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99999.com
生活小知识 一切都给您解释的明明白白
当前位置:首页 >> 冯梦龙(中国明代文学家) >>

冯梦龙(中国明代文学家)

冯梦龙(1574年—1646年),字犹龙、耳犹、子犹,号龙子犹、茂苑外史、顾曲散人、姑苏词奴、平平阁主人等。中国古代文学家、思想家、戏曲家。明朝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苏州)人,系苏州葑溪冯氏的后代

冯梦龙出身士大夫家庭,与兄冯梦桂、弟冯梦熊并称“吴下三冯”。明崇祯贡生。崇祯七年(1634年),任福建寿宁知县。后回乡从事著述。清顺治初,著《中兴伟略》,记唐王朱聿键监国福州事。家富藏书,辑著《三遂平妖传》《智囊》《广笑府》《春秋指目》《古今谭概》《墨憨斋传奇》《七乐斋稿》《燕都日语》《山歌》《寿宁县志》等。所辑话本《喻世明言》(又名《古今小说》)、《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是中国白话短篇小说的经典代表。

冯梦龙以其对小说、戏曲、民歌、笑话等通俗文学的创作、搜集、整理、编辑,为中国文学作出了独异的贡献。

(概述图冯梦龙塑像取自宁德网)

冯梦龙是出身名门世家,明万历二年(1574年),出生于南直隶苏州府吴县籍长洲(今苏州)葑门一带

众多研究冯梦龙的书籍,在提到冯梦龙的里籍时,大多认为他家在苏州葑门一带,有的明确指出他住在葑门内或葑溪旁,属于葑溪冯氏。作为苏州市哲学社会科学重大研究项目的《苏州史纲》(苏州大学博导王国平教授主编,2009年12月古吴轩出版社出版)也明确记载:“通俗文学家冯梦龙,吴县籍长洲人,居于葑溪”。冯梦龙出身于“理学名家”,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育,而且酷嗜经学。他从小好读书,童年和青年时代与封建社会的许多读书人一样,把主要精力放在诵读经史以应科举上。他在青年时期高中秀才,但长期没有考中举人。

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向船夫搜集民歌。他在《山歌·卷五杂歌四句》记录了一首题为《乡下人》的山歌,并在“附注”中详细记述了当时采风的过程:“余犹记丙申年间(明万历二十四年)一乡人棹小船放歌而回,暮夜误触某节推舟,节推曰:‘汝能即事作歌,当释改’,乡人放声歌日:‘天昏日落黑湫,小船头砰子大船头,小人是乡下麦咀弗知世事了撞箇样无头祸,求箇青天爷爷千万没落了我箇头’,节推大喜,更以壶酒劳而遗之青年冯梦龙利用与都市下层人民接触的机会,广泛搜集民歌、民谣、谜语、民间故事等民间文学作品。

青年冯梦龙,曾与好友董遐周同登吴山组织“诗社”,其兄冯若木估计亦是诗社成员。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前后,创作传奇《双雄记》,《双雄记》二卷36出,题“古吴龙子犹编,松陵沈伯明校”,刊《墨憨斋定本传奇》。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冯梦龙所辑《童痴一弄·挂枝儿》刊布成帙。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其友沈德符撰《野获编》初编二十卷序刊,内《时令小曲》条谓:“比年以来,又有《打枣竿》、《挂枝儿》二曲,其腔调约略相似,人人习之,亦人人喜听之,以至刊布成帙。”即指前书。

万历丁三十五年(1607年),冯梦龙为董遐周出版的《广博物志》校订。《广博物志》系董遐周所编,有万历三十五年序。“卷二十三”前题“陇西董斯张编,吴趋冯梦龙订”,足可为证,冯梦龙在《太霞新奏·卷十》称:“遐周绝世聪明,其所著广博物志,静啸裔集,俱为文人珍诵。

