脱身逃走,四月二十日,以右谏议大夫裴佶为黔中观察使。

新罗王高信则卒

贞元十六年(八00)四月,新罗王高信则卒,四月二十二日,册命其嫡孙俊邕为新罗王。六月,俊邕卒,国人遂立其子高重熙。

吴少诚败韩全义

韩全义本无勇略,专以巧佞货赂结宦官,得以为行营招讨使。每当议军事时,宦官为监军者数十人坐于帐中争论,常不能决而罢。天气渐热,士卒久屯潮湿之地,多病疫,而全义不加存抚,以至土卒离心。贞元十六年(八00)五月十三日,全义帅兵与吴少诚将吴秀、吴少阳战于溵水(今河南商水西南)南,两军才交锋,官军即溃败。全义退保五楼。七月,吴少诚进击韩全义于五楼,官军又大败,全义退保溵水县城。九月十八日,吴少诚帅兵进逼溵水数里而置营,全义又帅兵退保陈州。宣武、河阳兵私自归本道,只有陈许将孟元阳、神策将苏光荣帅所部兵留军溵水。

于由谋割据

贞元十六年(八00)山南东道节度使于由因讨吴少诚,大募战士,缮甲厉兵,聚敛财货,恣行诛杀,图谋割据。当时德宗姑息藩镇,虽知其所为,亦无可奈何。

徐泗濠军乱

徐州、泗州、濠州节度使张建封镇彭城十余年,军府称治,因病重,上表请命人以代己。贞元十六年(八00)五月十四日,以苏州刺史韦夏卿为徐泗濠行军司马。敕下时,建封已卒。徐州判官郑通诚知留后,恐士卒为乱,适浙西兵路过彭城,通诚欲引入城为援,军士怒。十五日,数千人用斧头打开兵器库门,围牙城,劫建封子前虢州(今河南灵宝)参军张愔,令其知军府事,杀通诚及大将段伯熊等数人,又械系监军。德宗闻之,以吏部员外郎李鄘为徐州宣慰使。鄘至,召将士宣朝旨,谕以祸福,脱监军械,使复其位。愔上表自称兵马留后,鄘以其非朝命,不受,使削去其号,然后受其表以归。徐州乱兵又为张愔求节度使职,朝廷不许。加淮南节度使杜佑同平章事,兼徐泗濠节度使,使讨乱军。佑遂大具舟船,遣牙将孟准为前锋,在渡淮水时而败,佑不敢再进。泗州刺史张任出兵攻埇桥(今江苏宿县),亦败而还。朝廷不得已,以张愔为徐州团练使,以张抷为泗州留后,濠州刺史杜兼为濠州留后,仍加杜佑濠泗观察使,以削弱徐州之权。九月二十八日,以张愔为徐州留后。

德宗赦吴少诚罪

贞元十六年(八00)十月,吴少诚引兵还蔡州。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闻诸道兵讨吴少诚无功,上言说:“臣请帅精锐万人以讨之。不然,可因其请罪而赦之,罢兵休息。”德宗从之。吴少诚也致书币于监军求恩贷。十月二十三日,诏赦少诚及淮西将士之罪,复其官爵。

吐蕃将马定德等降唐

吐蕃因屡为西川节度使韦皋所败,贞元十六年(八00),其笼官马定德与大将数十人帅其部落来降。定德有智谋,吐蕃诸将用兵皆其谋略,至是因多次与唐战不利,恐获罪,遂来降。

圆照撰成《贞元新定释教目录》

贞元十六年(八00),沙门圆照奉诏撰《贞元新定释教目录》,简称《贞元释教录》,是佛教经录,共三十卷。录东汉明帝至唐贞元十六年译者一百八十七人,大小乘佛典及撰述共二千四百四十七部,七千三百九十九卷,其中一百三十九部三百四十二卷是《开元释教录》后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新译经,多为金刚智、不空、般若等人所译密教经典。体例编排几乎全部因袭《开元释教录》。

文学家沈既济死(约七五0—八00)。既济吴人,著有《枕中记》。另有《建中实录》。

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十贞元十六年(庚辰,公元八零零年)

春,正月,乙巳,恒冀、易定、陈许、河阳四军与吴少诚战,皆不利而退。夏绥节度使韩全义本出神策军,中尉窦文场爱厚之,荐于上,使统诸军讨吴少诚。二月乙酉,以全义为蔡州四面行营招讨使,十七道兵皆受全义节度。