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这是他一生重大转折的时期。在这一年,冯梦龙与名妓侯慧卿分离,从此,“遂绝青楼之好”。所辑《童痴二弄·山歌》约在是年刊行。叙云:“若夫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其功与《挂枝儿》等,故录《挂枝词》而次及《山歌》。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冯梦龙辑成《童痴三弄·笑府》,时人评为“烦简笔削之间,各自有致”。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冯梦龙,赴麻城田公子约,“读书楚黄,与同社诸兄弟掩关卒业,益加详定”所辑之《麟经指月》;同时“授简小青衣,无问杯余茶罢,有暇辄疏所睹记”,编成《古今笑》三十六卷。同年,有会稽女子过山东新嘉驿,题三绝句壁上.自叙其失身武夫,被虐冢妇,语殊酸恻。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是年春朝,冯梦自刻《古今笑》行世。九月,泰昌改元,《麟经指月》刊行;长至前一日,增补《北宋三遂平妖传》成四十回,由天许斋梓行小说》四十卷。

天启初,冯梦龙前因天许裔遭祝融之灾,其所增补的《三遂平妖传》版毁于火,乃重订旧序而由金圈嘉会堂刻之,改题《新平妖传》;《古今小说》则板归衍庆堂,重加校定,刊误补遗,改题《喻世明言》,作为“三言”之一。

天启中,冯梦龙所编之《古今笑》,经梅之烦校阅,由书林叶昆池能远居改版行世,易名《古今谭概》。

天启四年(1624年),冯梦龙所编《警世通言》四十卷,由兼善堂梓行,此为“三言”之二。岁末,社友钱谦益作《新嘉驿壁和袁三小修题会稽女子诗》。“此诗一传,文人争和之。”冯梦龙各和三首,后收入《情史类略》。

天启五年(1625年),春二月既望,冯梦龙为王骥德《曲律》作序,“题于葑溪之不改乐庵”。九月,所纂《春秋衡库》由叶昆池能远居梓行,楚黄友人李长庚为之序。

天启六年(1626年),冯梦龙去浙江秀水(即今嘉兴),“坐蒋氏(蒋之翘,字楚椰)三径斋小楼近两月,辑成《智囊》二十七卷”,金坛张明弼、长洲沈去疑为之序。同年九月,又删辑成《太平广记钞》八十卷,李长庚复为之序。

天启七年(1627年),冯梦龙编有散曲集《太霞新奏》;中秋,所著《醒世恒言》四十卷序刊,此为“三言”之三。

崇祯元年(1628年),《情史类略》大体编就,但随刻随有“补遗”。

崇祯二年(1629年),《情史类略》最终编定,内注有与“小说”《醒世恒言》同素材者,说明成书在其后。

崇祯三年(1630年),冯梦龙成贡生。此后开始了官宦生活。先是入国子监为贡生(见《苏州府志选举》),接着以岁贡为丹徒(今镇江)训导。同年,与当时里居在家乡丹徒的阮大铖同登北固楼甘露寺。冯梦龙在丹徒训导任内,曾劝县令石景云为民落实升科不实之事。在丹徒任内,还编过《四书指月》。

崇祯七年(1634年)冯梦龙从丹徒训导升任福建寿宁知县。六、七月间,冯梦龙赴任寿宁前,曾到常熟巡按公署向祁彪佳告别,祁彪佳《巡吴省录》说:“总镇许建衡来晤广文,冯梦龙亦以升令进谒”赴任途中“于松陵之舟中”,完成《智囊补》的修订工作。

崇祯十一年(1638年),冯梦龙在寿宁知县的任期满,即回苏州。

崇祯十七年(1644年)冬,祁彪佳辞官回山阴,冯梦龙送至松陵,并以“新作”《新列国志》惠赠,同时嘱咐沈白晋,要抓紧出版《词谱》的工作。

清顺治二年(1645年)年春,冯梦龙从苏州至松陵(吴江)与沈自晋告别后,到浙江吴兴(苕溪),杭州(武林)天台(石梁,天姥间)一带进行反清复明活动,时间大概不短,当时正是“烽火须臾狂奔,未有宁跑”的时候。

在天下动荡的局势中,在清兵南下时,冯梦龙除了对反清积极进行宣传,刊行《中兴伟略》诸书之外,还以七十高龄,亲自奔走反清大业。他是一位爱国者,在崇祯年间任寿宁知县时,曾上疏陈述国家衰败之因。清顺治三年(1646年)春忧愤而死,一说被清兵所杀。

冯梦龙在小说、戏曲、文艺理论上都作出了杰出贡献,在文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冯梦龙除了写诗文,主要精力在于写历史小说和言情小说,他自己的诗集今已不存,但由他编纂的三十种著作得以传世,为中国文化宝库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宝。其中除世人皆知的“三言”外,还有《新列国志》《增补三遂平妖传》《古今烈女演义》《广笑府》《智囊》《古今谈概》《太平广记钞》《情史》《墨憨斋定本传奇》,以及许多解经、纪史、采风、修志的著作,而以选编“三言”的影响最大最广。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合称。《喻世明言》初刻时名为《全像古今小说》,后来为了和三言之意,改名为《喻世明言》。

冯梦龙编选的“三言”代表了明代拟话本的成就,是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宝库。这三部小说集相继辑成并刊刻于明代天启年间。“三言”中每个短篇小说集各四十篇,共一百二十篇,其中明代拟话本约有七、八十篇。“三言”的内容很复杂,其中较多地涉及到市民阶层的经济活动,表现了小生产者之间的友谊;也有一些宣扬封建伦理纲常、神仙道化的作品;其中表现恋爱婚姻的占很大比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是其中最优秀的一篇,也是明代拟话本的代表作。总之,明代拟话本较多反映了市民阶层的感情意识和道德观念,具有市民文学色彩。它表现了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社会风貌,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艺术上,“三言”比宋元话本有了很大进步。它与宋元话本一样,具有情节曲折的特点,但它的篇幅加长了,主题思想更集中,人情世态的描绘更丰富,内心刻画上也更细腻。但是,“三言”艺术上也有不少缺点。小说中的矛盾冲突一般不如话本的直接尖锐,语言上文言成分增多了,虽然比较洗炼、流畅,但没有话本的鲜明、生动。

“三言”所收录的作品,有宋元旧篇,也有明代新作和冯梦龙拟作,但已难以一一分辨清楚。无论是宋元旧篇,还是明代新作,都程度不等地经过冯梦龙增删和润饰。这些作品,题材广泛,内容复杂。有对封建官僚丑恶的谴责和对正直官吏德行的赞扬,有对友谊、爱情的歌颂和对背信弃义、负心行为的斥责。更值得注意的,有不少作品描写了市井之民的生活。"三言"即表现了资本主义萌牙时期的新思想,又存留有消极、腐朽、庸俗的旧意识。这种进步和落后交织在一起的现象,正是新兴市民文学的基本特征。在艺术表现方面,"三言"中的那些优秀作品,既重视故事完整,情节曲折和细节丰富,又调动了多种表现手段,刻画人物性格。正如《今古奇观序》中所称:“极摹人情世态之歧,备写悲欢离合之致,可谓钦异拔新,洞心駴目。”这标志着中国短篇白话小说的民族风格和特点已经形成。"三言"是一个时代的文学,它的刊行,不仅使许多宋元旧篇免于湮没,而且推动了短篇白话小说的发展和繁荣,影响深远。

“三言”主要表现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通过动人的爱情故事,描写了被压迫妇女追求幸福生活的愿望,抨击了封建制度对妇女的压迫。(二)描写封建统治阶级内容斗争,表现了人民对封建统治者罪恶的愤怒谴责。(三)歌颂友谊,斥责背信弃义的行为。这类作品的大批出现,说明了当时政治的黑暗,社会风气的恶劣;也反映了中叶后城市工商业的繁荣,市民阶层的壮大。