宣武军自刘玄佐薨,凡五作乱,士卒益骄纵,轻其主帅。韩弘视事数月,皆知其主名,有郎将刘锷,常为唱首。三月,弘陈兵牙门,召锷及其党三百人,数之以:“数预于乱,自以为功”,悉斩之,血流丹道。自是至弘入朝二十一年,士卒无一人敢欢呼于城郭者。

义成监军薛盈珍为上所宠信,欲夺节度使姚南仲军政,南仲不从,由是有隙。盈珍谮其幕僚?,贬泉州别驾。福建观察使柳冕谋害总以媚盈珍,遣幕僚宝鼎薛戎摄泉州事,使按致总罪,戎为辩证其无辜。冕怒,召戎,囚之,使守卒恣为侵辱。如此累月,徐诱之使诬总,戎终不从,总由是获免。冕,芳之子也。盈珍屡毁南仲于上,上疑之。盈珍又遣小吏程务盈乘驿诬奏南仲罪。牙将曹文洽亦奏事长安,知之,晨夜兼行,追及务盈于长乐驿,与之同宿,中夜,杀之,沉盈珍表于厕中。自作表雪南仲之冤,且首专杀之罪,亦作状白南仲,遂自杀。明旦,门不启,驿吏排之入,得表、状于文洽尸旁。上闻而异之,征盈珍入朝。南仲恐盈珍谗之益深,亦请入朝。夏,四月,丙子,南仲至京师,待罪于金吾。诏释之,召见。上问:“盈珍扰卿邪?”对曰:“盈珍不扰臣,但乱陛下法耳。且天下如盈珍辈,何可胜数!虽使羊、杜复生,亦不能行恺悌之政,成攻取之功也。”上默然,竟不罪盈珍,仍使掌机密。盈珍又言于上曰:“南仲恶政,皆幕僚马少微赞之也。”诏贬少微江南官,遣中使送之,推坠江中而死。

黔中观察使韦士宗,政令苛刻。丁亥,牙将傅近等逐之,出奔施州。

新罗王敬则卒,庚寅,册命其嫡孙俊邕为新罗王。

韩全义素无勇略,专以巧佞货赂结宦官得为大帅,每议军事,宦官为监军者数十人坐帐中争论,纷然莫能决而罢。天渐暑,士卒久屯沮洳之地,多病疫,全义不存抚,人有离心。五月,庚戌,与吴少诚将吴秀、吴少阳等战于溵南广利原,锋镝未交,诸军大溃。秀等乘之,全义退保五楼。少阳,沧州清池人也。

山南东道节度使于溵因讨吴少诚,大募战士,缮甲厉兵,聚敛货财,恣行诛杀,有据汉南之志,专以慢上陵下为事。上方姑息籓镇,知其所为,无如之何。頔诬邓州刺史元洪赃罪,朝廷不得已流洪端州,遣中使护送至枣阳。頔遣兵劫取归襄州,中使奔归。頔表洪责太重,上复以洪为吉州长史,乃遣之。又怒判官薛正伦,奏贬峡州长史。比敕下,頔怒已解,复奏留为判官。上一一从之。

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镇彭城十馀年,军府称治,病笃,累表请除代人。辛亥,以苏州刺史夏卿为徐、泗、濠行军司马。敕下,建封已薨。夏卿,执谊之从祖兄也。徐州判官郑通诚知留后,恐军士为变,会浙西兵过彭城,通诚欲引入城为援。军士怒,壬子,数千人斧库门,出甲兵擐执之,围牙城,劫建封子前虢州参军愔令知军府事,杀通诚及大将段伯熊等数人,械系监军。上闻之,以吏部员外郎李鄘为徐州宣慰使。鄘直抵其军,召将士宣朝旨,谕以祸福,脱监军械,使复其位,凶党不敢犯。愔上表称兵马留后,鄘以非朝命,不受,使削去,然后受之以归。

灵州破吐蕃于乌兰桥。

丙寅,韦士宗复入黔中。

湖南观察使河中吕渭奏发永州刺史阳履赃贿,履表称所敛物皆备进奉。上召诣长安,丁丑,命三司使鞫之,诘其物费用所归,履对曰:“已市马进之矣。”又诘:“马主为谁?马齿几何?”对曰:“马主,东西南北之人,今不知所之。按《礼》,齿路马有诛,故不知其齿。”所对率类此。上悦其进奉之言,释之,但免官而已。