“三言”不仅在当时引起轰动,而且至今仍然受到国内外广大人民的喜爱,成为文学史上少有的经典之作。冯梦龙的小说是最早被翻译成外文的中国文学作品。1735年巴黎出版的《中华帝国全志》中以英文翻译了两篇冯梦龙的小说《庄子休鼓盆成大道》和《吕大郎还金完骨肉》。19世纪以后,又有五十多篇“三言”中的小说被译为英文,二十四篇译为法文。此外,德文、俄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等等文字的译本也很多。

“三言”之外,冯梦龙还有一个“三部曲”系列的小说类书:《智囊》《古今谈概》《情史》。《智囊》之旨在“益智”,《古今谈概》之旨在“疗腐”,《情史》之旨在“情教”,均表达了冯梦龙对世事的关心。而《智囊》是其中最具社会政治特色和实用价值的故事集。

冯梦龙所编纂的这些书,从出版学的角度来看,有一个共同的重要特点,就是注重实用。他的那些记录当时历史事件的著作在当时具有很强的新闻性;他的那些解说经书的辅导教材受到习科举的士子们的欢迎;他的那些供市井细民阅读的拟话本、长篇说部、小说类书,以及剧本民歌、笑话等有更大的读者群,为书商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这使得冯梦龙的编辑工作,具有一定的近代市场经济下的出版业的特色。在《智囊》一书中,也充分体现了这些特点。

冯梦龙受李卓吾(李贽)的影响,在思想上敢于冲破传统观念。他提出:“世俗但知理为情之范,孰知情为理之维乎?”(《情史》卷一《总评》)强调真挚的情感,反对虚伪的礼教。冯梦龙重视通俗文学所涵蕴的真挚情感与巨大教化作用。他认为通俗文学为“民间性情之响”,“天地间自然之文”,是真情的流露。在《叙山歌》中,他提出要“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的文学主张,表现了冲破礼教束缚、追求个性解放的时代特质。他重视通俗文学的教化作用,在《古今小说序》中,认为“日诵《孝经》《论语》,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通俗小说可以使“怯者勇、淫者贞、薄者敦、顽钝者汗下”。这些见解对鄙视通俗文学的论调是一个有力的打击。

综合冯梦龙的小说创作,他的文学主张主要有下面三点。

第一,冯梦龙在文学上主张“情真”。他重感情,认为情是沟通人与人之间最可贵的东西,甚至提出要设立一种“情教”,用它取代其它的宗教。他曾自负的说“子犹诸曲,绝无文采,然有一字过人,曰真”。(《有怀》评),又在《叙山歌》中说山歌“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落实到小说中,他在《警世通言序》中说小说要做到“事真而理不赝,即事赝而理亦真”。在他的有关小说的眉批里,常可看到“叙别致凄婉如真”,“话得真切动人”,“口气逼真”,“真真”等。情真、事真、理真是冯梦龙在各种文学形式中反复提到的,是他追求的总目标,有很高的理论价值。

第二,他虽然不反对文言小说,他的《情史》便收集了很多文言作品,但他更强调文学作品的通俗性,作品通俗易懂才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在《古今小说序》中说:“大抵唐人选言,入于文心;宋人通俗,谐于里耳。天下之文心少而里耳多,则小说之资于选言者少,而资于通俗者多。试令说话人当场描写,可喜可愕,可悲可涕,可歌可舞;再欲捉刀,再欲下拜,再欲决脰,再欲捐金;怯者勇,淫者贞,薄者敦,顽钝者汗下。虽小诵《孝经》《论语》,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也。噫,不通俗而能之乎?”又在《醒世恒言序》说:“尚理或病于艰深,修词或伤于藻绘,则不足以触里耳,而振恒心”。这里,“文心”指的是文人典雅的作品,“里耳”是闾巷平民的感受,只有通俗的作品,才能得到闾里小民的欣赏。

第三,冯梦龙主张文学有教化作用,而且主张把社会教化的内容和通俗易懂的形式结合起来。他在《警世通言序》中举了里巷小儿听《三国》故事受小说人物影响的例子:里中儿代庖而创其指,不呼痛,或怪之。曰:“吾顷从玄妙观听《三国志》来,关云长刮骨疗毒,且谈笑自若,我何痛为?”这个例子生动的说明通俗小说的巨大影响力,确不是被奉为经典的《孝经》《论语》这类书所能达到的。所以冯梦龙希望借着这些通俗作品去达到教化的目的。“三言”就是他的实践,他解释“三言”的命名:明者,取其可以导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适俗也;恒者,习之而不厌,传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义一耳。(《醒世恒言序》)明白地昭示这套书的目的是“导愚”、“适俗”和“习之不厌,传之可久”。

冯梦龙的思想非常复杂,充满了矛盾。如果要全面研究冯梦龙思想的来源,至少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以孔子为代表的正统的儒家思想;第二,明中叶以降东南沿海一带市民阶层的思想观念;第三,明代影响较大的哲学思潮。就冯梦龙与明代哲学思潮的关系而言,对冯梦龙思想影响最大的是明代哲学家李卓吾和王阳明。

据明人许自昌《樗斋漫录》记载:冯梦龙“酷嗜李氏之学,奉为蓍蔡”。并与袁无涯一起增补、整理、刊行李卓吾评点的《水浒传》。在冯梦龙所编纂、评改的《情史》《智囊》《古今谭概》《太平广记钞》等著作中,大量引述了李贽的言论,且大多作了肯定的评价。李贽最为惊世骇俗的思想莫过于对孔子及其六经的蔑视和否定。在冯梦龙的著作中,也有对孔子及其六经的嘲讽和否定。他在《广笑府序》中写道:“又笑那孔子这老头儿,你絮叨叨说什么道学文章,也平白地把好些活人都弄死。”提出了孔子道学杀人的主张,其激进程度不亚于李贽。在《太平广记钞》卷二十六《刘献之》条后,冯梦龙有评:“假使往圣不作六经,千载又谁知其少乎?”将六经视为可有可无典籍。李贽主张男女见识无长短之别。与李卓吾一样,冯梦龙也肯定妇女的才智,在《智囊》中,专辑《闺智部》一卷,表彰古今才女。《闺智部·贤哲》总评曰:“谚云:‘妇智胜男。’即不胜,亦无不及。”

李卓吾的文学观对冯梦龙的影响更大。李贽最根本的文学主张是“童心说”。在李卓吾看来,世上最优秀的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真情实感的表露。李贽认为,真正出自“童心”的优秀作品是通俗文学,是戏曲小说。冯梦龙所说的“性情”,主要是指情感,他也常用“中情”“至情”“真情”。冯梦龙对通俗文学的推崇不亚于李贽。他说:“今虽委世,而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叙山歌》)并亲手搜集、整理了《挂枝儿》《山歌》等民歌集。他称《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为“宇内四大奇书”。编纂了大量的通俗文学,包括话本经典“三言”。

冯梦龙对王阳明学说推崇备至,他在晚年创作了传记小说《皇明大儒王阳明先生出身靖乱录》,这样评价阳明心学:“即如讲学一途,从来依经傍注,唯有先生揭良知二字为宗,直扶千圣千贤心印,开后人多少进修之路。……所以国朝道学公论,必以阳明先生为第一。”冯梦龙也是一位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对其丑恶的一面看得更为清楚。他在《醒世恒言叙》中写道:“忠孝为醒,而悖逆为醉;节检为醒,而淫荡为醉;耳和目章、口顺心贞为醒,而即聋从昧,与顽用嚣为醉。”针对世上醉人多、醒者少的现实,冯梦龙要用文学创作来唤醒世人。他说:“天不自醉人醉之,则天不自醒人醒之。以醒天之权与人,而以醒人之权与言。言恒而人恒,人恒而天亦得其恒。万世太平之福,其可量乎!”(《醒世恒言叙》)