丙戌,加淄青节度使李师古同平章事。

徐州乱兵为张愔表求旄节,朝廷不许。加淮南节度使杜佑同平章事,兼徐、濠、泗节度使,使讨之。佑大具舟舰,遣牙将孟准为前锋。济淮而败,佑不敢进。泗州刺史张伾出兵攻桥伾,大败而还。朝廷不得已除愔徐州团练使,以伾为泗州留后,濠州刺史杜兼为濠州留后,仍加佑兼濠泗观察使。兼,正伦五世孙也,性狡险强忍。建封之疾亟也,兼阴图代之,自濠州疾驱至府。幕僚李籓与同列,入问建封疾,出见之,泣曰:“仆射疾危如此,公宜在州防遏,今弃州此来,欲何为也!宜速去,不然,当奏之。”兼错愕出不意,遂径归。建封薨,籓归扬州,兼诬奏籓于建封之薨摇动军情,上大怒,密诏杜佑使杀之。佑素重籓,怀诏旬日不忍发,因引籓论佛经曰,“佛言果报,有诸?”籓曰:“有之”。佑曰:“审如此,君宜遇事无恐。”因出诏示籓。籓神色不变,曰:“此真报也。”佑曰:“君慎勿出口,吾已密论,用百口保君矣。”上犹疑之,召籓诣长安,望见籓仪度安雅,乃曰:’此岂为恶者邪!”即除秘书郎。

新罗王俊邕卒,国人立其子重熙。

秋,七月,吴少诚进击韩全义于五楼,诸军复大败。全义夜遁,保溵水县城。

卢龙节度使刘济弟源为涿州刺史,不受济命;济引兵击擒之。九月,癸卯,义成节度使卢群薨。甲戌,以尚书左丞李元素代之。贾耽曰:“凡就军中除节度使,必有爱憎向背,喜惧者相半,故众心多不安。自今愿陛下只自朝廷除人,庶无它变。”上以为然。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郑馀庆与户部侍郎、判度支于素善,所奏事,馀庆多劝上从之。上以为朋比,庚戌,贬馀庆郴州司马,泉州司户。,頔之兄也。

癸丑,吴少诚进逼溵水数里置营,韩全义复帅诸军退保陈州。宣武、河阳兵私归本道,独陈许将孟元阳、神策将苏光荣所部留军溵水。全义以诈诱昭义将夏侯仲宣、义成将时昂、河阳将权文变、河中将郭湘等,斩之,欲以威众。全义至陈州,刺史刘昌裔登城谓之曰:“天子命公讨蔡州,今乃来此,昌裔不敢纳,请舍于城外。”既而昌裔赍牛酒入全义营犒师,全义惊喜,心服之。己未,孟元阳等与少诚战,杀二千馀人。

庚申,以太常卿齐挤为中书舍人、同平章事。

癸亥,以张愔为徐州留后。

冬,十月,吴少诚引兵还蔡州。先是,韦皋闻诸军讨少诚无功,上言“请以浑瑊、贾耽为元帅,统诸军。若重烦元老,则臣请以精锐万人下巴峡,出荆楚以翦凶逆。不然,因其请罪而赦之,罢两河诸军以休息私公,亦策之次也。若少诚一旦罪盈恶稔,为麾下所杀,则又当以其爵位授之,是除一少诚,生一少诚,为患无穷矣。”贾耽言于上曰:“贼意盖亦望恩贷,恐须开其生路。”上然之。会少诚致书币于监官军者求昭洗,监军奏之。戊子,诏赦少诚及彰义将士,复其官爵。

己丑,河东节度使李说薨。甲午,以其行军司马郑儋为节度使。上择可以代儋者,以刑部员外郎严绶尝以幕僚进奉,记其名,即用为河东行军司马。

吐蕃数为韦皋所败,同岁,其曩贡、腊城等九节度婴、笼官马定德帅其部落来降。定德有智略,吐蕃诸将行兵,皆禀其谋策,常乘驿计事,至是以兵数不利,恐获罪,遂来奔。

中付支付 | 井冈山红色文化培训 | 北京翻译 | 养生网 | 压缩垃圾车 | 笔趣阁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