冯梦龙的醒世思想和王阳明的救世思想是相通的。王阳明用以救世的一剂良药就是“良知说”。王阳明所说的“良知”,实际上是一种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冯梦龙用以醒世的思想也主要是封建伦理观念。他说:“六经、《语》《孟》,谭者纷如,归于令人为忠臣、为孝子、为贤牧、为义夫、为节妇、为树德之士、为积善之家,如是而已矣”,“而通俗演义一种,遂足以佐经书史传之穷”,(《警世通言叙》)可以“为六经国史之辅。”(《古今小说叙》)也就是说,小说也能起到六经的作用,可以教人为忠臣、孝子、义夫、节妇,甚至比经书的教育作用更显著。与王阳明不同的是,冯梦龙更强调文学的情感作用,而他们所宣扬的基本思想却没有什么不同。

纵览冯梦龙的一生,虽有经世治国之志,但他不愿受封建道德约束的狂放,他对“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李卓吾的推崇,他与歌儿妓女的厮混,他对俚词小说的喜爱等都被理学家们认为是品行有污、疏放不羁,而难以容忍。因而,他只得长期沉沦下层,或舌耕授徒糊口,或为书贾编辑养家。

冯梦龙作为戏曲家,主要活动是更定传奇,修订词谱以及在戏曲创作和表演上提出主张。至于冯梦龙创作的传奇作品,传世的只有《双雄记》和《万事足》两种,虽能守曲律,时出俊语,宜于演出,但所写之事,缺少现实意义。冯梦龙之所以重视更定和修谱工作,在于他看到当时传奇之作,“人翻窠臼,家画葫芦,传奇不奇,散套成套”(《曲律序》)的现象严重。为了纠正这种弊端,使之振兴,于是主张修订词谱,制订曲律,以期“悬完谱以俟当代之真才”(《曲律序》)。同时提出“词学三法”,强调调、韵、词三者不应偏废。在冯梦龙看来,一部优秀剧作,应该情真意新,韵严调协,词藻明白,文采斐然,案头场上,两擅其美。冯梦龙正是在这种主张驱使之下,从事传奇更定工作的。

冯梦龙更定的作品达数十种之多,现可考者有17种,其中颇有不少名作,如汤显祖的《牡丹亭》《邯郸梦》、袁晋的《西楼记》、李玉的《一捧雪》《人兽关》《永团圆》《占花魁》,以及《精忠旗》等。在更定过程中,冯梦龙强调关目的真实自然,合乎情理,突出中心,反对枝蔓。更定的《精忠旗》,便是以慷慨大节为主脑,突出岳飞忠君爱国和将士人民对他的爱戴。他还注重人物性格的多侧面刻画,使之生动鲜明。以更好地发挥“传奇之衮钺”的作用。在他更定的《酒家》中,就曾给各种人物以不同的个性特征,“虽妇人女子,胸中好丑,亦自了了”(《酒家序》)。对于音律,见原作落调失韵处,冯梦龙也总是按谱加以修改,以便于演唱。他要更定汤显祖《牡丹亭》的原因,便是认为这部具有无限才情的杰作,只是“案头之书,非当场之谱”(《风流梦小引》),冯梦龙更定的《牡丹亭》,与汤显祖原著的意趣,虽有所差异,但也的确使之便于用昆腔演唱。《春香闹学》《游园惊梦》《拾画叫画》等昆曲剧目,便有采用冯梦龙定本的地方。冯梦龙更定传奇的工作,对于纠正创作脱离舞台的案头化偏向,繁荣明末戏曲,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在戏曲表演艺术方面,冯梦龙也有不少精湛之论。他在《双雄记序》中提出,“歌者”必须识别调的宫商,音的清浊,不能“弄声随意”、“唇舌齿喉之无辨”。在更定传奇的眉评中,也时时“提示”演员,何处是“精神结穴”处,戏要做足;何曲演时不宜删略。要求演员应认真领会角色的思想感情,气质风度,以及其所处的艺术环境,演出神情和个性来。这表明冯梦龙在有意地探讨表演艺术的规律,并从理论上作了一些总结。

冯梦龙的散曲集《宛转歌》和诗集《七乐斋稿》,均已失传。从残存的数十首作品中可以看出,其散曲多“极摹别恨”之作。他的诗以通俗平易见长,虽不成诗家,但亦有可观之作。如在知县任上写的《催科》,其中便有“带青□早稻,垂白鬻孤孙”之句。正如钟惺所评:“下句更惨。二语出催科吏之口中,亦无可奈何之极矣。”(《明诗归》卷七)

此外,冯梦龙还曾参与校对精刻《水浒全传》,评纂《古今谭概》《太平广记钞》《智囊》《情史》《太霞新奏》等,并有笑话集、政论文等十余种传世,还撰有研究《春秋》的著作《麟经指月》。

明代文学是以小说、戏曲和民间歌曲的繁荣为特色的。小说、戏曲方面,颇有一些大作家,但在小说、戏曲、民间歌曲三方面都作出了杰出贡献的,明代唯冯梦龙一人而已。

冯梦龙勤于著作,作品总数超过五十种。他六十一岁被任命为福建寿宁县的知县,在任四年,颇有政绩,曾编过当地的方志《寿宁待志》。到明末天下大乱,清兵入关,冯梦龙十分关心国家大事,从南下避兵祸的难民中收集材料,写成了《甲申纪事》《中兴伟略》两部保存了珍贵历史资料的书。同时,冯梦龙也是通俗文学的全才,在民歌、戏曲、小说都有撰作。

话本·小说类(短篇小说):《喻世明言》《醒世恒言》《警世通言》;

话本·讲史类(长篇历史演义):《有夏至传》、《东周列国志》(《新列国志》)、《两汉志传》《平妖传》《盘古至唐虞传》;

民歌类:《童痴一弄·挂枝儿》《童痴二弄·山歌》《夹竹桃顶真千家诗》;

笔记小品类:《智囊》《古今谈概》《情史》《笑府》《燕居笔记》;

戏曲类:撰作的有传奇《双雄记》《万事足》二种;改订的则有《新灌园》《酒家佣》《女丈夫》《量江记》《精忠旗》《梦磊记》《洒雪堂》《西楼楚江情》《三会亲风流梦》《双丸记》《杀狗记》《三报恩》等;

散曲、诗集、曲谱类:《宛转歌》和诗集《七乐斋稿》,均已失传,《太霞新奏》《最娱情》《墨憨斋传奇定本》等;

时事类:《王阳明出生靖难录》《甲申纪事》《中兴实录》《中兴伟略》;

应举类:《春秋衡库》《麟经指月》《春秋别本大全》《四书指月》《春秋定旨参新》;

其他:《寿宁待志》《折梅笺》《楚辞句解评林》《牌经》《马吊脚例》等。

《冯梦龙集》卷一经学编(包括属于史部的《纲鉴统一》发凡,因文体相同),反映了冯氏的学识经历;

卷二史志编,体现了他忧国忧民的思想;

卷三至卷六,分别阐述了冯梦龙对小说、笔记、民歌和戏曲等民间俗文学的见解和主张;

卷七遗诗编大都是即兴之作,表达了他对农民疾苦和妇女遭遇的同情,也有对一些人事的感言;

卷八逸事编是有关他生与、创作的遗闻轶事,是编者搜辑的,内中亦包括他的一些佚文。

另外,卷前辑存有志方志记载、函牍文档、时文题咏等有关冯梦龙生平的原始资料;卷末附录冯梦龙的著述书目和冯梦龙的家庭材料,都是有所用而选录的。每则诗文后都有按语,一是注明出处,二起解题作用,三为介绍交游人物。

凌濛初:“龙子犹氏《喻世》等诸言,颇存雅道。”(《拍案惊奇序》)

缪泳禾:“冯梦龙是中国文学的骄傲。”“他建立了自己独特的文艺理论体系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中国古代著名文学家》)

潜明兹:“薄伽丘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而冯梦龙却没有迎来一个新世界。因此“三言”便没有取得《十日谈》那样令人瞩目的世界地位。这究竟是历史的过错,还是冯梦龙本人的失误,抑或是前者决定了后者?”

冯梦龙年轻时,曾有过一段“逍遥艳冶场,游戏烟花里”的生活。仅在他著作中留下姓名的青楼女子便有10多人:侯慧卿、冯爱生、白小樊……他一生中的最爱便是苏州名妓侯慧卿。两人性情相投,知心合意,盼望着能够厮守终生。可是冯梦龙家境贫困,根本没有能力为恋人赎身。

在无望的守候中,侯慧卿最终被一个商人买去。冯梦龙对于未来幸福生活的期盼从此化为泡影,他写下许多凄凉的诗句,表达了与爱人诀别的痛楚与绝望。在一首诗的序里,冯梦龙这样写道:“年年有端二(农历五月初二),端二无慧卿。去年今日,我们痛苦分别,从今往后连这样悲伤的分别的日子也不可再得!”曾有记载说冯梦龙失去挚爱后写下了《怨离诗》30首,总名《郁陶集》。这本集子今已失传,但《怨离诗》保存下来一首:“诗狂酒癖总休论,病里时时昼掩门。最是一生凄绝处,鸳鸯冢家欲招魂。”从中可以看出,冯梦龙失恋后曾大病一场,闭门谢客,一心创作情诗。从此之后他再也不去青楼。

除了文学方面的高深造诣,冯梦龙还是位令人敬仰的清官廉吏。明崇祯七年(1634年),已经60岁的冯梦龙在花甲之年被选派至福建寿宁担任县令。当时的寿宁位置偏远、交通闭塞、经济贫困、文化落后。到任寿宁县令后,他尽最大努力减轻民众负担,解决百姓温饱问题,防止百姓因走投无路而铤而走险,减少案件的发生和简化案件的审理程序,以实现无讼的目的。

在寿宁为官期间,他还消除匪祸虎患,抵御倭寇,禁溺女婴,崇文兴教,充分展现了他爱民、务实、清廉的形象。

褚人获 《坚瓠壬集》 卷四载:冯犹龙(梦龙)先生偶与诸少年会饮。少年自恃英俊,傲气凌人,犹龙觉之。掷色,每人请量,俱云不饮。犹龙饮大觥:“収全色。”连饮数觥曰:“全色难得,改取五子一色又饮数觥曰:“诸兄俱不饮,学生已醉,请用饭。”而别。诸少年衔恨,策日:“做就令二联。俟某作东,犹龙居第三位,出以难之,令要花名回文姊妹,十姊妹,二八佳人多姊妹,多姊妺,十姊妹。”过盆曰:“行不出罚三大觥。次位曰:“佛见笑,佛见笑,二八佳人开口笑,开口笑,佛见笑。”过犹龙,犹龙“月月红,月月红,二八佳人经水通,经水通,月月红,”诸少年为法自毙,俱三大收令亦无。犹龙代收之。”日:“并头莲,并头莲,二八佳人共眠共枕眠,并头莲。”诸少年佩服。

关系

姓名

备注

兄弟

哥哥

冯梦桂

画家

弟弟

冯梦熊

诗人

情人

侯慧卿、冯爱生、白小樊

纪念邮票

2015年4月4日中国发行《中国古代文学家(四)》邮票,其中第2枚就是冯梦龙。

冯梦龙村

苏州相城区黄埭镇新巷村为了纪念冯梦龙,2014年11月15日将“新巷村”更名为“冯梦龙村”。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小知识 www.dainain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